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老师放2个跳d放在里面上课 1月陪房东睡48次聊天记录

2021-05-26 15:55:04【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 晚上餐桌上,明砚和权俞利面对面坐着:“小明啊,我觉得你这个啰嗦的习惯要改一改了。” 小明这个名字,是有一次权俞利心血来潮,学中

   ……

        晚上餐桌上,明砚和权俞利面对面坐着:“小明啊,我觉得你这个啰嗦的习惯要改一改了。”

        小明这个名字,是有一次权俞利心血来潮,学中文的时候看见的,书上拿小明这个人物举了一个例子,她觉得有意思,就开始这样叫明砚了。

        “我说的那些都是为你好的。”

        “道理我都懂,可是你让我不吃雪糕,我做不到啊。”

        “现在已经立秋了,天气过几天也会变凉了,还是不吃的好。”

        “别啊,我可以少吃一点,但是你别不让我吃啊。”权俞利语气有些变软,像是一种恳求。

        明砚想了想,让她彻底不吃雪糕应该是不可能的,他点了点头:“那规定一下每天只能吃一个雪糕。”

        “啊……不行啊。”

        明砚脸色变的很严肃,“不行?”

        这个时候权俞利变得异常的的小女生,抓着明砚的右手,晃了起来,语气开始撒交了起来:“两个行不行,一个真的不行啊。”

  雅恨不得踹他一脚。

        再给他几巴掌。

        这些亲戚,在她受苦受难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她的。

        如今,看她得了势。

        一个两个的想来巴结了?

        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

        雅冷声道,“我和阿日拉夫人怎样,与你无关。我警告你,别在夫人跟前乱说话。否则,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从这里滚蛋。”

        辛成算他们家族中,非常有出息的了。

        能在五星级的餐馆做主厨。

        但越是这样的人,越看不起自己的穷亲戚。

        雅走投无路时,想跟辛成借几百块。

        辛成却把她赶出家,说她是乞丐。

        整天只会伸手要东西。

        还说,以后都不认她家这门亲戚了。

        叫她以后滚远点。

        而眼前的辛成,显然忘记了,当初对她有多绝情。

        辛成嬉皮笑脸道,“雅,做人可不能忘本。再说了,你是怎样巴结上阿日拉夫人的?是不是爬了忽先生的床,做了他的情妇?我告诉你,只靠皮肉关系,无法维持长久的喜爱。你需要自己人的帮助,才能走的更远。否则,最终只落的被抛弃的下场。”

        雅脸色难堪的抬起手,甩了他一巴掌。

        “你闭嘴!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下流、龌龊!”

        辛成没有还手,冷笑道:“我下流?龌龊?我能比你下流吗?你爸不是把你卖进妓院了?你不知道伺候过,多少男人呢。还好意思说我。”

        “辛成!你再敢说一句,我就让阿日拉夫人,赐死你!”雅红了眼睛,厉声道。

        辛成总算忌惮阿日拉夫人,打住了恶毒的言语。

        但还是不死心道,“你肯定对阿日拉夫人隐瞒了你的过往,才博得她的喜欢。倘若她知道,你过去经历了什么,肯定不会再像现在一样喜欢你。雅,我给你三天时间。若是你肯保证我的荣华富贵,那我可以不跟她揭露你的真面目。若是你不帮我……那我们一拍两散……你也休想过上好日子。”

        “你……”

        雅还想说什么。

        但辛成没给她机会,径自越过她。

        朝着包厢里走去。

        雅生怕他胡说,深吸了口气,快速的调整好情绪。

        紧跟着进入。

        ……

        阿日拉夫人看到主厨回来了,往后面瞟了一眼。

        辛成笑眯眯道,“抱歉,夫人,我表妹看到我太惊喜了,忍不住多跟我说了几句话,让您久等了。”

        “不用这么客气。”阿日拉夫人淡声说。

        辛成拿出了菜单。

        雅刚好走进来。

        阿日拉夫人道,“雅,翠花,你们俩点菜吧。”

        雅走到跟前。

        辛成别有深意的冲她笑了笑。

        雅眼底闪过一抹厌恶。

        江以宁把两人的互动,尽收眼底,却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认真的拿起菜单,点了一些适合老人家吃的饭菜。

        而雅被辛成干扰,心烦意乱。

        哪有心思看菜单,随便指了几道菜。

        阿日拉夫人又点了一些。

        辛成拿着菜单,退出了房间。

        阿日拉夫人扭头看向雅,道:“我看你脸色不是很好,是你表哥对你说了不好的话吗?”

        雅摇了摇头,道:“可能是吃了炸鸡,胃不舒服。我表哥对我挺好的。”

        阿日拉夫人听言,没再继续追问下去。

        当初,接纳雅进忽家的时候。

        她便派人去调查过她的家庭背景。知道她所有的亲戚,都对她很刻薄。

        这所谓的表哥,若是真的对她好。

        又怎会看着她,被亲生父亲,送去那种地方?


 

        雅撒谎了。

        但阿日拉夫人尊重她的意愿。

        等她想说明一切的时候,再听她讲。

        ……

        饭后——

        阿日拉夫人原本还想继续逛的。

        毕竟来都来了,自然要多买点东西。

        可雅哪里还有心思,去买东西?

        心不在焉的陪着她。

        时不时地出神。

        阿日拉夫人注意到她的异常,便打住了兴头,提出了回家。

        雅自然没有意见。

        江以宁也同意了。

        于是……

        三人便乘车回了家。

        等到了忽家。

        阿日拉夫人回房间休息了。

        雅也不知道去了哪儿。

        江以宁回到房间,脸上的红斑已经好了很多。

        她新配的解药,见效挺快。

        每次用后,不会受罪了。

        江以宁把纱巾和墨镜丢在了一旁,然后打了一通电话。

        没多会儿。

        阿蛮走进了房间。

        带的还有一堆照片。

        上面正是江以宁进入商场后,周围所有可疑的人。

        江以宁从一堆照片里,挑出了一张。

        坐在床上,定定的看着照片里,模糊不清的一道身影。

        正是江柔。

        在这之前,她都是推测。

        而此刻……这张照片验证了她的想法。

上一篇:不可以,太大了,疼 坐公交车最后一排农民工

下一篇:翁熄粗大第48篇 我和同学麻麻在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