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晚上想吃你的黑葡萄 宝宝再深一点可以吗?

2021-05-27 13:45:59【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而他的面前,悬停着一道华光。 华光的中心,隐约可以看到一柄剑,吴敌知道,若是这柄剑出世,定当威震天下,引风云变幻!可这又如何,他并不在乎,因为此刻的他,已闭上了眼睛。

     而他的面前,悬停着一道华光。

        华光的中心,隐约可以看到一柄剑,吴敌知道,若是这柄剑出世,定当威震天下,引风云变幻!可这又如何,他并不在乎,因为此刻的他,已闭上了眼睛。

        他在细细感受周围任何微小的温度的变化,火焰流过他的身遭,脑海中,是提取了火焰技法的黑暗画面。

        画面之中,原本的人形,原本的铸造技艺,原本的太虚锤已全部消失。

        只留下一条条火龙,栩栩如生!这是锻千山施展锤法,施展锻造技艺后,火焰所留下来的影子。

        这一道道火尾,在这一刻化成了活生生的火龙,它们咆哮着,沿着一条仿佛早已预定的轨迹,盘旋环绕。

        就是这个!吴敌心中一动,心灵也在这一刻升华到了一种无知无我的境界。

        他高高的跃起,抓住了这只火龙。

        “此子竟能从老夫的锤法之中,悟出操控火焰的技法。”

        “能在洪炉之中入定,抛弃一切,进入无知无我的境界。”

        “公孙离,你果然有眼光!”

        看着吴敌突然进入了入定的状态,锻千山的脸上,也颇有几分意外之色。

        要知道,一个修士想要进入入定的状态,先要将自己的心灵洗地,沐浴凡尘,冥想周天,最后运转功法,才能进入这种状态。

        而无知无我更是一种入定的高级境界,相比入定状态,无知无我的境界之下,修炼速度要比入定快十倍!在大门派之中,寻常弟子能在短时间内进入入定状态,是考量一个弟子能否成为内门的重要关键,因为这关系到弟子修炼的速度以及天赋。

        能轻松入定的弟子,进入内门的几率比那些无法轻松入定的弟子要好太多。

        而判定一个修士是否天才的因素,便是进入更高层次的入定修炼!若是一个修士可以自由的进入无知无我的境界,这名弟子一定会成为门派之中重点培养的对象。

        这样的修士,一般都称作天才,而他们的成就,往往也能为宗门为家族带来巨大的利益。

        更不用说,在洪炉之中这样恶劣的环境之下,寻常修士在这种地方呆一秒钟也会觉得难受,浑身不自在。

        能忽略环境因素,保持平常心的修士,已是极为难得。


 

        如吴敌这般,竟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入定,甚至进入无知无我的状态,更是万里挑一!也难怪锻千山见吴敌竟能在这样的状态下,从自己所展现出的技艺之中领悟到火龙,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入定,进入无知无我的状态而感到震惊。

        因为就连锻千山的两个徒弟,岳为轻和铸临涛,自幼修行锻家绝学心法,从小熟悉了洪炉内的幻境,也极难在洪炉之中进入到无知无我的境界。

        二人虽平日的修炼,就是在洪炉之中进行,他们也能成功入定,但要达到无知无我的境界,就算是这二人,也是屈指可数。

        只因在这种状态之下,意识会解除神魂对于法力的控制,将一切交给身体去运转,进入一种天人合一的境界。

        而在洪炉之中,一旦将护体的法力撤销,肉身面对这高达数十万度的高温,恐怕一瞬间就要融化!这也是为什么,吴敌进入了无知无我的境界,让锻千山感到惊讶的原因。

        他的身体,天人合一的状态下,竟自发的凝出一道道剑芒,形成了一层环绕周身的剑网,将外界的温度斩断!“此子若能潜心修炼个五千年,恐怕也能成为剑道大宗师,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些年轻一辈,果然恐怖如斯。”

        锻千山暗叹一句,下一秒,他已踏出了洪炉。

        只留下吴敌一人,身边伴着一柄还未彻底完成的剑坯,闪闪发光。

        只是,连锻千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完成的这宝贝,在缓缓的向着吴敌飘去。

        “一连三天,也不见吴敌的踪影,这家伙跑哪去了?”

        飞绝峰下雪了,云层之上,水汽凝结成冰晶,落在飞绝峰之上,就是雪花。

        蜂后有些焦急的在屋子里踱步,因为自从三天前吴敌被明月江秋带去见了锻千山以后,他就没有再出现。

        而锻千山也没有再出现过。

        “蜂后姐姐别急,主人离开铸房后,也在房间内闭关,相信吴公子大概没事。”

        明月江秋安慰道,实际上,连她自己心里也没底。

        她也追问过义父锻千山,但锻千山并未说明吴敌在何处,只说吴敌没有性命之虞。

        “只怕那锻千山见异火起意,杀人越货了,这样的事情,放在哪里也不算是稀罕事儿。”

        轩不智则是冷不丁的怪笑一声,阴测测的说道,“反正这里是飞绝峰,把人杀了然后随便丢到洪炉里烧掉,或者丢下山崖,不出三日定会被野狗秃鹫啃得干干净净。”

        “到时候死无对证,怎么说都行咯。”

        轩不智的话,让蜂后的脸上,愈发的担忧起来。

        明月江秋则是急得直跺脚,反驳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主人从不屑做这种卑劣的事情。”

        “就算退一万步来说,主人真想得到异火,以他的实力,哪需要耍什么阴谋手段,就算是你和蜂后姐姐和吴敌公子绑在一起,也不会是主人的对手。”

上一篇:带娇妻在群交换粗又长大 坐在学长的紫根上写作业

下一篇:全班玩一个小受 他把胸罩撕了捏胸吃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