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有没有三个人一起做过的 又重又深到底了

2021-03-30 15:38:46【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江小姐说的是。我定倾尽全力,辅助你上位。同时,也希望您看在我孝犬马之力的份儿上,能在先生跟前,帮我多美言几句。”蒙达笑着说。 江柔往前一步,拉近了两人

 “江小姐说的是。我定倾尽全力,辅助你上位。同时,也希望您看在我孝犬马之力的份儿上,能在先生跟前,帮我多美言几句。”蒙达笑着说。

        江柔往前一步,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蒙达瞬间能闻到她身上勾人的香水味,且只要他愿意,稍微向前倾斜一点。

        便可以碰触到她的唇瓣。

        蒙达有刹那的恍惚。

        但很快,理智变得清醒,后退了一步。

        “江小姐,我们这样不合适。”

        赫连烈的占有欲非常强。

        谁敢碰他的女人,绝对会死的很惨。

        跟着赫连烈那么久,他这点底线还是能守得住的。

        “怎么不合适了?你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再说了,能让我们联盟变得更牢固的,可不就是男女那点事吗?”江柔继续向前逼近,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滑过他突出的喉结,“蒙达,你一直在赫连烈的手底下做事,给他当牛做马,你就不想报复他一下?给他戴绿帽子?”

        蒙达听到最后几句话,身体里仿佛被点燃了一簇火,并且开始熊熊的燃烧起来。

        在赫连烈手底下做事的人,谁不想报复下他呢?

        赫连烈的确给了他们身份、地位和权势,但也给了他们足够的羞辱。

        倘若,能得到赫连烈的女人……

        不说别的,只心理上,都能得到大大的满足。

蒙达心动了。

        可还是有些顾虑,因为怕这是江柔给他设下的套。

        “江小姐……咱们这样真不合适。”

        “蒙达,你还是男人吗?有没有点血性?我都这样主动了,你竟然跟我说不合适?既然如此,那我去找别的男人吧。”

        说完,江柔变了脸,转身就走。

        蒙达哪里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情急之下,赶忙伸手抓住了她。

        “江小姐……”

        刚喊了一声称呼。

        原本要走的江柔,却仿佛水蛇一样,纠缠了上来。

        抱着他精壮的腰肢,亲吻了他的下巴。

        蒙达只觉得,方才压下去的火,瞬间蹿升了百倍。

        熊熊烈火,燃烧着他的理智。

        江柔贴着他的耳畔,说:“现在,还要我走吗?”

        怎么可能要她走呢?

        蒙达粗喘着气,双目通红道:“你不怕被先生发现?”

        “这事……只有我们俩知道。”

        江柔微微一笑。

        蒙达观望了下四周,抱着她,进了医院的储物室。

        半个小时后——

        两人衣衫略凌乱的走出来。

        江柔擦了擦自己的口红,说:“从今往后,我们俩就是关系最紧密的人。蒙达,你要是敢背叛我……我一定会拉着你,一起下地狱的。”

        蒙达望着眼前犹如蛇蝎般的女人,心头一阵阵的滚烫。

        虽然理智告诉他,她是危险的罂粟,沾染上就戒不掉,但他就是止不住的被她吸引。

        “放心吧,我哪怕死,也不会背叛你的。”

        “那就好。你现在去帮我按照这个条件,寻找女孩子。今晚,我就要具体的人选。”江柔拿出一纸信封,塞到了他的口袋里。

        蒙达想要立刻打开看。

        江柔却制止了他:“等我离开后看。”

        说完,她踮起脚尖,迅速的在他唇上印下一个吻。

        转身飞快的离开。

        蒙达望着她窈窕的背影,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

        定定的站在原地。

        直到看不到她身影了,这才拆开信封。

        看到里面列的详细的条件。

        他有点不明白,这是要做什么。

        但江柔吩咐的事,他肯定会照办的。

        ……

        江柔回到房间里,放了满满一浴缸的洗澡水。

        泡在里面,轻声哼唱着歌。

        她以前很在乎自己的清白。

        觉得自己的身体只能给心爱的人。

        可经历了种种后……

        她愈发觉得以前的自己,有多可笑。

        美貌和年轻的身体是她最大的武器,哪怕没有一分钱,只靠这两样利器,加上她聪明的小脑袋瓜,不管什么时候,都能东山再起。

        勾引到赫连烈和蒙达,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而非要跟蒙达产生关系,也是怕他一朝背叛,或者选择别的女人。

        如今……

        他的命掌握在她手里。

        只要他敢不听自己的,或者想放弃她。

        她会马上把他跟自己的事。


 

        告诉赫连烈。

        从今天开始,谁也无法撼动,她在赫连烈身边的地位。

        江柔掬起一捧带着花瓣的水,撒向了空中。

        闭上眼睛,迎接纷纷扬扬落下的花瓣。

        她低声呢喃:“江以宁,等着我回a市,夺回属于我的一切。”

        ……

        傍晚时分。

        阿日拉给江以宁打电话,说自己要去见几个老友。

        希望她能陪着去。

        江以宁接到电话,有点疑惑。

        见老友,不应该喊忽颉利陪着她去吗?

        怎么叫自己过去?

        况且,明天就要交易了,所有人都严阵以待。

        阿日拉夫人的安危非常重要。

        忽颉利应该不让她出门才对。

        心里满是疑惑,可江以宁确定阿日拉那边没被人威胁,还是答应跟她一起去。

        阿日拉坐车,直接过来接她。

        江以宁看着里里外外几十个保镖,也不再为安全担心。

        弯腰进了车里,道:“夫人,您怎么挑选这个时候出门?”

        “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推不掉,才出门的呀。”阿日拉夫人一脸慈善道:“昨天不是跟你说了,我想给颉利挑选妻子,让他为忽家开枝散叶吗?”

        江以宁有些不自然的点了点头。

        阿日拉不给她胡思乱想的机会,握住她的手道:“放心,你不愿意,我不会勉强你的。我跟颉利说了,要为他挑选未来的妻子,颉利也答应了。这不……我今天就接到了几位太太的邀请,说是想给我看看她们家的千金,有没有能入颉利眼的。”

        江以宁惊讶瞪圆了眼睛。

        这么快?

        今天一早才放出风声,这就有人送上门了?

        看来,忽颉利在北境,真的很抢手呀。

        自己多少有点不识抬举了。

        可她一点都不后悔。

        不管忽颉利有多好,都比不上她家阿执。

        “既然是要颉利先生相看人,您怎么不找他陪着您去呢?”江以宁问。

        “我也想让臭小子陪着我去,可他太忙了。而且,他也不乐意去,说女孩子差不多都那样,只要我看顺眼的,他就同意。”阿日拉也很忧愁呀。

        外孙对女孩子太不上心了。

        要不是看出来他对翠花有意思,她都要怀疑,他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了。

        “原来是这样。”

        江以宁若有所思道。

        阿日拉抬手,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道:“翠花,你是年轻的女孩子,眼光比我好,所以我让你帮我一起挑。”

        江以宁连忙摆手,“不行,夫人……我担不起这个重任。”

        万一她选中的女孩品性不好。

        忽颉利跟她婚后生活不幸福,她岂不是得担责?

        江以宁可不想掺和忽颉利的婚事。

上一篇:我解开岳内裤 玩弄村里的成熟村妇

下一篇:两个日一个女人一个房子成语 自己在家怎么做那个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