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别闹了啊给我视频 摸男朋友下面越摸越硬

2021-01-26 11:32:39【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白芷的身体在床上僵着,越想让自己不注意那里,注意力就越集中在那里。终于,忍不住伸手下去,扯了扯底裤的两边,让棉料和那里,隔离开来。舒适了一些后,她手却还没离开,停在耻骨的上方。

白芷的身体在床上僵着,越想让自己不注意那里,注意力就越集中在那里。

终于,忍不住伸手下去,扯了扯底裤的两边,让棉料和那里,隔离开来。

舒适了一些后,她手却还没离开,停在耻骨的上方。

忽然,她抓紧了裙摆,仿佛在挣扎着什么,不久后,认命的伸了进去。

指尖触到腿间的黏滑,指关节被湿透并冰冷的内裤包着。

白芷心里慌得打鼓,但还是大胆的学着他那天,手按了按那里。

没有他那么用力,只是颤抖的碰了一下,就收回,但手还没从内裤里抽出来。

只是碰了那么一下,就弓起了身子小小战栗,已经很敏感的来了感觉。

或许说,两小时前在电话里被男人撩起的欲望,就没消下去过。

在此刻的深夜,寝室里,第一次自慰,过程一无所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还可能随时会被室友发现的环境下,再提心吊胆却也比不过,体内发酵、膨胀的欲望,袭击着女孩的理智心性,逼她臣服。

白芷慢慢转身的侧躺着,被子下,双腿缓缓交缠,夹住了小手,用力按压着那里,只一下,引得小穴立刻翕合,渴望着吸住什么东西像那天他的肉棒夹在这里抽插,棒身每每狠狠擦过她的阴唇,总会自主的吮着棒身吸。

女孩在黑暗里的漆亮眼瞳染上了欲色,还有疑惑。

接下来呢该怎、怎么办

她脑海里回放陈流的话,好像在教她怎么做。

睡觉的时候,是不是手伸进腿缝里夹着睡的

手有没有像老师一样揉小屄奶子呢

老师揉得好还是你自己揉得好

有没有控制不住地叫出来被室友听到她们听了一定都知道你在自慰,因为我记得你叫得很好听,很骚也很娇,一听鸡巴就硬了。

白芷想到他说的硬了,所有感觉忽然汹涌而至,夹紧了手,指尖学着他打圈的转,奶、奶子她揉了一下,没感觉。

白芷被情欲逼得眼角泛红,不知所措的急。

没他摸得舒服

他的手很大,握着她那儿就大力的捏出形状,殷红的顶端在他粗粝的大掌下站立起来

呜呜

白芷知道答案了。

是老师揉得好呜老师

她幻想着陈流一定会轻佻的问她:叫我叫得这么骚,想做什么

想、想要

要什么嗯说出来。

要老师、揉、揉揉奶子啊

白芷腰臀轻轻在床上摆动。

陈流手放到她胸前,捏了捏,又问:只想要这个不想要肉棒吗

要呜呜也要

把话说全了。

唔想要老师的肉、肉棒啊

粗大坚硬的肉棒抵着在穴口,陈流浅浅插了一半的龟头进去:整根肉棒插进你的小穴里好不好插得满满的,你会很舒服。

好老师进、进来啊

白芷紧紧闭着眼,没被碰过的甬道快速收缩着。

陈流把龟头推了进去,一整根沉了进去。

白芷瞬间觉得有什么撑满了自己,小穴缩紧不放,绞着。

陈流爽得呻吟一声,喘息着用气声说:水好多好湿,水穴吸得老师的鸡巴好舒服,白芷,你舒不舒服小穴咬得这么紧,要让我肏死你吗

嗯啊

放松,让老师好好插一插陈流拍了拍她屁股,开始吞吞吐吐的进出,穴口不断吃着硕大粗圆的肉柱开始逐渐加快,重重的飞快捣着水穴。

呃啊骚货喜不喜欢老师这样弄你哦好爽肏死你

白芷穴口一缩一放着。

小嘴微张呵气,差点发出声音的时候,一口含住了被子,发出很轻嗯的一声。

呜老师好舒服

酥麻感传遍四肢百骸,女孩的手越来越重按着花唇,双腿夹得越来越紧,屁股前后摇着,腰也凹着诱人的姿态,小脸满是享受情欲。

下一秒,难受噬骨的痒意从花心传出。

嗯啊啊

呜老师、好痒嗯

唔骚货,叫出来老师想听听你有多骚

啊、啊啊不行嗯呜

不可以叫出来,她们听到,一定知道她在做什么

白芷脑里的这个念头一直提醒着她周围有人,可越这样越刺激,酥痒感觉越强烈。

高潮前的一片白光越来越近,她闭眼、拧着眉,身子扭了一下,扭成撅臀塌腰的骚媚姿势,然后紧绷着不动,撅起的臀,小穴快速收缩,像有人在她身后拼命抽插,识海里有道属于她的声音在疯狂呻吟。

要到了嗯啊、啊啊啊唔嗯

女孩含着被子的小嘴又发出细微的呜咽,最后一个激灵,把自己玩到了高潮。

淫水喷涌而流,指尖一片湿润。

女孩睁开了迷离呆滞的眼,轻轻而急促的喘息,耳边心跳快速的跳着。

半分钟后,她动了动身子,身下一大片的温热立刻顺着股沟流下,透过内裤,打湿了睡裙,很快变凉了。

她感受着那里的冰冷,眼睛褪去了欲色,恢复清明,同时写满了茫然。

她好像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或者说不敢相信,刚刚在寝室床上自慰的人,是她。

白芷呆愣笨拙的缓慢扯了几张纸巾伸到下面去擦。

纸巾卷走滑腻的清液,一下就用完了。

拿出来的时候,皱起了鼻子。

好多

又扯了几张包好湿溜的纸团,

她受不了下面的感觉了,起身,刚踩着床梯下了一级,又一大泡花液从穴口吐了出来。

白芷僵了一秒,然后赶紧爬下去,扔掉纸团冲进厕所关上门,灯都没开。不过整个过程的动作都放得很轻,没有吵醒谁。

她撩起睡裙,褪下内裤,感到了几条黏液还连在穴口和内裤之间,她再拉低了一些,粘稠的水线断了,甩弹到她腿内侧,冰凉。

只见少女纤细白嫩的双腿之间挂着的底裤上,一片清亮的淫液,发着亮晶晶的水光。

白芷低头,昏暗中,借着窗外路灯和月辉的照明,看得更清楚,印进脑里的震惊和深刻。

这是她自慰的证据。

想象着跟自己导师做爱,自慰到超高的证据。

无可辩驳。

白芷咬着下唇,难堪的移开视线,扯了纸巾打湿,清理干净私处,然后脱掉内裤,出去阳台的盥洗池,搓洗着,动作有些木讷机械。

黏滑难以一下清洗干净,她越洗越用力,带着赌气意味,眼里也渐渐酸涩。

她怎么可以变成这样

她讨厌陈流

白芷噙着泪花,一言不发的冲洗着,细流的水声还是吵醒了离阳台最近的刘画。

刘画眯着睡眼问:“你经期来了”

白芷吓回了神,支支吾吾嗯了一声,不经意泄出了哭腔。

刘画问她是不是痛经、要不要止痛药,白芷摇头说不是之后,刘画就没太在意,蒙头睡了回去。

经期的女孩子情绪是比较敏感。

白芷晾上衣杆,回了屋内穿上干净底裤,没立刻上床睡觉。

她拿着手机出了寝室,在楼梯间拨了一通国际长途。

上一篇:护士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 粗暴泄欲h

下一篇:和上司在办公室里做h 他不择手段得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