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强j小说 自己惩罚自己,独立完成

2021-11-25 10:28:07【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浓烈的药香袭来,药碗到了唇边,只听到身后的萧华雍诱哄又不容拒绝道:“呦呦喝药。” 沈羲和有些累了,不想与他争执下去,浪费了一碗良药,她奋力挣脱出一只手,夺过

  浓烈的药香袭来,药碗到了唇边,只听到身后的萧华雍诱哄又不容拒绝道:“呦呦喝药。”

        沈羲和有些累了,不想与他争执下去,浪费了一碗良药,她奋力挣脱出一只手,夺过药碗,仰头一饮而尽,随后一把将萧华雍推开,冷眸盯着他:“正统嫡出可改,命长与否可谋!”

        只要萧华雍死了,陛下再立东宫不也一样?或许不用萧华雍死,只要他被废黜便是。

        至于命长不长,生死攸关,狭路相逢,她沈羲和从不是用自己性命成全旁人之人!

        怕伤着她才让她挣脱,将自己推开,萧华雍看着沈羲和将空碗搁在床头高几上的沈羲和,她双手撑着床沿,面色微白,身着雪白的里衣,青丝如瀑自肩膀滑落,姿态柔弱,可她的目光却刚毅得令人不敢与之对视。

        “呦呦莫气,是我的不是,忧心过重,才会一时失了分寸。”他又温声软语致歉。

        沈羲和气急,指着门外:“你出去!”

        “好好好,我这就出去。”萧华雍一副听话顺从的模样,“你好生歇息,余下之事我会处理好,小九那里也用不着你去答谢。”

        轻声叮嘱完,萧华雍噙着笑转身走了,房门关上的声音传来,沈羲和才重新躺下。

        她刚躺下,碧玉就冲进来,扑通一声跪下:“婢子无能,未能拦住殿下,请郡主责罚。”

        珍珠姐姐和墨玉姐姐在养伤,莫远带着暗卫去护送王爷,郡主府是她们在把守。

        “起吧。”沈羲和疲惫地闭上眼,“你与你们无关。”

        萧华雍的能耐,哪里是碧玉能够阻拦得了?莫说莫远等人不在,便是莫远等人在,也未必能够阻拦。

        “珍珠、墨玉、阿喜他们的伤如何?”沈羲和关切道。

        “郡主放心,伤势不重。墨玉的伤养个十天半月便能好,珍珠姐姐只是些许烫伤,三五日便无碍。阿喜伤得重些,只怕要将养一两月。”碧玉一一详细禀报,这些都是齐大夫亲自来诊断的结果。

        “孤独园的歹徒是何人所派?”沈羲放了心,接着问。


 

        “回郡主,是刑部尚书府,老夫人所派。”碧玉回答,此刻已经天黑,事情的缘由都已经查清楚。

        “好大的胆子。”沈羲和都佩服这位老太太,怕是无知者无惧。

        皇城之内火烧官府救助孤儿的孤独园,还敢买凶杀人。

        “他们是不知郡主亲自去了。”碧玉觉着,若非不知沈羲和在孤独园,那老太太也不敢这样张扬。

        老太太也并非冲动而为,她是吩咐了杨府的人帮忙疏散孤独园之人,愿意是只打算要了齐培一个人的命,齐培本就是一路乞讨而来,无人识得,便是死在里面也无人追究。

        她再拿出金钱来重盖孤独园,若非碰上了沈羲和与墨玉等人,准备好的弓箭手也用不上,只是死了一个双腿无法行走的乞讨者,没有苦主告,官府不追究,孤独园又有了重盖的钱。

        这件事就这样囫囵掩盖过去绝不是异想天开,奈何沈羲和亲自去了一趟。

        “齐培呢?”沈羲和又问。

        “齐小郎君是证人,陛下派人接走。”宫里的人亲自来,他们只能放人。

        这件事闹得这么大,齐培基本已经安全,沈羲和有些困倦:“我歇息片刻,你去备些谢礼,让阿庆伯亲自送到烈王府上。”

        萧华雍说什么萧长赢对她的搭救之恩,让她无需理会,她全然不放在心上,这是她自个儿的事,哪里需要萧华雍为她出面?

        此时的萧华雍刚出了郡主府,这次陪着他出来的是天圆,他不是偷跑出来,而是正大光明请了旨来探望沈羲和。

        “殿下,您何必呢?”天圆不明萧华雍为何要强行将郡主的丫鬟都拦在外面,这不是徒然让郡主恼他?

        坐上马车,萧华雍低头看着指尖的一枚黑子,细细摩挲:“一时脑热。”

        那一瞬间就是愤怒不可抑制,知道她遇险,他心急如焚,想要表达他自己的关切,却又知晓她不需要自己的关切,不在意自己是否关切,这种无力又焦急的心情说了天圆也不懂。

        见她无论如何都不愿在他面前柔弱一次,服软一次,他又气又急,差一点就真控制不自觉,强行让她顺从自己喝药,到底是理智占了上风,才未曾铸成大错。

        她是那般坚韧刚强之人,她的傲骨宁折不弯,让他舍不得下手,亦不敢下手。

        “回宫么?”天圆轻叹一声。

        殿下遇上了郡主,将卑微两个字刻入了骨子里。

        “去烈王府。”萧华雍眉眼一沉。

        他不准沈羲和欠旁人救命之恩。

  萧长赢是被人叫回王府,因着他带人及时赶至孤独园,祐宁帝觉着此事可疑,差役卫队的人去得太慢,或许还暗藏着收受杨府贿赂的毒瘤,故而让烈王彻查。

        萧华雍是皇太子,非旁的亲王。他亲自来了,萧长赢再忙,只要不是十万火急,人命攸关之事,都得赶回来。

        “给太子殿下请安,太子万福。”萧长赢是和萧长卿一道而来。

        烈王府的人担忧一时寻不到萧长赢,为了不怠慢萧华雍,才去了隔壁将萧长卿请来。

        “自家兄弟,五哥、九弟勿要多礼。”萧华雍永远是那副温和敦厚的谦和模样。

        “太子驾临,不知有何吩咐?”萧长赢对萧华雍本就不亲,又隔着沈羲和,就更不欲与萧华雍寒暄。

        “孤刚从郡主府归来,郡主托孤代为答谢九弟相救之情。”萧华雍淡笑道。

上一篇:啊 啊啊 好大 初一的男生捷豹好大呀

下一篇:男朋友辅导作业下面连在一起 两个奶水充足的女人3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