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紧致娇嫩含不住h 一次比一次深入花

2021-10-28 09:43:23【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啊,看到了。 几位同伴的头骨可怜巴巴地滚在一边,其中一颗还陷进另一位同伴的胸口里。 风奇奇赶紧游过去准备将它们恢复原位。 陆也看了她一眼,继而绕

    啊,看到了。

        几位同伴的头骨可怜巴巴地滚在一边,其中一颗还陷进另一位同伴的胸口里。

        风奇奇赶紧游过去准备将它们恢复原位。

        陆也看了她一眼,继而绕着池底查探,借着池壁的光线,他的视线如同扫描仪般扫向游过的每寸地方,氧气不足时,他会快速上潜至水面换气。

        往反数次,他将池底探索完毕,得出几点信息:

        一,这个水池曾经是个尸坑。

        二,水池中没有任何活物。

        三,未发现红粉女郎的存在。

        陆也并不认为小异种骗他,它没有骗他的必要。

        毕竟,得知粉红女郎习性的小异种怕得全身骨头都在抖。

        他眉心微蹙,返回最初下沉的地方,打算把他的救命恩骨带上岸,询问有关详细情况。

        到达目的地,面对众多白骨的陆也沉默了。

        它们是白骨,小异种也是白骨,尽管小异种的骨头比它们的白,然而当它仅仅巴掌大的白骨身体淹没在其他白骨中时,好比一堆鸵鸟蛋里夹了一枚鹌鹑蛋,一眼望过去,根本看不到它在哪。

        陆也:“……”

        直到视线中一颗陷在胸骨里的头骨动了动,游过去,看到头骨底部露出一截明显要白好几个号的小骨头,疑似在挣扎。

        到底是小异种自己钻到头骨下面,还是不小心被头砸在身上被压得出不来……他伸手抓住头骨,稍稍用力,将那颗头骨抠了出来。

        正用尽全身力气拼命去推头骨、结果又推又拱又踹了半天头骨却丝毫不动的风奇奇打算放弃来着,手上一松,头骨动了。

        咦?

        没来得高兴自己成功的她,眼前出现男人那张即使泡在水里依旧好看的放大俊脸,而她半天解救出来的同伴头骨,被他牢牢抓在手里。

        力气大了不起哦。

        风奇奇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没变小之前,她可是能轻松搬动同伴们的!

        罪魁祸首就是他!

        现成的苦力不用白不用。

        她游到缺了脑袋的同伴颈骨处,跳起来示意他把头放过来。

        陆也并没有领会到小异种的“瞪视”,却领会了她动作透出来的意思。

        他将手中头骨安放在那具白骨身体上,环视周围排排坐的其他白骨,看来它们之所以这么齐整地、一个挨一个地坐在一起,都是这只小异种的功劳。

        大概它原本也是这些白骨中的一员,进化之后,不愿见同伴散落,便为它们将身体拼凑完整。

        ——刚才查探时,他看到好几具白骨的部分骨头明显不是同一具。

        在陆也的帮助下,风奇奇成功在短时间内将剩下砸散的同伴们重组。

        一人一骨回到岸上。


 

        见陆也穿衣服,风奇奇低头看自己——骨头光溜溜的还在滴水。

        ……等等,光溜溜?

        自己这段时间居然一直是裸.奔状态!

        精致的白骨精女孩整个骨都不好了,她跳起来跑向一块石头,这里存放着她这段时间来收集到的所有东西,自然也包括她的叶子衣服。

        然而,在看到叶片衣服后,她才想起来以自己现在的身高,叶片太大,自己根本穿不了。

        想用旁边的匕首裁一截下来,手骨往刀柄上握了握……完全握不住好吗!

        “……”

        小白骨顿时自闭了。

        陆也穿好衣服,拧干裤子的水,回头一看,小异种不见了。

        好在这片区域空间面积不大,除了池边的一圈白花,以及地面的突起的一些石块外,并没有其他植被,一眼就可以将整个区域扫完。

        他砸下来的那个坑十分显眼,离坑大概两米远处卧着一块石头,小异种蹲在那儿,每块骨头都写满了“不开心”。

        明显得让他无法忽视。

        他走过去。

        听到脚步声的小白骨迅速转身,背对他。

        陆也顿了下,目光落向地面。

        一些五颜六色的小石头围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圆,圆圈内堆积着一些物品。

        几片边缘已经泛黄的青叶,一把生锈的匕首,一支枪,一本表皮已经腐烂得差不多但能看出是笔记本的残体,还有一个憨态可掬的猫咪吊坠。

        三个放在一起形成“品”字形的石头小碗,其中一个装满绯红色小果。

        这些大概都是小异种的收藏品。

        从来不在意他人情绪的男人,面对救命恩骨莫名其妙的不开心,想了想,他蹲下来,拿出足够的耐心询问:“怎么了?”

        过了会儿,背对他的小异种用非常委屈和失落的声音回答他:“我没衣服穿了。”

        白骨也穿衣服?

 

        陆也微怔。

        视线落在小异种身前堆叠的几片青叶,如果这就是她的“衣服”,那他大概知道先前的她有多高了。

        “你先暂时穿我的,好吗?”陆也里搭的那件灰色内衣到处是破口,他撕下一片衣角,尽管小白骨背对他的这个动作是个摆设,但他并没有直接将衣角从它头顶拿过,而是轻轻放在了它身侧。

        风奇奇默默转动脑袋,瞅了一眼,比起硬硬的不太舒服的叶子,当然是柔软的布料更让骨心动啊!

        我要克制,我要矜持。

        不能让这个男人看出她随随便便就哄高兴了。

        于是她矜持地转过身,矜持地指向布片,矜持地说:“那你再戳个洞,我脑袋才好穿过去。”

        原来她的“衣服”是这么穿的。

        陆也捡回布料,按她的要求照做,等他将布料中间撕开一道口时,背对他的小异种已经迫不及待转过身,满脸期待地望着他。

        小白骨显然忘了前一秒还在告诫自己要矜持。

        “试试。”

        陆也把“成品衣服”递过去,看着小异种接过“衣服”欢天喜地往身上套的兴奋模样,联想它的声音是清脆悦耳的女孩音,再打量小异种时,眼神便带了几分了然。

        待小异种穿好衣服,开心地捏衣角时,他问:“小骨头,你有名字吗?”

        问名字就问名字,喊什么小骨头,再说,为什么要在骨头前面加上小字。

        我变小还不都是你害的。

        风奇奇内心忿忿两句,不过摸着长度能盖到小腿骨的柔软布料,她决定原谅他的无礼:“当然有啦,但我不告诉你!”

        抬起小脑袋,理直气壮:“你都没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的名字。”

        问女孩子芳名之前,不得先自报家门?

        她重重地哼了声,“眼睛”斜瞅着他。

        陆也领会到了它全身骨头透出来的“骨语”,眼底有浅浅笑意:“我姓陆,陆也,谢谢你救了我。”

上一篇:嗯~教官不要~受不了了 女同桌说他下面要痒让我搓搓

下一篇:做爰呻吟声音频mp3 高H百合 推到小莉萝稚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