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男朋友说他只蹭 四人合租

2021-01-29 11:41:48【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白芷懊恼的翻身趴着,整张脸埋进枕头里呜咽。哭累了,识海里不断浮沉,倒也迷迷糊糊就睡过去了。结果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里还延续着下午的阴影。下午,陈流在她耳边说想在全班人面

白芷懊恼的翻身趴着,整张脸埋进枕头里呜咽。

哭累了,识海里不断浮沉,倒也迷迷糊糊就睡过去了。

结果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梦里还延续着下午的阴影。

下午,陈流在她耳边说想在全班人面前肏她。

梦里,陈流在上课,忽然让她上去,给大家分享把阴毛刮得很干净的经验。

她说她不会。

陈流摇首,把她双腿掰开给大家看,说那你这里怎么没毛。

班上的人凑上来观看,一言一语道好干净。

她快哭了。

然后陈流说她不诚实,要罚她。

问同学们应该怎么罚。

大家建议:老师肏她

白芷惊慌:不可以

然而陈流当着所有人的面,掏出那根可怕的分身,跪在她中间要插进来。

火热抵在她的穴口,烫得她浑身在抖。

陈老师,摸摸她奶子和骚穴

快肏进去,肏穿她子宫给我们看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一开始是班上同学,后来多了隔壁班的学生,再后来其他老师和校长也来了,越来越多人,围成一圈,中间是她和陈流。

陈流插进来的那一刻,白芷甚至感到真实的疼痛。

不要

白芷哭着祈求陈流放过她,惶然抬眼看周围人的时候,居然看到了爸爸妈妈也在人群里看着她被老师

白芷瞬间吓到丢魂,她猛地叫出来:“不要”

寝室三个人被白芷吓了一跳,睡着睡着突然在床上坐起来大喊。

白芷满头都是汗,喘着气,心跳跳得很快。

她茫然的看着被子上的花纹,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是个梦。

可这时一股暖流从小腹流出,濡湿了内裤,花蒂不知何时,再次肿胀充血。

白芷难堪的哭了起来,才发觉嗓子火辣辣的烧,难受。

刘画端着一杯水,站到椅子上,方便递给她。

安抚:“做噩梦了没事,已经醒了。”

“谢谢。”白芷手背拭去泪水,哑着声音,接过水杯,一下子喝完了,但还是没有缓解。

“还要吗”

她摇摇头。

刘画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没发烧啊,怎么嗓子这么哑。”

白芷没说话,没精打采的耷拉着眼皮。

其实她知道原因。

被陈流顶的。

当时撑得太开太久了。

刘画道:“那你再睡回去,现在才晚上九点不到,明天睡饱了就好了。”她们三人从外边回来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回到寝室见白芷在睡,就没怎么发出声响,怕吵她。

白芷嗯了一声,又躺回了床上,也不管身上的汗和挂在脸颊的两道泪痕。

不哭了。

但也睡不着了。

对那个梦,和下午的事,还心有余悸。

坏蛋。

太坏了。

陈流太坏了

小姑娘暗暗腹诽,想骂死他,可会的粗口又少之又少。

九点多,白芷接到一通电话,是城市闪送。

她一头雾水的下楼去拿,顺手把装着撕坏的舞蹈袜、打包好的垃圾袋带了下去扔掉。

快递员给了她一大袋东西,微笑说了一句祝您使用愉快,满意请给五星好评之类的官方客套话后就走了。

袋子上订着下单人的信息,但写的就是她。

谁送的啊

白芷打开,里面有一个小蛋糕盒,还有各种糖果,口香糖。

最底下,还有一瓶水果味的漱口水。

不言而喻了。

“”白芷想扔掉

这时手机又响了,陌生号码。

她隐约觉得是陈流,就走到楼下的角落接听。

她扎了个丸子头,清凉的夜风习习,吹动了她睡裙的裙摆。

“收到了”男人的轻笑掺杂着电流传送过来,异样的磁性。

“你怎么有我电话”

“又不难。东西吃了好吃么都是可以去嘴里的味儿的,以后随身带着一些,没了跟我说,我再买。”

还、还随身带他的意思是,以后还

“你不许买我不要”

“看来比起糖果,你更喜欢我精液的味道嗯好喝比甜味的糖浆还好喝”陈流尾音勾了勾。

白芷隔着话筒,都被欺负的哑口无言。

半分钟后,她磕磕巴巴的骂他:“陈流,你、你姓夏啊”

通话那端顿了顿,然后噗嗤笑了起来。

怎么这么可爱。

陈流真想跑到她面前,把她扯进怀里揉她脑袋。

听见他在笑,白芷沉默,然后不爽的道:“挂了,没事别打我电话,也别买有的没的。”

“等等。嗓子怎么了”陈流从她第一句开口就听出不对劲了。

白芷不回答。

还好意思问。

陈流察觉她的怒意,了然,轻笑着问:“顶得太深了痛么下次老师小心点,别生气了,都怪老师太长”

白芷啪的挂断了

高档公寓的顶层复式,没开灯,一片漆黑,只有夜空和脚下万家灯火映照明亮的露天阳台。

陈流听着听筒里的忙音,隐在夜色里俊邪的脸庞勾出明显而舒坦的笑意。

人小,脾气倒不小。

奶子也不小。

穴儿倒挺小。

软软的咬着龟头吸,吸得魂魄都丢了。

陈流把手机扔在玻璃小圆桌上,西裤口袋里摸出香烟和打火机。

烟叼在唇间,一簇火苗亮起,映明了他棱角分明的脸。

烟草被点燃,他喉结微微滚动。

放下打火机,指间夹着香烟,吸了一口,那一点火星忽明又忽暗的闪了闪,拿远。

半白的烟雾袅袅往上升,但被漆黑掩盖住了。

有点糟糕。

本以为弄了这一遭,内心的欲望会缓解一些。

结果并没有,反而对她更加渴望,更深。

想肏她的穴。

只想肏她的穴。

狠狠肏进去。

仿佛才能结束这种心底的煎熬

陈流一遍遍回味着她吞咽精液的那瞬间,又有一股满足感溢出心脏,和煎熬争夺主权,最后各自胜了一半。

陈流揉了揉又发硬发烫的鸡巴。

白芷走到垃圾桶旁边想扔掉那一袋吃的。

但觉得不能浪费食物,就拿上寝室让室友分了。

她不吃就行了。

室友们有点意外她的做法,要知道,每次放假回家又返校,大家都会带一些水果和零食来分享。

白芷就不,不吃别人的也不带吃的,小小年纪,完全没有口腹之欲,能做到这一点也很厉害了。

大家翻开袋子一看,“进口的啊,这一点都要好几百吧,你男朋友送给你的”

白芷摇头,“不是。”

“那是追求者谁啊我们学校的我们认识么”

白芷疯狂摇头,否认:“不、不认识,就一、一个神经病。”姓夏。

小手攥了攥,去阳台洗干净手脚,等干了之后爬上床,才看到五分钟前的一条未读信息。

陈流发来的。

一条6秒的视频,封面是漆黑的。

还有一条文字:想让你玩

白芷并不知道漆黑封面的视频会是什么。

没有防备的点开。

然后一根坚挺粗长的鸡巴竖在整个画面上,不用手扶都一柱擎天,后面三秒还有一只长手在拨来拨去,鸡巴无论是倾向左边,还是右边,都会自动回到中间,彰显硬度有多强。

白芷立刻关掉,莫名觉得手机开始烫手

她关机,放到远远的位置,躺下床睡好。

巨多碎碎念

嘿嘿没想到吧又更了

前段时间在某条微博的评论下看到一根超级超级超级漂亮的迪奥,真的好好看,好干净,也很长很粗,能入选世界迪奥选美大赛并获得冠军。

上一章忽然想配这个图的,可是忘了保存,翻也翻不到了,我捶胸顿足的后悔以后一定要养成保存美图的习惯

白芷的梦没逻辑的好好笑小姑娘真的被陈老师吓得有心理阴影了。

那再编一个小剧场吧:

 

白同学从小就信奉一个真理:老师说的都是真的

白芷小朋友读小学二年级时,有一次忘了带作业本,老师严肃生气的说:下课后你跪在讲台上,把作业抄回来。

下课铃声一响,老师夹着课本就走了,也没有跟白芷小朋友说是不是开玩笑,要不要跪。

白芷小朋友想了两分钟,拿出新的作业本,跟同桌借了作业,走到讲台跪下照着抄了。

课余时间追逐打闹的同学们诡异的看着她。

白芷小朋友异常认真的对待老师的要求。

十分钟的课余时间很快过去,她还没抄完。

另一个老师来了,叫这个老实孩子坐回去写,她才回去

陈老师还不算真正动心,只是有点念想罢了。

太阳落下,只剩下一点点余晖,天空暗红的昏。

白芷一脸失神的回到寝室,室友们都已经洗好澡,准备去食堂吃饭了。

还问白芷想吃什么,给她带回来。

白芷摇摇头,被欺负哭得红红的眼角垂下来,小嘴也忍不住撇下,她立即转过身,面向墙壁。

不饿,没胃口,吃不下,好恶心。

室友们知道白芷被留堂训练,见她这幅模样,只以为被陈流骂的,毕竟陈老师真的挺严肃,所以没有引起她们的怀疑。

不过她们还是有点愤愤不平,白芷性子慢,内向,话不多,没有很要好的朋友,但因为她是跳级上来的,年龄是她们班上最小的,也乖乖的一副激发人类保护欲的无害五官。

陈老师怎么凶得下去

可又想到陈老师禁欲清冷的模样,被他凶也很幸福啊特别能满足抖M的心理。

一时间,她们不知道该嫉妒白芷,还是给白芷打抱不平。

算了。

室友刘画给了她一瓶酸奶,“你不想吃饭就先喝瓶酸奶垫垫肚子吧。”

还贴心的撕开,递给她。

不给还好,一给,白芷看到那白白滑滑的粘稠液体就掉眼泪了,小手拼命抹着。

刘画尴尬了一下,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惹得小姑娘难受。

另外两个室友拉了拉刘画,小声道:“算了,别管她,我就觉得她脾气怪怪的。”

刘画倒没生气,她把酸奶放在桌子上,“不喜欢喝的话那就不喝了,你要是饿了我柜子里有点零食你可以拿来吃。”

然后三个人就走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刘画关上门的时候,听到很小很小的一声谢谢。

寝室的其他人一走,白芷立刻抱着睡衣,冲进卫生间。

她解开绑在腰上当裙子的外套,这才露出芭蕾袜。

裆部位置的布料被撕破了,一道口子,羞耻的像条开裆裤,勒着腿部嫩肉,整个花户暴露在她眼下。

粉嫩嫩的肥唇,湿漉漉的水光,突起的花蒂硬得充血,不止,还交错着几道半干的白浊线条

白芷立刻换下,扔进垃圾桶里,放水洗澡。

可一碰到自己的身体,浑身就颤巍巍,脑海里浮出一小时前的事。

她被迫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如何被老师弄得脸色嫣红,神情迷离。

腿间一根不容忽视的火热巨龙来来回回顶弄她十几分钟,细致而缓慢的磨人。

她胸前的紧身衣,早就被陈流扯下领口,两只兔子被他拨出来,大手握住,揉搓捏弄樱红乳尖,又被他身下顶得不停跳动,晃出一道道雪白的乳浪。

而那双修长大手,好厉害胸口被揉的好舒服,下面也是

身体变得怪异,敏感到轻颤不住,一阵阵酥麻和奇妙的愉快感节节攀升,掌控了她大脑意识和躯体。

白芷甚至不自觉的翘起小屁股去迎合他摩擦。

檀口微张,发出身体想让她发出的声音。

她仰着小脸,清秀的细眉蹙起,眉尾下耷。

上一篇:撞到最里面了 中学生做一次多少钱

下一篇:小说 爹地请你温柔点 女主娇气男主糙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