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twitter上的大捷豹 好深要喷出来了h

2021-04-28 15:54:27【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霍宸晞越是看着他这副不动声色的样子,心里就越是生疑,平常在公司的时候,这个蒋老怪的虽然也是一样的嚣张跋扈,可是却从来不敢这样当着他的面,露出这种嘲讽不屑的。 &ldquo

    霍宸晞越是看着他这副不动声色的样子,心里就越是生疑,平常在公司的时候,这个蒋老怪的虽然也是一样的嚣张跋扈,可是却从来不敢这样当着他的面,露出这种嘲讽不屑的。

    “我刚才正好是来这里看房子的,没想到你今天歇在这里,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窗户上有个女人在呼救,所以我就忍不住上来看一下,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

    霍宸晞转头,眼神定定地看着他,片刻后转动视线,在他的房子里四下打量,仍然是没发现什么异样,甚至他这个家里,除了沙发上的这个女人之外,其他的地方连一点凌乱的迹象都没有。

    难不成蒋老怪早就料到他要来?还是说那个钉子是双面间谍,和蒋老怪提前串通好了,然后才把他诱到这里来,然后让他跳进他的圈套中?

    可是从时间上来说,钉子不具备这样的犯案时间,而且他很确定自己在钉子发过来的视频中,看到被掐住脖子的女人,就是公司里的宁青青,也正是他正在找的宁悦。

    那么眼前的女人,那不成是脸上带着假面具?

    蒋老怪察觉到他看向沙发上的女人的探究的视线,眼珠子一转,心思一动,笑着道:

    “霍总,你要是看上了这个小娘们的话,我不介意送给你玩玩,只希望霍总以后不要再做这种突然闯入我家的事情了。”

    霍宸晞闻言立即皱起了眉头,转头看了一眼的蒋老怪,然后索性走到女人的身边,伸手在她的脸上摸了一圈,除了摸下来一把粉底和口红之外,什么别的也没有。

    这个女人并不是戴了面具,只是化了妆而已,可是他已经凑了这么近的距离看,很清楚这个女人确实不是他要找的人。

    那么真正宁青青,又被蒋老怪藏到哪里去了?

    还有刚才还给他发了视频的钉子,现在也已经不见了踪影,是被蒋老怪杀人灭迹了,还是被蒋老怪收买了之后离场了?

    这件事情的谜团越来越多了——如果蒋老怪是真的和宁青青勾结,想要把他赶下台,那么他们之间和周礼文又有没有什么联系?

    “蒋老怪,你这屋子里只有这一个女人了吗?”

    霍宸晞起身,一边盯着他,一边在房子里四处转动,一边时刻观察着房子中的角角落落,容易藏东西的地方,却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当然只有这一个女人了,哪里来的其他女人呢?”

    蒋老怪十分干脆利索地否定了,脸上仍然是一副笑脸,说完他又试探着问:


 

    “霍总,你身边那个小跟班呢?平常总是看他跟着你,今天怎么没看见他?”

    霍宸晞嘴角勾起一个冷冷的弧度,微微侧头去看他的眼睛,心中略一思索,便调侃道:

    “他有别的事情要忙,怎么你问这个干什么的?难不成你还男女通吃,连我的特助都看得上了?那倒真是他的福气了。”

    “我哪敢觊觎您的人呐?我就是好奇,霍总您看您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这儿还没完事……”

    蒋老怪脸上赔着小心翼翼的笑容,靠近他两步,扫了一眼沙发上的女人,以眼神赶客。

    “蒋老怪,你这么着急赶我走干什么?以咱们俩的较轻的,就算你留我下来看你的二人运动,我也完全不会拒绝的,你刚才不还说,问我对这个女人感不感兴趣的吗?难不成就是一句客气话?”

    霍宸晞心中松了一口气,蒋老怪开始着急了,那就说明他这个房子里确实是藏了猫腻的。

    他再顺着蒋老怪的视线,朝着沙发上躺着的半裸女人看过去,正好看见她眼角滑落的一滴泪珠,看见她似乎拼尽了全身的力气挣扎着,好像是在朝着他……摇头?

    这个女人难不成真的是被迫的?可是她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蒋老怪的家里?难不成……

    他的脑子里突然电光火石般闪过一个念头,然后他突然地笑起来,再次走到那个女人的身边,伸手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盖在她光裸的背上。

    “不过,蒋老怪,我现在确实对这个楚楚可怜的女人,产生了一丝丝的兴趣,我要是现在跟你讨要这个女人,你愿不愿意割爱让给我?”

    霍宸晞转头看向蒋老怪,眼神中的带着两分势在必得的笃定。

    “那……那当然,只要霍总喜欢,我当然乐意在您的面前讨这个好。”

    蒋老怪一边说着,一边往身后的电视柜边靠近,眼角的余光一扫就看到了一瓶没喝完的红酒,悄声地将那瓶红酒我在手里。

    然后他将握住红酒瓶的手背在身后,一边朝着霍宸晞靠近。

    霍宸晞正试图把沙发上的女人扶起来,却发现她的身上好似没有一丝力气,浑身都是软趴趴的,看起来像是被人下了某种药,才会导致了这样的情况。

    “你还能自己站起来吗?”

    他一边给她穿上他的外套,一边问着,扶着她要从沙发上起来。

    那女人虽然身体没法动,可是一双眼睛却突然紧紧地盯住他身后的某个位置,眼睛瞪大,瞳孔骤然紧缩。

    霍宸晞感受到脑后传来的一阵呼啸的冷风,下意识地偏头躲避来自身后的攻击,可是却还是躲得有点晚,酒瓶子虽然没有砸在他的后脑勺上,却还是擦着他的耳朵砸下去,猩红的酒液混着玻璃碎片在他的侧脸上的炸开来。

    霍宸晞将女人扔回到沙发上,转身挡住蒋老怪再次砸下来的酒瓶子,右手正好握住砸破后变得尖锐锋利的瓶身,手上的血液混着残留的酒液顺着手臂流下来。

    “蒋老怪,你不动手我还不敢确定,你现在真的动手了,我反倒真的松了一口气啊。”

    霍宸晞冷笑一声,右手紧紧地握住瓶身,直接无视了手上的痛感,而是以瓶子为着力点,推着蒋老怪一步步的后退,最终远离了沙发上的女人。

    这个的景逸到底在搞什么鬼?怎么在外面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没上来?

    他正想着,就听到楼下传来一阵门铃声。

    他下意识地转头去看,却被蒋老怪抓住了空隙,顺手抄起桌子上的一个烟灰缸,又朝着他的头砸了下去!

 蒋老怪这是被外面的门铃声逼急了,想要对他下死手,然后好毁尸灭迹啊,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这狗东西竟然真的存了要杀人的念头!

    霍宸晞伸手挡住他砸下来的烟灰缸,手上传来一阵剧痛,脸上却露出一个冷笑:

    “蒋老怪,我劝你及时收手,要不然下半辈子等着你的,就只有暗无天日的牢房和牢饭!”

    蒋老怪见状,没有丝毫悔意,反而也露出了一个冷笑。

    现在这个情况,到最后究竟鹿死谁手,还是个未知数呢!

    “霍总,你下了地狱之后,要是阎罗王问起来你是怎么死的,你就说……呵呵……你就说是因为多管闲事死的,你说你,不该你的管的闲事你为什么非得要管呢?”

    他说完,冷笑着,手上一动正准备再次动手。

    霍宸晞却失去了所有的耐心,抬起一脚踹在他的心窝上,顿时蒋老怪那重达两百斤的肥腻的躯体被他一脚踹飞,片刻后撞在了电视柜上,连带着墙上的电视都被他的重量和惯性给弄塌了。

    “蒋老怪,想要作怪作恶,也要掂量掂量自己分量够不够。”

    霍宸晞伸手摸了一把脸上的血迹,慢慢地走到他的身边,俯视着他,眼神中爆发出两分冰冷的杀气。

上一篇:边写作业边塞东西道具的v文 护士美妇浑圆硕大

下一篇:又摸又亲又滚 邻居美妇肉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