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 国师调教性奴皇帝

2021-01-26 11:34:31【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有没有控制不住地叫出来被室友听到她们听了一定都知道你在自慰,因为我记得你叫得很好听,很骚也很娇,一听鸡巴就硬了。”白芷捏紧了机身,“没有”底气、中气十足

有没有控制不住地叫出来被室友听到她们听了一定都知道你在自慰,因为我记得你叫得很好听,很骚也很娇,一听鸡巴就硬了。”

白芷捏紧了机身,“没有”底气、中气十足。

“哪个没有”

“全都没有”

陈流佯装有些受伤,“真的没想吗可老师有想。”

“骗人。”

胡说八道如果想又会请这么久的假都不回来

“没骗你,每天睡觉都想插着你的水穴睡,小穴湿淋淋的,肉棒插进去会很舒服拔出来一些你还会扭着腰不准我动,一定要把小穴插得满满的你才满意。”

“”他每天睡觉前都幻想她这些明明没有发生过的事

白芷咬唇,“你这是在杜撰。”

陈流眯着狭长的眼,嘴角勾笑,自顾自的继续说:“可老师就是要动动才舒服,就把你按在床上狠狠用鸡巴顶弄你的花心,你一下就又酸又软,摇头哭着说不要,但你其实很喜欢鸡巴插在最里面又重又快的捣,没两分钟就高潮了,像上次老师给你舔穴一样,表情骚死了。”

陈流说话间,盯着手里空杯里的冰块笑了笑,早知道就不那么快喝完了。

听到小女孩那边沉默,呼吸好像重了些,又没挂断,内心是想继续听的。

恰好,有一个外国男人举着酒瓶子摇摇晃晃从酒吧里走出来。

陈流伸出酒杯,无声讨酒。

外国男人笑着给他倒酒,倒的威士忌,喝醉了也还知道倒三分之一、盖到冰块刚刚好。

然后瓶子碰杯子,“Cheers”自己喝了一口走了。

白芷听到了,问:“你在哪”

“酒吧外面。”

刚刚他嘴里的话,都是在室外说出来的谁都有可能经过听到

白芷咋舌,她是疯了才跟他一起疯。

“我、我要挂了。”

“别挂,我走到隐蔽的地方了,继续。”陈流走进隔壁的一条巷子里。

“上次老师舔你小穴的时候你有多爽嗯一下就尿了,喷了老师一脸,那味道现在还记得。”

“屄里的水又骚又甜,老师很喜欢,夜里渴了都不用在床头放杯水了,直接撩开你的睡裙埋在屄里喝。”??陈流斜着酒杯,里面的液体倾斜,他没直接喝,舌头搅进去弄出了水声,时不时发出吞咽的声音。

和那天他用舌头弄她的声音,无异。

白芷觉得有什么热热的东西流出来,纯棉的内裤一块热乎乎的。

“宝贝,现在想不想了老师鸡巴已经硬了,很想。”

“不、不你、你怎么敢在外面”

她舌头打结,就听到他情动的喘息。

“唔”男人粗沉的低喘着,“嗯唔舌头好软,是宝贝舔着老师的肉棒。呃啊舔到马眼了”

白芷一个人在楼梯间里瞪目结舌,又仿佛身临其境,被他带入了进去,听到他舒爽到轻颤的声线,眼前就浮现出上次给他舔的情景。

他扣着她脑袋激射的反应,

他全身酥爽、喉结滚动的模样,

俊脸神情全是惑人的情欲。

此时此刻,她和他在外面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她给他舔着那根炙热的柱身。

随时都有人过来。

她要舔的更卖力一些,才能尽早结束。

“好吃不好吃乖,你要舔快一点我才能射,不然会被人发现,快,含住,老师自己插,唔”

可他太粗太长了,她含住龟头就举步艰难,吞咽都不能的流出唾液,有些受不住的抬头看他,眼神带着央求。

他掐着她脸颊,挺腰,赤红的鸡巴在她小嘴里进出。

“小嘴好舒服”陈流的裤子绷出了坚硬硕大的一根形状,他低头看着,并没有上手纾解,但仿佛真被小嘴吮着一般,鸡巴很有快感的在狠狠跳动,腰眼发麻。

有可能真的不用碰,就能被幻想出来的她弄射。

陈流情动至极,还是敏锐的听到了声音,哑着声音极沉的说了一句:“嘘,有人路过了。”

电话里那头的白芷瞬间紧张的屏住呼吸,好像也听到了脚步声的幻觉。

但是过了几秒,她听到电话里头,有一道女声叫了陈流。

白芷全身僵了一瞬,然后开始觉得冰凉,她回过神来,赶紧掐断了通话。

她刚刚在干什么

跟陈老师在电话里做这么荒唐的事而且他还在外面,酒吧。

阿宴说过,去酒吧的男人无疑都是找女人或是带着女人去玩的。

玩什么,阿宴没说。但白芷不是傻的。

他明明就有其他女人在他身边了,为什么还要在电话里跟她那样。

白芷还想到一件事,就是陈流是个正常的男人男人。

全身每个部位都有魅力,再加上外在的条件,他不可能缺女人的。

女孩儿也不可能缺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白芷,眼眶蓄起了雾汽。

她跑到楼梯口的栏杆吹风,看着整个校园和漆黑的天边,还有远处亮着灯的城市建筑。

直到风吹得眼珠涩涩干干的,才没有不争气的为这件事哭。

但可笑的是,泪水是干了,睡裙里面的某处,一片湿哒哒的。

很不舒服。

她转身回寝室,手里的手机又响了。

她果断挂掉,关机。

陈流被打断,也一股子郁气。正想跟白芷说明天就回去,但白芷已经挂了。

咧唇无声笑了笑。

这一周,陈流的一个发小从国外回来,没多久又要飞走,去中东地区执行任务,那地方现在乱的,发小哭着说见了这一面可能就没下一面了,你们真不来跟我聚聚

于是从小一起长大、但这几年都散在各地的好友纷纷回来,陈流也请了几天假,陪他疯了这么几天。

今晚在酒吧,没想到她会打电话过来,手机振动,拿出来看到来显,反应了几秒才接,那边就已经挂了。

他只好一边走去外面安静的环境,一边回拨。

第二通都是响了好久才接。

没立刻接她电话就有小情绪了,娇气。

久不见人回来、出来找人的萧瑜,看到他眉眼的那抹柔意,诧异了一下,但很快收敛,问他:“谁啊”

陈流:“学校里的猫想我了,想得喵喵叫,黏人。”

萧瑜点点头,“大学校园是挺多流浪猫的,没想到你会在意它们、它们也会想你,很经常去喂吧”

陈流噙笑,不说话。

只有一只呢。

回去酒吧的短时间里,陈流又打了两通回去,一通响了一声被挂,第二通关机了。

回到酒吧,一群好友打趣他,“谁的电话啊出去打了这么久。”

萧瑜帮他回答:“他学校喂的猫想他了。应该是同样去喂猫的他同事或者学生打电话告诉他的。”萧瑜是真的这么理解的,而且很通很合理。

“不对,我们陈老师那个叫公私分明,下班后,绝对不接同事和学生,还有工作有关的电话,校长的都不接,有事就发短信通知他。”

“而且人家怎么知道猫想的是他猫又不会说话。只有人会说话再说,”发小之一目光落到陈流一大包的裤裆,坏笑,“猫会把我们为人师表诲人不倦的陈老师搞得这样真会玩儿。”

视线昏暗,陈流穿的深色修长西裤,萧瑜一女的,又不好往男人那里去看。

但其他男性朋友,

在陈流一回来,单手插着口袋,坐下还交叠起长腿,分明在掩饰着什么的时候,就立马盯着他那里看了。

都是男人,不对劲的时候一下看懂。

“是同事还是学生”

陈流摇头,喝着酒不说话。

但大家看他那正经、自持的不可说神情,纷纷摇头,暗骂禽兽

半是确认的提问:“学生”

不做回应。

众人又鄙视又欢呼,“你终于把魔爪伸向学生了老天有眼,陈校霸还是陈校霸,我就知道你就算教书育人了,也不可能过这种安分无趣的生活”

话说这位校霸,当年考入教师行列的时候,一大群狐朋狗友都想戳瞎双眼。

陈流做老师打仨儿成语斯文败类衣冠禽兽丧尽天良

上一篇:孕夫 纯生 虐孕 夹胡萝卜去上学不可以掉下来

下一篇:公主和贫僧 宝贝,下面水好多,我想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