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啊 啊啊 好大 初一的男生捷豹好大呀

2021-11-25 10:26:00【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她明白沈羲和的意思,唯恐金吾卫或是跑来相救的人中被杨府收买,暗中杀了齐培,只要齐培死了,沈羲和说破了天,拿不到证据,杨府的人也能够狡辩。 “烈王殿下,这是个重要

  她明白沈羲和的意思,唯恐金吾卫或是跑来相救的人中被杨府收买,暗中杀了齐培,只要齐培死了,沈羲和说破了天,拿不到证据,杨府的人也能够狡辩。

        “烈王殿下,这是个重要人证!”珍珠负伤,无法搀扶齐培,她对着萧长赢高喊一声。

        奔向他们的金吾卫和衙门差役值得停下脚步,等待烈王的吩咐。

        萧长赢让自己的心腹亲自去背齐培,虽然大门被撞开,寒风袭来让四周烟雾散开,但火势并未减小多少,萧长赢问:“屋内可还有活人?”

        “不知。”珍珠只能如此作答。

        “迅速灭火。”萧长赢高喝一声,所有人都动了起来。

        真正的灭火,不过一刻钟就将大火扑灭,进去搜寻,除了六具被杀的尸体并无枉死之人。

        沈羲和被带回郡主府,消息很快杨府就得知,他们听到沈羲和竟然亲自去了孤独园,险些丧命在内,还救出了活着的齐培,一个个面无人色。

        杨忠兴今日一直在刑部,忙于各地报上来需要刑部复审的案件,年关各种鸡鸣狗盗,烧杀抢掠,地方大案多了起来,刑部就忙得像陀螺,杨府的下人来了几趟都没有见到他的人,他听到有人孤独园纵火,气得面色铁青。

        天子脚下,竟然有这样的狂徒,还不等他派人去打探,宫中便传来旨意,让他入宫面圣。

        杨忠兴入宫时,祐宁帝面色阴冷,旁边还立着面无表情的太子殿下,皇太子看似面无表情,沉郁之气却比陛下还要浓烈。

        “孤独园失火,杨忠兴你可知晓?”祐宁帝冷声问道。

        此刻的杨忠兴只以为是自己失职,惹怒了祐宁帝,忙躬身道:“陛下息怒,此事微臣已知,等京兆尹审查之后,刑部必当严加核实,绝不纵容一人逍遥法外。”

        “好一句绝不纵容一人逍遥法外。”祐宁帝抄起面前的奏折往杨忠兴的脑门上砸,“你好好看一看!”

        这是一份安东都护府上奏的奏疏,揭露的就是河北道刺史乃至上谷郡郡守包庇蠡县县令。

        杨忠兴看得面色一白:“陛下,此事若为真,逆子为官不正,请陛下严惩!”


 

        此刻的杨忠兴尚不知此事真假,却也担忧是真事儿。

        “你可知孤独园被救出来的便是齐培?”祐宁帝冷笑,“你倒是告诉朕,何人会在这个时候对齐培赶尽杀绝,不惜天子脚下纵火,甚至连昭宁郡主也要一道灭口?”

        杨忠兴腿一软,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他浑身都忍不住颤抖,现在他若还想不明白,这事儿的严重性,他也不配做到刑部尚书的位置。

        “如此看来,你还真不知情。”祐宁帝还有点诧异,他以为一切都是杨忠兴主使。

        “陛下,杨尚书虽不知情喀喀喀……可家中之人竟敢买凶杀人,这份胆量是如何造就?”萧华雍眸色冷淡,若非他所站的位置寒凉,一口冷风让他忍不住咳了几声,他气急都忘了伪装!

        他现下恨不能将杨府一众人碎尸万段,若非要给杨府定罪,他早就顾不上许多,奔到了郡主府,听闻沈羲和受伤的那一刻,萧华雍有一种要令所有涉事之人都挫骨扬灰的暴戾。

        寻常人哪敢这么胆大妄为,京都买凶灭口,还涉及陛下钦封的郡主。

        “河北道上至刺史下至县令,竟然个个为杨家效命喀喀喀……”萧华雍不着痕迹换了个位置,凉风一来,他稍有吸入肺腑便不适,“儿着实开了眼界……”

        祐宁帝面色铁青,河北道要塞之地,竟然改了杨姓,他最狠的就是地方官员不敬君主。

        这些年为着西北都快姓沈而忌讳不已,有个西北王还不止,原来他身边的人也能悄无声息在一道十一州只手遮天。

        杨忠兴蠕动了嘴唇,却吐不出一个字,他沉沉闭上了眼,抖着手将头上的官帽双手摘下来,放在一旁,对着祐宁帝深深拜服下去。

        这件事并不是处置杨府一家人就能解决,河北道从刺史、上谷郡郡守一个个都是重罪。

        眼看着就要过年了,在这个时候闹出这样的丑事,败坏祐宁帝迎新年的兴致,同时也让他脸面无光,上下狼狈为奸,颠倒黑白,弄出齐家惨案,告示一贴出去,河北道百姓该如何看待他这个帝王?

        越想越气的祐宁帝,在查明此案是杨忠兴母亲袒护孙儿而做出来的昏头之举,给杨忠兴的母亲赐了五马分尸之刑,以此来让朝廷重臣重视内宅!

        沈羲和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坐在她床沿的萧华雍。

        “殿下,你……”沈羲和的嗓音有被烟熏后的沙哑和灼痛。

        萧华雍知晓她是不喜他又闯她闺房,还把她丫鬟都给制住,他面无表情从旁边端起一碗汤药,试了试温度:“喝药。”

        “你出去……”乏力的沈羲和没有丝毫气势。

        萧华雍自顾自舀了一勺汤药递到沈羲和唇边:“呦呦是要逼我以唇相渡?”

  萧华雍是个一笑万物复苏春暖花开一般柔和之人,但他不笑的时候那股子不怒自威令人心惊胆战,此刻他对着沈羲和就面无表情,可他的眼瞳依然还是温软的。

        沈羲和知晓他之言并非说笑,她若是执意拒绝,他当真会如此。越是如此,沈羲和越发恼怒,她最不喜被人威胁:“萧北辰!”

        长睫如扇的眼忽闪了两下,萧华雍将手上的药碗搁下,他转个身坐在沈羲和身边,将她拉起来,在她尚未反应过来,自身后将她拢入怀中,钳制住她的挣扎:“呦呦,我已很是克制。”

        “你……”

        “我不愿冒犯你,不想为你所厌。”他紧紧抱着她,在她的耳畔低语,“故而,莫要逼我,呦呦。”

        “萧北辰,你敢,你若敢……”

        “我若敢,呦呦又当如何?”萧华雍将她抱得更紧,甚至用他的脸轻轻蹭了蹭沈羲和的脖颈,看似耳鬓厮磨,他的声音也如亲密之人般低哑温柔,“心中大局为重的呦呦,便因此弃我而去?另择他人?还有谁比我更似乎呦呦?”

        “正统嫡出,又命不长,嗯?”

上一篇:夹一天不能掉晚上我检查视频 校花叫我揉她下面

下一篇:强j小说 自己惩罚自己,独立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