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孕夫 纯生 虐孕 夹胡萝卜去上学不可以掉下来

2021-01-26 11:33:53【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看着程度差不多了,刘江把手指抽离了出来,这一瞬间张圆圆又发出了羞耻的哼叫声。见女人瘫软在床上,只是头埋在松软的床褥中不敢抬头,可那挂着内裤的屁股在向着刘江微微的翘立着。

看着程度差不多了,刘江把手指抽离了出来,这一瞬间张圆圆又发出了羞耻的哼叫声。

见女人瘫软在床上,只是头埋在松软的床褥中不敢抬头,可那挂着内裤的屁股在向着刘江微微的翘立着。

他的手贪婪的在丰腴美妙的臀肉上游走,手指上的水痕毫不在意的沾在性感小少妇圆润的臀肉上,王军的另一只手再次握住自己的分身,调整着角度缓缓挺进……

正这时候,一阵敲门声忽然传来。

刘江吓了一跳,连忙放开张圆圆从床上爬起来并把身上的衣服整理好,张圆圆也回味着高潮过后的余韵,红着脸开始整理自己的睡裙。

看着张圆圆腿间那水光盈盈一片,刘江心中的火苗燃烧的更烈了,但现在只能先忍一忍。

“刘叔,你好坏啊,让你给我修电路,你却来欺负人家。”

张圆圆嗔怪的说,老李嘿嘿笑了笑,转移话题道:“好像谁来了……圆圆你快点收拾一下,我去看看。”

刘江打开张圆圆家门,看着门外裹得严实的儿媳妇,他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

“梅梅,你怎么来了?”

“爸,我看你上来修电路,修了一上午还没修好啊?这都中午了,午饭都快凉了。”

秦梅语气略带责怪,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则看向刘江身后。

张圆圆衣衫不整的走过来站在老李后面,朝秦梅笑了笑打趣道:“我家的电路问题是有点复杂,把你公爹都难住了!”

张圆圆说话时脸红红的,脸上春意正浓,刘江却有些尴尬,当着儿媳妇的面说谎让他心里过意不去。

更何况之前两个人还发生过那种事,这让他在秦梅面前总是有一种心虚的感觉。

“有那么难修吗?”秦梅不悦道。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和公公发生那种事之后,下意识的就把他当成了自己最重要的人,看到他和其他女人呆在一起,心里也很不舒服。

“难修,难修。”刘江搔着头皮说。

秦梅忽然耸耸鼻子,皱眉头问:“什么味道?怪怪的。”

细心的她瞅瞅公公刘江又瞅瞅头发散乱的张圆圆,她扑闪的大眼睛里闪过一抹狐疑,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别闻了,厕所堵了,整个屋子都是那种怪味!”

刘江搪塞道,走出张圆圆家后拉着秦梅下了楼,到了楼梯拐角,刘江又回头看向张圆圆,巧的是她也正看着刘江。

刘江张了张嘴,老半天才憋出来一句:“我下午再来。”

“嗯……”

张圆圆脸色潮红,轻轻的点了点头。

关上门后张圆圆快步跑进卧室里,又把卧室门也关上,这才长舒口气彻底放松下来。

 

脱掉汗湿了的吊带裙,张圆圆只穿着丁字裤站在衣柜镜子前,手托着饱满的双峰打量镜中的自己,张圆圆没生过孩子,结婚三年身材不仅没有走形,反而更加曼妙。

丰硕的双峰,纤细的腰身,肥美的翘臀,圆润的大腿……张圆圆的身躯俨然一口宝箱,可她的老公却很少拿钥匙戳她。

我还年轻,没必要为他守活寡。

刘叔看起来不错,人品也还行,而且他好像挺喜欢我……最主要的是,他那里真的好大,怎么那么大啊,真进来一定舒服死了……

可是如果跟刘叔搞到一起,万一被人说闲话怎么办?

张圆圆心里矛盾极了,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头绪,干脆一头倒在席梦思上,什么也不去想,她一手伸进黏糊糊的丁字裤里,手指不停地动作着,另一手则在自己胸前抓揉,嘴里则嗯嗯啊啊的轻叫出声。

宽大的双人席梦思上,迷人的娇躯一次次颤抖,一团团纸巾落满了床头,张圆圆一双美目失神的看着天花板,她的眼睛逐渐迷离……

吃过午饭,刘江等儿媳妇午睡之后就悄悄溜出门,上楼来到张圆圆家门口,左右看看,楼道里一个人影都没有,心虚的他这才摁响了张圆圆家的门铃。

随着门铃声响起,一阵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清脆响声从门内传来,厚厚的防盗门砰的一声打开,刘江看着屋里的张圆圆,眼睛一下子直了……

白芷耳朵都要喷出热气了,“没、没有。最近在上理论课。”

陈流没说话,仰头,喝掉那酒。

冰凉的酒水顺喉入胃之后,火辣辣的。

洋酒浓烈,酒精度高、醇,一碰火苗就能点燃。

却意外能浇灭心头刚刚窜起的火。

他知道没有。这周的课程表还是他安排的。

只是问的时候,有想象着她夹着别人的肉棒,被别人按在身下欺负到眼睛通红的小兔子模样。一时间,整个人都燥了。

这么乖的一个女孩,严厉拒绝都不懂,后入的时候,都只会回过头,用一双水雾涟涟的眸子委屈凝着你,皱起哭得泛粉的小鼻子、软绵绵地说不要。

任谁都想把她弄到高潮哭吧。

舌腔酒味浓郁,他舌头抵了抵上颚,没去想这些了,才开口:“那挺乖的。再问你一个问题,回答好了才是最乖的

这几天没被老师蹭,有没有想”

“睡觉的时候,是不是手伸进腿缝里夹着睡的

手有没有像老师一样揉小屄奶子呢

我揉得好还是你自己揉得好

上一篇:和上司在办公室里做h 他不择手段得到她

下一篇: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 国师调教性奴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