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护士好紧我太爽了再快点 粗暴泄欲h

2021-01-26 11:31:52【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因为没人见过他有情绪波动的时候,好像一直都,淡然无澜。但正是如此,那双没有温度甚至有些冷冽的眸子看过来的时候,没人敢造次,敢试探他动怒的底线不知道后果会是什么、承不承受得

因为没人见过他有情绪波动的时候,好像一直都,淡然无澜。

但正是如此,那双没有温度甚至有些冷冽的眸子看过来的时候,没人敢造次,敢试探他动怒的底线不知道后果会是什么、承不承受得起。

白芷今天态度这么冷硬的对陈老师,确实莫名其妙。

不过,陈老师应该不至于跟她计较吧。

可大家就是看出了他眼底的深讳。

静寂了几秒,刘画举了举手,替白芷解释:“老师,她今天生理期,身体有些不适。”

女孩子的特殊日子,放在其它学校里这样大剌剌的说出来,或许会让人尴尬,但舞蹈学院都是见怪不怪的了。

陈流不冷不热的嗯了一声,收回视线,也没有再请其他学生上来示范的意思,而是跳过了这环节,继续上课。

第四节课结束,白芷换回衣服和鞋子,刘画找她一起去食堂,打好饭去找座位的时候,另外两个先到的室友已经帮刘画占了一个位置。

室友A有些不好意思:“我们到的时候只剩这三个位置了。”

室友B的解释却也同时落下:“抱歉啊没想到今天你要来一起吃,就没帮你占。”

两个解释不一,这就很尴尬了。

B说的是实话,平时白芷都是一个人,放学后待在舞蹈室里,等到午餐时间快结束,很少人的时候才去食堂吃的。

可她不知道,白芷不是待,是躲在舞蹈室。

太早去食堂,人太多了她总是找不到位置,转来转去才能等到别人吃完起身。而且午餐时间快结束的时候,人是很少,但菜也很少,好吃的都空了。

今天白芷早来食堂,是不敢留在舞蹈室,怕陈流会堵她

白芷看了一眼嘈杂的四周,都是黑漆漆的人头。

刘画不敢这么直接没义气的坐下,跟白芷说:“要不你坐这儿,我去找找其它座位。”

室友A:“现在哪儿会有位置啊有也是被占”说着,眼球随着某处,从左往右移,最后定在了白芷的身后,声音渐小到消失。

白芷回头,看到了陈流,黑衬衫长西裤,笔挺站在她身后一米外,冷漠的扫了一眼室友A,看向刘画,“没座位”

刘画摇头回答:“我有,但没帮白芷占到。”

陈流这才看着白芷,皱了皱眉,像是在考虑的顿了几秒,道:“跟我过来。”然后率先走向教职工餐厅。

白芷端着餐盘不动,刘画碰了碰她的胳膊,“快跟上去吧。”

“”白芷迟疑的看着他的背影。

室友B有些烦她的忸怩,催促:“你今天这么不客气,陈老师都没跟你计较,还带你找位置,你再这样就有点不识好歹了。”

刘画看了她一眼,示意她别说话,问白芷:“你是不是一个人去不好意思那我陪你去”

白芷点点头。

“走吧。”刘画重新拿好餐具,带着她跟在陈流身后。

她们走了之后,室友A摸了摸后脖子,“总感觉刚刚陈老师看我的时候好冷。”

“他看谁都是那么冷。”

A摇摇头。不同于日常的冷,好像她说错话做错事踩到他底线的那种冷。但她也不清楚她的话有哪点能值得陈老师生气。可能真的想多了吧。

教职工餐厅门口,陈流一回头,才发现后面的小尾巴还带了个电灯泡。

也没说什么,让她们先找个位置坐下,自己去了点餐窗口。

干净敞亮还很安静的环境,刘画选了个中间的餐座,餐盘放桌子上,“太好了,老师的餐厅空气都比较流通,学生食堂又挤又吵,简直了。”

白芷没说话,在她旁边坐下,开吃。

尊师重道、尊敬师长的刘班长低声问:“我们不等等陈老师啊”

白芷撇撇嘴。早吃完早走。

刘画又道:“不对,陈老师只是带我们来找座位,不一定要跟我们坐一起啊。”说完觉得有理,也动了筷子。

吃了没几口,陈老师端着餐盘过来,坐在白芷对面。

随后还来了一个食堂员工,拿着两杯暖饮,放到两个女生面前就走了。

是生姜红糖茶。

刘画连忙笑道:“谢谢陈老师。”桌底下的手碰了碰白芷。

低头专心吃饭的白芷这才抬头。

嘴里塞满了米饭,努力咽了一口下去,也还是两腮鼓鼓的,像只花栗鼠。

眼睛里写满了不情不愿,含糊不清:“靴靴老撕。”然后低头继续扒吃的,脑袋都快埋进餐盘里了。

陈流淡淡嗯了一声,拿起筷子用餐。

吃着吃着,白芷噗了一声,还喷了几粒米饭在桌上。

噎住了,咳嗽。

“你吃这么急做什么不呛就怪了。”刘画拍拍她后背,把红糖水递给她顺着喉咙。

白芷吞着水,眼角红红的怒视对面的男人。

可男人垂眸看着食物,优雅进餐。

害她咳得那么厉害,他也没抬头注意她,照样吃着

好像在公共场合里,用鞋尖撩她脚踝、又用脚踝和她摩擦的,另有其人似的

这男人

这男人

白芷一口气喝完红糖水,对刘画道:“班长我饱了。”气饱的。

“啊,那你等等我,我很快就吃完。”

白芷本来想先走的,听到刘画的话,想到她是陪自己过来的,只好乖乖的坐等她吃完。

同时,双脚死死的缩在椅子底下,戒备的随时防着对面的男人。

陈流的腿再次不安分的时候,碰了个空,不禁笑了笑。

于是白芷就看到了他微垂着深眸,禁欲又清冷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极度不符气质的闷骚笑容。

她知道他表里不一,但通常都是被他从背后抱着发情,很难当面看着他的表情变化,偶尔从镜子里看见,那也是直接转变以后的色气,没突然笑得这么骚气的。

这下她看清了,还是很不可置信。

怎么能有人这样无缝切换画风。

真应该把全班同学都叫来,让他们亲眼看看。

白芷撞了撞刘画的手肘。

刘画抬头,看了一眼白芷,见她在看陈老师,便也看向陈流,然后愣住了。

她想起了开学时,有新生打探陈老师的喜好和性情,想投其所好、以及注意不惹陈老师生气。

而学姐学长们严肃警告没人见过陈老师动怒或欣喜,不要随意试探,做好你自己。

但她今天看到陈老师笑了欸,真笑的那种,第一次没有了疏离感,像一潭常年结冰的幽湖,忽然被一阵春风拂过,冰面融化开来,变成一江温暖的碧绿春波,达到了幽湖湖生的巅峰。

陈老师真心实意的笑起来,也太赏心悦目了吧//

从他问有没有吸着别人的鸡巴开始,白芷就已经有反应了。

全身对他有条件反射似的,一听到他说那种话,就

再后来,他编的很真实,跟确有其事一样。

她听一句,下面就汩汩而流的更厉害。

每一股,每一泡的粘稠湿热控制不住。

通着话的时候,她呼吸都小心翼翼的,怕他听出异样。

也不敢动,怕一动就流得更多。

白芷内裤含着一包淫液、走路姿势有点怪的回到寝室的时候,刘画看到,“你来姨妈了”

白芷低头细声回了一句:“没有。”

又为自己的怪异走姿,心虚的补了一句:“可能快来了。”

“来了不舒服的话,可以跟我请假。”

“嗯。”

白芷在床铺下面纠结了几下。

那里湿漉漉的很难受,但如果去换内裤,肯定会被发现不对劲。

踌躇了两秒,选择爬上床。

熄灯后,白芷还是睡不着,想着那通电话。

他肯定跟很多女学生这样过。

想法落下的一瞬之间,白芷揪紧了被角,拉高被子。

整个人缩进被窝里,脸被柔软的绒被埋着。

听着自己异常清晰的呼吸声,很沉闷绵长。

过了几秒,鼻端又酸又热,眼眶也重新湿了。

混蛋

白芷吸了吸鼻子。

她绝对绝对不要再被他碰了。

她不要做他眼里那种好得手的女孩

白芷憋了一股气,好久才呼吸,烦躁的翻身的时候,内裤的感觉太不适了。

她小小扭了一下,眉头深深皱起。

太湿了

上一篇:控制不住想要你 不要往下边塞冰淇淋了

下一篇:别闹了啊给我视频 摸男朋友下面越摸越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