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三个媳妇和么公 跪趴肉欲调教失禁哭求

2021-05-26 15:52:12【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明砚和权俞利并排走着,她还穿着刚才在婚礼现场的那条裙子,由于穿着高跟鞋再加上盘起的头发,显得跟明砚差不多高。 明砚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氛就这样沉默着,再加

      明砚和权俞利并排走着,她还穿着刚才在婚礼现场的那条裙子,由于穿着高跟鞋再加上盘起的头发,显得跟明砚差不多高。

        明砚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气氛就这样沉默着,再加上炎炎烈日,明砚穿着西装,头上的汗止不住的留着。

        “我说,你就真的一句话不说?”权俞利转过身平视着明砚,“平常你从来也没有这么安静过啊。”

        明砚摸着后脑勺,“那个,谢谢你啊。”

        “谢我?”权俞利眨眨眼:“谢我什么?”

        明砚笑了:“你啊,明知故问。”说完轻轻敲了一下权俞利的脑袋。

        “呀。”权俞利恶狠狠的看着明砚,“你最近有点飘啊。”

        明砚笑得更大声了,“总觉得你变了很多,现在才发现原来是我变了啊。”

        热风袭来,权俞利抖擞了一下,看着明砚,不明白他刚才到话是什么意思,最近明砚说话是越来越叫人难以捉摸了,难道是年纪大了?

        “老权啊,能问你一下吗?之前说过不来的,怎么现在突然就来了?”明砚开口又问道。

        权俞利之前之所以拒绝了安鹿,是因为不知道算明砚的什么人,自己又以什么身份来参加这个婚礼,直到在面馆听到老朱头的话,权俞利才会过来。

        “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当着你前女友的面说我是你女朋友?”权俞利反问道明砚。

        “这个”明砚又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了。

        看着明砚犹犹豫豫的样子,权俞利摇头:“我说你什么时候才能像一个男人一样,果断一点啊,天天这样犹犹豫豫的,难怪没有女朋友。”

        “这跟我有没有女朋友有什么关系?”明砚不理解的问道。

        “你要果断一点,说不定”权俞利说道这里突然断了,看了明砚一眼,抿嘴不在继续说了。

        明砚看着突然不说话的权俞利,“说不定什么啊,你说啊。”

        “说什么说,你这么笨,我不想说了。”

        明砚也搞不懂权俞利为什么会这样,说到一半的话不说了,看到她的那个样子,自己再说下去会被她骂。

        “其实,真的跟做梦一样。”明砚抬头看了一眼树上的树叶,“我真的没有想过,我会遇见你。”

        权俞利被他这突如其来想话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什么意思?”

        “你说,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缘分才会让我们俩成为邻居的?”

        “我怎么知道?”权俞利有的时候也是经常感慨,自己当初如果不是为了躲避她的哥哥,她也不会去到那个小区,更不会跟明砚认识。

        明砚突然转头看着她,“你说,我上辈子是积了多少功德,让我在这辈子遇见你的?”

        “咦”权俞利听着他的话,浑身毛骨耸立,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太肉麻了“你好好说话。”

        “呵呵。”明砚嘴角微微上扬:“我之前是因为不想在戚筠庭的面前丢脸,才说你是我女朋友的,不好意思啊,我应该提前跟你说的。”

        权俞利看着明砚,缓缓开口,“所以你就把我变成你在你亲女友面前要面子的工具?”

        “对不起啊,当时我确实脑子一热说完之后我就后悔了,前几天我一直在想办法该怎么跟你说,但是很显然,我没想到。”

        “问你一个问题啊。”权俞利开口:“那你说完之后,就觉得有面了吗?”

        明砚想了想:“听实话吗?”

        权俞利点头:“嗯哼?”

        “没有,我以为我会很有面子,但是我发现我错了。”

        “错了?怎么错了呢?”

        明砚清了清嗓子:“我认为所有的男人都不希望自己会在前女友面前丢人,而我也不例外,之前她问我有没有女朋友的时候,我承认我久违的自尊心突然作祟,所以才会撒谎说你是我的女朋友的。”

        明砚说着看了一眼权俞利,然后又继续说道:“但是,我说完之后就后悔了,我突然发现了我那样真的好蠢啊,我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在意这些事情的,毕竟过了这么多年。”

        旁边的穿着黑色裙子的权俞利,停下了脚步:“那我再问你,我跟她谁漂亮?”

        “呃”权俞利这个问题问的很刁钻,明砚也很措不及然,但是他很快的仔细思考了一下,如果回答戚筠庭漂亮,那她肯定生气,但是要回答她漂亮,她也不一定会高兴,反而还会反问自己漂亮在哪里?这个问题是个坑啊。

        “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呢,你俩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不会见面了啊。”明砚巧妙是回问了她。

        权俞利挺胸,漂亮天鹅颈上有颗痣,锁骨也很性感,明砚忍不住是的吞了口口水。

        “你都说了男人都不会在前女友面前出丑,但是身为女人也不想输个另一个女人。”

        “这”明砚为难的看着她,很奇怪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很不想说这个问题。

        “这个我能不说吗?”

        “为什么?你觉得她比我漂亮?”

        “不是,你很漂亮,只是我不想把你们放在一起比较。”明砚犹豫了一下开口。

        “为什么?”权俞利步步紧逼。

        “你俩没有什么可比性啊。”明砚这样说。

        “那你这个意思就是我比她丑了?”权俞利看着他。

        明砚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太离谱了,这难道就是女人的胡里取闹吗?

        权俞利抬脚继续走了,这次走的明显比刚才快,明砚看到,赶忙追了上去。


 

        “别走这么快啊,你穿着高跟鞋呢。”明砚一边说一边追了上去。

        权俞利没理他继续的走着,明砚无奈的挠了挠头,然后跑到她的面前停下:“你漂亮。”

        权俞利终于停了下来,看着他。

        “你在我心中是最美的,没有人能比的了。”

        权俞利听完,笑了一下:“真的?”

        明砚木纳的点头。

        “你转过身。”权俞利又说道。

        “啊?”明砚懵了一下搞不懂她是什么意思,怎么突然这样:“为什么啊,你还生气呢?”

        “让你转身你哪这么多废话?”

        明砚也不说什么,按照她的话转过身。

        看着明砚转过身,权俞利脱下了高跟鞋,拿在了手上,然后猛的跳到了明砚的背上。

        明砚突然肩头一重,扭头看见了权俞利的侧脸。

        “走吧,我累了。”权俞利在他的肩头小声的说。

        明砚看见了她手里提着的高跟鞋,跟挺高的,闻见了权俞利身上很好闻到香水味,明砚背着她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权俞利闭着眼靠在明砚的肩头。

        “辛苦你了。”明砚走了一会说。

        “有什么辛苦的?”

        “如果不是我,你也不用来这里,穿高跟鞋走那么久。”

        “首先,来这里是我自己的决定,然后我也没说后悔啊,你在这装什么好人。”权俞利依旧毒舌。

        明砚也习惯了,“老权啊,你说你以后如果遇到了能跟你走一生的那个人,你会不会让他背着你走下去。”

        还是闭着眼的权俞利忍不住吐槽:“好好的路不走,我让他背着干嘛,你脑子在想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一定要找一个能在你累的时候背着你,饿的时候给你做好吃的,无聊的时候跟你一起拌嘴,然后心里全是你的那个人。”明砚断断续续的说出这些话。

        权俞利睁开眼,看着明砚的脸,“傻子。”

        明砚听到她说自己傻子,也没有在意,继续的走着,突然脸上有点痒痒的,权俞利不知道什么时候正拿着纸巾给他擦着汗。

上一篇:岳的手伸进我的裤里 大炕上和岳偷倩

下一篇:不可以,太大了,疼 坐公交车最后一排农民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