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和上司在办公室里做h 他不择手段得到她

2021-01-26 11:33:17【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法国时间18点23分,徐宴看到来显,蹙着眉接听,想问她国内那么晚了怎么还没睡。结果刚接起,不等他开口,那边就哽咽着低低喊了他一声:“阿宴”徐宴眉心一跳,内心焦急,但还是耐

法国时间18点23分,徐宴看到来显,蹙着眉接听,想问她国内那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结果刚接起,不等他开口,那边就哽咽着低低喊了他一声:“阿宴”

徐宴眉心一跳,内心焦急,但还是耐心的柔下嗓子:“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呜”熟悉的声音带着安抚效果,白芷忽然啜泣得更加不成声。

但其实音量很小,连声控灯都没有惊扰到。

可徐宴听得起火。

她一向很乖,电话都很少打,就担心他在忙、会给他带来困扰。

更知道她哭他会急,所以这两年她一个人再怎么难,除了他刚出国的头两个月,之后就从来没这样哭过,怕他不安。

“有人欺负你了”想到女孩一个人在不断的掉眼泪,徐宴眼神有些冷。

“没、没有。”白芷想也没想,矢口否认。

她想把所有委屈都哭给徐宴听,想告诉他,她学坏了,因为只有他才会好好哄她,跟她说些安慰话。

可是今晚的这种事,她怎么说得出口。

就只能哭。

徐宴心烦意乱的扯了扯演出服的西式领结,想问她哭成这样你觉得我会信没事

恨不得立刻动身飞回她身边。

白芷自顾自的哭了几分钟,不太难受了,才停下来,一抽一抽的缓着气儿问他:“阿宴,你什么时候回来”

“乖,圣诞节过后你就看得到我了。”

白芷摇摇头。

不,不是,我是问你什么时候能,回来了就不走。

可她没有问。

徐宴笑问:“想我了”

白芷嗯了一声。

“我请假先回去陪陪你好不好”

“不行。”白芷哭红了鼻尖,说话瓮声瓮气的,但态度很强硬,教他事业为重:“舞团的练习和演出很紧凑。”

徐宴笑,没坚持,只道:“很快就到十二月了。”时间不远了。

“嗯。”

“照顾好自己。”

“嗯”

“我今晚有个演出,快开场了,明天等你睡醒了我再打回给你好不好”

一听到他原来有正事,白芷就后悔自己打扰他了,匆忙扔下一句:“好,你快去忙,拜拜。”就直接挂断了,连给他说声再见的机会都没有。

徐宴听着那怕事的忙音,哑然失笑,放下手机的时候,界面已经回到主屏幕。

壁纸上,

午后的练功房,一抹暖黄的斜阳打进来,光线干净而美好。

一个少女身穿纯色洁白的芭蕾裙,立起脚尖正要起舞,却发现有人在偷拍,憨巧的朝镜头看过来,抓拍下来的那瞬,有几分羞涩胆怯,眉眼清稚的看着他,像一只在阳光底下发着光的精灵,不小心被人类发现了。

徐宴还记得拍完之后,她眨眨眼反应过来,朝他冲过来,撞进他怀里,撒着娇让他给她看看拍得怎么样,丑不丑。

徐宴说很丑。

没有给她看。

贪婪的人类捕到了精灵,自然是要藏起来,不能给任何人看到的。

包括不能让精灵知道,她自己有多珍贵。

手机自动锁屏黑屏了。

徐宴掐着跪在他腿间的金发碧眼的白人女孩,将肉棒从她唇里抽了出来。

然后提起她,把她按在更衣室的隔板上,贴上她的后背,在她耳畔用法语问她:“还有半小时开场,你想不想要”

女孩扭着屁股点点头,徐宴熟练的剥下女人的芭蕾舞袜,将粗大的肉棒插了进去。

徐宴闭着眼想象着身下的女孩的脸。

“啊啊啊Elio太、太快了好舒服嗯”

徐宴嘘了一声,“闭嘴。”

女孩自己捂着嘴巴又爽又痛的唔唔叫着。

张圆圆开始剧烈挣扎起来,说什么都不愿意配合。

女人不愿意配合,其实强上是很困难的,刘江这么短短时间,兴奋中又急的满头是汗,张圆圆又是摆动性感的腰臀不让他进去。

这可把他急坏了,只能抱着她的屁股不让她乱动,这时候刘江又伸出手碰触到了张圆圆美妙的身体。

粗糙的手指在不断的撩拨中,女人呼喊的声音慢慢的变了腔调。

刘江心里慢慢变得惊喜,哪怕她再不愿意,可是身体反应是最真实的,这一切的一切都证明这个女人其实很空虚,很需要满足。

小少妇眯着眼睛,整个人变得充满了风情的诱惑,甚至叫喊声都变成了酥麻的哼叫,就连反抗都没有之前那么剧烈。

刘江在拼命的忍耐着欲望的爆发,因为他需要张圆圆的配合,最好是最后完全顺从,这样两人在一起不但能够美妙又满足,事后刘江也认为最安全。

刘江粗糙的手指在快速的撩拨颤抖,伴随而来的是女人的哼叫声音开始慢慢变大。

没几分钟时间,张圆圆终于选择接受了,估计是身体的上兴奋感让她慢慢放下了心中的顾虑。

被撑坏就被撑坏吧,她不管了,先爽了再说!

张圆圆不再挣扎,潮红的俏脸上泪痕还在,这让刘江内心深处充满了扭曲的兴奋感。

在他那粗糙几乎把张圆圆魂儿都撩拨出来的手指中,张圆圆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竟然下意识的抬高了一些美臀,这样一来更加方便刘江的下一步动作。

上一篇:别闹了啊给我视频 摸男朋友下面越摸越硬

下一篇:孕夫 纯生 虐孕 夹胡萝卜去上学不可以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