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荡乳h文 一个人在家下面难受怎么办

2021-03-31 15:45:09【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先生好……” “嗯。”忽颉利微微点头,问:“阿姆休息下了?” “没、没有……”佣人

     “先生好……”

        “嗯。”忽颉利微微点头,问:“阿姆休息下了?”

        “没、没有……”佣人战战兢兢地回答。

        忽颉利踩着皮靴,脚步不停的往前走,“还在等着?不是说了,要阿姆早点休息吗?”

        “……”佣人几乎要哭了。

        面对这样的忽颉利,她哪里敢说出实情?

        只怕真的说出来,阿日拉夫人中毒了,自己会马上被杀死。

        忽颉利已经疲惫到了极点,没有察觉到佣人的异样。

        踏入了客厅,没看到阿姆和江以宁的身影。

        他又环顾四周,找了下人。

        “阿姆和翠花呢?”

        忽颉利再次询问。

        佣人不知所措。

        而在这时候,管家和阿蛮走了出来。

        看到忽颉利,管家赶忙上前,说:“先生,您可算回来了,夫人出事了。”

        “阿姆怎么了?”忽颉利声音骤沉。

        客厅的温度瞬间降低到了冰点。

        管家顶着压力,把情况说了一遍,最后道:“现在江小姐已经送夫人和雅,去了医院,正在抢救。”

        一旁的陆执,听到江以宁没事,心里倒是踏实了许多。

        忽颉利却脸色阴沉的可怕,“这么重要的时候,你们都提防不住外人下毒。你们都是废物吗?”

 管家马上谢罪:“先生,对不住,我们已经在彻查了。而且,家里家外的人,都是摸过底细的,真不知道是怎么被混进来的敌细。”

        他们已经调过监控,且排查了厨房里所有的人。

        都没发现异常。

        包括雅,都没下毒的动作。

        这毒实在来的蹊跷。

        阿蛮也为管家的说辞,做了证。

        忽颉利怒气不消:“要是连怎么下毒,都查不出来。你们也不用干了。我给你三天时间,把事情查明白。否则,三天后,你和这宅子里所有的人都给我滚。”

        管家9十度鞠躬:“是,先生。”

        忽颉利没有在家休息,马不停蹄的赶往医院。

        陆执自然跟他一起。

        ……

        到了医院。

        阿日拉夫人已经被送进了病房。

        她体内有微量的残毒。

        医生已经为她洗了血,但老人家身体实在弱,且哪怕清除了毒素,也对她的五脏六腑造成了一定的损伤。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都要好好休养。

        至于雅……

        她还年轻,且清理毒素及时。

        目前没什么大碍。

        医生给她开了药,让她回家休息。

        忽颉利去病房看阿日拉夫人了。

        陆执则留在外面,握住江以宁的手,说:“幸好你没事。”

        虽然,庆幸出事的人不是以宁,有点不厚道。

        但他内心的确是这样想的。

        江以宁也没想到,自己晚喝了两分钟,会躲过一劫。

        看着眼前神情严肃、紧张的陆执,很想抱他一下。

        可顾虑里面的人……

        还是忍住了。

        江以宁低声问,“下毒的人找到了吗?”

        “没有。管家和阿蛮一起排查的,没有可疑的人。包括做汤的雅,也没任何嫌疑。”陆执沉声回答。

        “那就奇怪了,总不能没人下毒吧?”江以宁困惑道。

        “目前还不清楚。”陆执也觉得此事可疑。

        两人正说着话。

        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忽颉利拉拽着满是泪痕的雅,动作粗鲁的推了她一把。

        雅刚中过毒,身体正是虚弱的时候。

        踉跄着退了几米远,跌坐在了地上。

        “先生,我真的什么都没做!求求你,不要赶我走。”

        雅可怜兮兮的哀求。

        忽颉利冷着脸说,“之前没出事,偏偏你来了就出了问题。不管是不是你做的,我家都不欢迎你。马上滚。”

        江以宁和陆执这才明白,忽颉利觉得中毒的事,是雅搞出来的,要把她赶走。

        “江小姐,我真的没下毒害阿日拉夫人呀。您当时也在场,我也喝了带毒的汤,您帮我作证……求求您了……我要是现在被赶走,一定会被他们抓回去的。我活不下去的……”手机\端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雅哭着,爬到江以宁的脚边,抱住了她的腿,卑微的恳求。


 

        江以宁出声道,“颉利先生,她说的都是真的。而且,我听阿执说,管家和阿蛮已经做了初步调查,证明雅的确没下毒。现在这么晚了,你把她赶出去,她还能去哪儿?”

        涉及到阿日拉夫人的事,忽颉利压根不听旁人的劝。

        哪怕江以宁说的话,也一样。

        他冷声说,“她爱去哪儿,就去哪儿,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这里不是收容所,看谁可怜就收留谁,那我也活不到今天。”

        话说完——

        忽颉利给手下的人下了命令,“把她赶走。”

        两名手下赶忙上前,一左一右的架住雅,往外面拖。

        雅拼命地挣扎,撕心裂肺的哭喊:“江小姐,救救我……求您了……”

        江以宁眉头一皱,想要上前说话。

        陆执拉住了她的胳膊,微微摇头,示意她别这么做。

        忽颉利正在气头上。

        哪怕他信任他们俩,这个节骨眼,跟他对着干。

        也会触怒忽颉利。

        江以宁深深地吸了口气,站在了原地。

        忽颉利对雅的苦苦哀求,没有任何回应,侧首看向江以宁,道:“今天辛苦你了,我已经听管家和医生说了,是你抢救及时,才能挽回我阿姆的命。这份恩情,我记下了,以后,我力所能及的事,只要你开口,我都会帮你做到。”

        江以宁对上他寒如冰川的目光,说:“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我只希望,以后不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伤及我和我哥的命。”

        谎言总有被拆穿的一天。

        她和阿执的身份,眼下没有暴露,但不代表能永远瞒下去。

        她要忽颉利一个承诺。

        以后,总能用得到。

        忽颉利盯着她说,“我们是同一个阵营的,我怎会害你们的性命?”

        “以后的事,谁能说得准呢?这世上,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不是吗?”江以宁反问。

        忽颉利默了一会儿,爽快的应下:“好,我答应你。”

        “多谢颉利先生。”

        江以宁郑重的回答。

        忽颉利看着她光洁的脸蛋,问:“对了,你医术那么高超,为什么从没告诉过我?”

        “我会的多了,难道要一件件的都告诉先生吗?这不是太炫耀了?”江以宁微微一笑道,“我可是个低调的人。”

        忽颉利想了想,觉得也是。

        这丫头深藏不露。

        第一次见面,跟他比赛赛马,还说自己只会点皮毛。

        实际上却是拥有非常高超的马术。

        没告诉他,她会医术也很正常。

        江以宁打了个哈欠,问:“我有些困了,能回家休息了吗?”

        忽颉利点头,“当然能。”

        说着,又看向陆执道,“今天也辛苦你了。你们兄妹俩,回家好好休息吧。等晚两天,我会再叫你们过来的。”

        再碰面时,便是他给陆执放权时。

上一篇:张书记的又长又大 黄 色 成 人乱爱小说片段

下一篇:14表妺好紧没带套 双性仙尊调教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