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一边跻奶头一边扎下面很爽 好涨嗯太深了嗯啊用力停尤物

2021-03-31 15:41:11【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什么?” “这怎么可能?” “我看他如果哪天实力能超越掌门,恐怕他敢直接翻天!” “就是,这样的人怎么会对宗门忠

  “什么?”

        “这怎么可能?”

        “我看他如果哪天实力能超越掌门,恐怕他敢直接翻天!”

        “就是,这样的人怎么会对宗门忠诚,注重感情的话,就不会每一句话都和裹着刀子一样让人厌恶了。”

        众弟子哗然。

  轩不智运起法力,往暴风谷追击而去,只余下白羽宗众人,颇有几分义愤填膺。

        尤其是天霸长老对他的肯定,更是引来许多人的不满。

        “这家伙,平日在宗门里就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谁也瞧不起,怎么会对宗门忠诚?”

        “他对于长老们也并不客气,常常大呼小叫,没有一点尊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才是宗门掌教呢!”

        “许多师兄弟都很讨厌他,这种唯我独尊的态度,也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

        众人口中怨气都不少,显然在平日里,也对这位实力强劲,却目中无人的师弟颇有几分敢怒不敢言。

        天霸长老闻言,却只是苦笑的摇了摇头,叹息道:“此子对于宗门的忠诚,是老夫唯一不会怀疑的地方,或许他的性格是多有孤傲,但他是老夫亲眼看着成长起来的,对于宗门,对于门内的师兄弟、长辈们,他绝不会背叛。”

        众人眼中皆露出不信的神色,这也难怪,性格如此孤僻高傲的一个人,怎会一直屈居人下?

        见众人都不信,天霸长老亦是无言,却也没说什么,只道:“他的出发点是好的,只是所用的方法,并不让人能轻易接受罢了。”

        众人皆不以为意,天霸长老身边的一个亲传弟子此刻问道:“师尊,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做?”

        “轩不智孤身一人去追杀那三人,恐怕不是他们的对手……”闻言,其余的弟子亦纷纷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只因众人已见识过吴敌三人的厉害,轩不智虽强,但要对上这三人,恐怕也是力有未逮。

        众人口中虽说着如何如何讨厌这家伙,但这毕竟是自家人的事情,轩不智在外也代表着白羽宗的颜面,若是真被那三人所击败,无疑也会让白羽宗没了面子。

        “且不说以你们的实力,就算去帮忙,又能做到何等程度?”

        天霸长老叹息一声,徐徐道,“难道你们不相信轩不智的实力?”

        “诚然,那三人联手,的确是厉害,连老夫也不敢保证能将他们三人擒下。

        但你们却别忘了,我们的首要目标乃是夺回那件东西,而不是杀人。”

        众人闻言,这才惊觉,自己已走上了思想的歧路。

        “不智虽未必是三人的对手,但要从那贼子手中夺回那东西,却并非是毫无机会。”

        天霸长老闭目调息,淡淡说道,“也如他所言,你们的实力比他差得远,去了未必是帮忙,反而会让不智束手束脚,反倒限制他的发挥。”

        众白羽宗弟子纷纷低下头去,脸上露出几分羞愧的红晕。

        因为天霸长老所言并非是鞭策,而是事实,众人的实力与轩不智之间差距太远,就算在现场,能给予轩不智的帮助也是有限的。

        甚至极有可能,非但无法帮助到轩不智,反倒会成为他的累赘,让他分心保护,以至功亏一篑。

        只是,相同的话,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效果是不同的。

        这些话,从轩不智嘴里说出来,如何能不让人格外气愤,不服气?

        但从天霸长老口中说出来时,众人却惊愕的意识到,这一切乃是事实。

        这岂非也意味着轩不智所言虽听来刺耳,却并无错误?

        天霸长老叹息一句,徐徐睁开眼睛,望向远方,轩不智离去的方向,意味深长道:“相信他吧,而眼下所能做的,也只有相信他。”

        众弟子无言,亦纷纷运起功体,调息养伤。

        之前接连被吴敌的剑光击碎绝招,功力反噬自身,又被花瘴侵入,伤及五感与內腑。

        此时无论是天霸长老,还是其余弟子,除了那些与轩不智一同来到的白羽宗弟子,其余全部都多少受了一些内伤。

        天霸长老一众在化外大漠之中调息恢复,按下不表,且说轩不智离开众人,独自追击,深入化外。

        然不多时,他便感受到了一阵狂风呼啸,远处更有雷云翻腾,凌冽的风,如杀人的刀一般。


 

        虽隔着上百里地,但轩不智依然能感受到风中如刀子一般锋锐的气息,仿佛有一把无形的刀,正在一寸一寸的割裂人的肌肤。

        “果然是死地,是绝地,暴风谷的罡风,只怕连大乘逍遥境界的大能,都无法硬撼,身处其中,若不能自保,一定会被吹死!”

        感受着风中看不见的刀子,轩不智眼中绽放的,却是一种渴望与战意。

        若非实力不够,他还真想与这暴风谷一战!但他更相信且明白,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他要让暴风谷也为自己而臣服!“听闻这暴风谷中的狂风,发生并无规律,长则十天半月方停,短则三五息作罢。”

        轩不智一面迅速赶路,一面心中盘算,“不过,这岂非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

        那三人定是被这暴风所阻,此时正隔断在暴风谷之外,我现在赶去,还来得及!”

        断定三人不可能与暴风谷的狂风抗衡,轩不智心中愈喜,连连催动功体,朝暴风谷谷口而去。

        另一边,暴风谷谷口外,感受着足以切割皮肤的罡风,吴敌三人也颇有几分头疼。

        暴风谷喜怒无常,风起时毫无定数,却也不知是三人幸运还是不幸,刚要动身,便遇上了罡风雷暴。

        一刹那,方圆百里再无天日!无数雷云诞生汇集,将天空遮掩得严严实实,一条条雷蛇在云层中游走闪烁。

        一柄柄比钢刀还要锐利的风刃,也迅速在谷中声称,峡谷之中的崖壁,早已被无数年的罡风吹得无比光滑与流线。

        罡风顺着岩壁流转,曲曲折折光滑而又诡异的岩壁,更让其中的罡风形势无法捉摸,千变万化。

        “这暴风谷果然是绝地绝景,如此诡奇的景色,放眼整个天下,也难寻得第二处。”

        吴敌惊叹道,一旁蜂后不由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闲心说这些。”

        明月江秋道:“这风一起,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蜂后点了点头,有几分担忧说道:“那些正道门派的家伙,恐怕一时半会儿追不上,不过若是这暴风持续大半天的话,他们一定能追来。”

        但吴敌的话,却让蜂后露出震惊神色:“不用,他已经来了。”

        一点寒芒,如蛟龙汲水,又如虎啸山林。

        一瞬间,就连罡风与雷云都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一道身影骤然杀来,正是那白面削瘦的轩不智!此时的他,手握一杆亮银长枪,白色的尾羽系作长缨,身形尚在一丈之外,杀招却已临头!他出手狠辣精准,法力浑厚,又凝成一点突破,这一击,却是凝结了他毕生功力,力求取得首攻。

        蜂后惊愕之余,却也立刻明白过来:“我懂了,是狂风把花粉都吹散,所以我才感应不到有人的追击!”

        蜂后错愕的原因,便是在这里。

        她的花粉,本可作预警,但她却没有料想到,暴风谷中泄露的狂风,早已将她一路所留下的花粉吹散。

        而这一枪,也是直至她而来,刹那间,已至咽喉。

上一篇:又色又爽的又黄的视频 扩张详细描述bl

下一篇: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 翁熄粗大战梦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