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结合处发出滋滋的水渍声 等不及在车上做

2021-11-25 10:34:48【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诸位将军不必多礼。”萧华雍拽着缰绳的双手抱拳算是回礼,而后看向沈岳山,“王爷,雍特来护送王爷一程。” “区区鼠辈,何劳殿下亲来?”

  “诸位将军不必多礼。”萧华雍拽着缰绳的双手抱拳算是回礼,而后看向沈岳山,“王爷,雍特来护送王爷一程。”

        “区区鼠辈,何劳殿下亲来?”沈岳山对萧华雍不做掩饰的猜疑。

        “王爷入京时,曾言要考校雍之武艺,雍今日前来是为兑现当日之诺。”萧华雍含笑谦虚作答。

        当日入宫见陛下,萧华雍送他出宫,两人确有约定改日切磋切磋,只不过萧华雍身为东宫,轻易不能离开皇宫,沈岳山又忙着陪女儿,这个约定到现在都没有兑现。

        “好,且让我看看殿下的身手,够不够格做我女婿!”沈岳山爽快应下,调转马头,看着前方凌乱的狭窄路径,“殿下是选左还是选右?”

        “王爷……”

        下属一听要劝谏,却被沈岳山抬手制止,沈岳山炯炯有神的双目望着萧华雍,下颚微抬,似笑非笑。

        萧华雍驱马上前两步,与沈岳山并驾齐驱,恰好就在左手边:“顺天意。”

        言罢,他抓紧缰绳侧首看向沈岳山,沈岳山也恰好转头看过来,两个男人眼底都迸发出了斗志昂扬的光,两人同时喝了一声,扬鞭而起,马蹄飞扬,雪花飞溅,沿着这条山谷的两边分别冲上去。

        四野茫茫,雪白一片,黑色的斗篷在风中如天空中飞旋的鹰矫健而又迅猛,他们直冲过去,前方锐利的箭飞射而来,一支、两支、三支……

        越来越密集的箭矢,一浪接着一浪,在他们的眼瞳之中放大,萧华雍身子一滚,一手拽着缰绳一脚勾紧马鞍侧身贴在马腹与石壁之间。

        沈岳山却拔出了长刀,他只是双脚勾紧马鞍,松开了缰绳,大刀在他的双手间旋出了残影,将所有利箭挡开,马儿依然疾驰奔涌。

        待到一批密密麻麻的箭矢射来他身子后仰,后背与马背相贴手中大刀依然霍霍生风。


 

        这时两边的上方又有石头被推落,咚咚咚咚砸下来,萧华雍黑眸微沉,翻身而上侧头躲过几支利箭,勒住马儿抛出了蛇形的路线,躲开滚落下来的石块同时闪开暗箭。

        沈岳山紧随其后,看着萧华雍一骑绝尘,提拔的身姿配合着健硕灵活的马儿,迅速判断两边滚落的石块,每一块都精确闪躲开,眼底划过赞赏。

        萧华雍摸出骨哨一吹,盘旋的雄鹰锐利的眼睛对准埋伏好的敌人俯冲下去,大乱了敌人的阵脚,萧华雍马鞭重重一甩:“驾!”

        马儿吃痛狂奔起来,他盯着前方,突厥这次设伏的将领是三王子穆努哈,他反应极快,立刻做了手势,让一部分朝着雄鹰射箭,一部分继续用暗箭阻拦萧华雍,推落石块的人继续。

        穆努哈拉开自己的弓箭,先是对准了萧华雍,两人的目光远远相撞,他却在放箭的一瞬间,弓一转,那边萧华雍被这虚晃一招误导,他躲开这原本以为是要射向自己的箭,却不想箭射在了旁边崖壁上的厚雪里,大块大块的雪抖落下来,顺着石壁越滚越大。

        萧华雍立刻控制住马儿一个飞跃而起,才险险躲开,马蹄落下,突厥首领又故技重施,箭矢再一次对准了萧华雍,萧华雍勒着马儿不敢减缓速度,否则就会被流箭射中,或者被不断滚落的石块砸中。

        这一箭若是误判就是致命伤,若是闪躲这支利箭,箭却射在石壁厚雪之中,他未必来得及再躲开,可若是不闪躲这支箭,这支箭却朝着自己射来,必然被一箭重伤。

        萧华雍的唇角缓缓扬起,他先做了个勒马闪躲雪球滚落下的动作,让穆努哈下意识就朝着他把箭放出去,而萧华雍在利箭离弦的一瞬间,身子一纵飞掠而上,成功避开凌厉一箭。

        穆努哈正在懊恼自己上了萧华雍的当:“狡猾的汉人!”

        他的得力手下几乎是在穆努哈放箭的一瞬间,就搭箭拉弓,三支利箭朝着萧华雍纵身而起的方向射过去,穆努哈也紧接着拉弓预判到萧华雍要如何避开这三支箭,他挂起阴冷的笑,长箭朝着虚空放出去。

        萧华雍躲过穆努哈第一箭,才刚刚落下还没有来得及落到马儿身上,三支利箭飞射而来,他虚空之中身子一拧带着飘落的雪花飞旋,拔出藏在腰带之中的软剑,在石壁上一抵,也就是这时穆努哈第二箭迅猛射来。

        萧华雍一转头箭就在瞳孔之中放大,眼看着下一瞬间箭矢就要扎入他的皮肉之中,一支呼啸的长箭冲他另一边飞来,就在他面前将穆努哈的冷箭射飞。

        萧华雍唇角一扬,迅速扫了扫形势,他一脚踩在石壁上,朝着下面自己狂奔的马儿飞扑过去:“王爷,掩护我!”

        几个纵身起落,避开乱箭,萧华雍一个口哨,马儿朝着他飞来,他落在马儿身上一滚,一脚勾住马鞍,让自己没有滚落在地,一手将绑在马儿上的弓箭抄走,另一手拽紧缰绳用力一拽,借助马儿的力气飞掠而起。

        拔箭、挽弓、瞄准,飞旋间迅速射出两支利箭,箭矢迅猛朝着穆努哈和他的心腹射过去。

        他们二人藏躲的地方狭窄,边缘是石壁,两人下意识往后退,萧华雍的箭却迅猛无比,只是眨眼间就到了近前,穆努哈精准将弯刀挡在胸前,箭矢射穿弯刀只有箭头穿入了皮下些许,不过巨大的力量还是让穆努哈仰头栽倒下去。

        穆努哈的心腹却没有这份准确度,并未拦下萧华雍的箭,被一箭穿透前胸后背的正中间,当场死亡。

两名主将重伤,军心大乱,迅速撤离,受伤的穆努哈不甘,却也只能任由手下带着他撤离,为了这次偷袭他们做主了准备,耗费了大量的财物,就是想要将沈岳山一举击毙。

        令皇朝大乱,他们就能趁虚而入,结果却被不知从何处杀出来的白面小将破坏,穆努哈死死盯着萧华雍,要将这个人深深记住,今日一箭,他日必然要讨回来。

        此刻萧华雍已经飘然落在自己的马儿上,对着疾驰过来的沈岳山抱拳:“多谢王爷搭救。”

        沈岳山带来之人也追了上来,回首看了一眼一个不损的爱将,沈岳山心情大好:“合该是微臣谢殿下。”

        原以为是一场小规模的设伏,真的和萧华雍闯了沈岳山才知晓,这次惊险异常,他若是独自一人硬闯定然要受伤,而他手下少则要折损几人。

        “助王爷,雍之责。”萧华雍谦和笑道。

        沈岳山笑容隐含深意地打量了萧华雍两眼,一扬鞭纵马往前。

        “殿下好英姿!”

        “殿下好箭法!”

        “殿下好神勇!”

上一篇:漂亮的人妻醉酒被同事玩弄 女人把扇贝打开男人把香肠插进去

下一篇:去酒吧被总裁发现打屁股 鲤鱼乡啊好深哭叫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