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小嫩模不会刮毛梦梦 多次潮喷抽搐求饶视频

2021-11-24 10:17:31【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何况迟雪的母亲重病,开枪击毙了贺山,也就意味着要把贺山的五个手下也一起解决了,砰砰的枪响声,弄不好迟雪的母亲就会吓得当场去世。 那可就罪过了,周天冷静了下来,他用

   何况迟雪的母亲重病,开枪击毙了贺山,也就意味着要把贺山的五个手下也一起解决了,砰砰的枪响声,弄不好迟雪的母亲就会吓得当场去世。

        那可就罪过了,周天冷静了下来,他用枪口狠狠的戳了贺山贩眼眉一下。

        “啊!”

        顿时,贺山发出了一声痛叫,他的眉骨,已经被周天击碎。

        剧烈的疼痛,令贺山无法忍受了,他惨叫连连,却不敢乱动。

        “玛的!”

        贺山的一个手下脾气火爆,就要把枪口对准周天。

        “你别乱动!”

        贺山还真有一套,虽然疼得不行了,但他还是注意着手下人的动作。

        要是手下人对周天下手,周天肯定会被逼急了,就会一枪崩了他的。

        所以他才不想冒那个风险,连忙喝止了他的手下。

        贺山的手下见状,也不敢再乱来。

        “让你的人把枪都扔在地上,你聋啊?”

        周天不耐烦了,对贺山喝道。

        贺山感受到了周天身上的强大气场,他是真的慌了,赶紧对手下人说道:“你们快点把枪都扔了啊!想害死我啊!”

        啪嗒啪嗒……

        贺山的手下人把枪都给扔了,他们是条件反射一般的,因为贺山的命令就是圣旨,这些人都很怕贺山的。

        没了枪的杀手,已经不可怕了,现在只有周天的手里有枪。

        “清灵,把枪都拣起来。”

        周天对方清灵说道。

        方清灵很害怕,但她还是很听周天的话,硬着头皮过去把地上的枪都拣了起来。

        没人敢难为方清灵,因为贺山被周天牢牢的控制着。

        已经排除了危险,周天冷冷的一笑,对贺山道:“贺山,你现在还敢威胁我么?”

        “周天先生,我不威胁你了,咱们就当交个朋友吧,放了我,之前的恩怨我们一笔勾销了,以后我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贺山没那么嚣张了,这时跟周天商量着。

        周天心中还是很反感的,这贺山也真是想的美啊,仅凭这几句话就想脱身么?

        “呵呵,你还真是心大啊,威胁完我,就想脱身一走了之?”

        “你当我周天是什么人了。”

        “说吧,你想怎么死?”

        周天冷冷的笑着,问贺山。

        贺山咬着牙,他现在真是恨不得立马就把周天给弄死,而且要以最残酷的手段弄死。

        但是没办法,他现在被周天给控制着,动都动不了。

        “周天先生,得罪我没你什么好处!你最好把我放了,不然我的手下人,会让你不得安宁的!”

        贺山对周天威胁道。

        “你说的很对,你这种人是很不好惹。但已经这样了,你觉得我会放过你?”

        周天冷声说道,这也是他的心里话了,绝对不能放过这个贺山。


 

        不然的话,后患无穷。

        此时周天想到了白璐,既然这个贺山跟白璐有深仇大恨,那么就把贺山交给白璐好了。                @@@

        但是也没有留下白璐的联系方式,现在找不到这个女人。

        想了想,周天还是决定让巫酒接手,别人也接不了这些杀手的。

        所以周天给巫酒打了个电话,让他带人过来接应。

        打完了这个电话后,周天看着贺山说道:“你小子老实一点,也许能多活几天。”

        “你真要弄死我?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周天,你再考虑一下吧!”

        贺山对周天吼道。

        “是你来找死,这怪不得我。”

        周天冷冷的说道,脚下一个腿绊,把贺山扫倒在地。

        “你们都抱头蹲下!”

        周天对贺山的五个手下说道。

        贺山的手下们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的抱着头蹲下了,他们也是怕死的。

        迟雪早就出来了,她看到周天居然把贺山一伙人给制住了,真是太意外了。

        本来悬着的心,也彻底的落下了。

        “周大哥。”

        迟雪过来了,还是一脸的愧意。

        “好了,不要再内疚了,我和清灵都没怪你。”

        周天安慰迟雪道。

        “嗯,谢谢你周大哥。”

        迟雪感动的眼泪止不住,她决定这一辈子都要好好的报答周天。

        周天当然也不图她回报什么,况且这事也是因他而起,不能把责任推到一个女孩的身上。

        在迟雪家里等了二十多分钟后,巫酒已经带着人赶到了。

        这一天来,巫酒也是够忙的了,但是为周天办事,巫酒也是任劳任怨的。

        上了楼后,巫酒带着几个队员进了迟雪的家。

        当看到周天一个人制住了六个西装男,还缴获了几支枪,巫酒真是感慨极了。

        “家主,这些是什么人?”

        巫酒问周天。

        “跟袭击白璐的人是一伙的,这个是首领。”

        周天指了指贺山。

        “嗯,我先把他们带走,要我怎么处置他们?”

        巫酒问周天道。

        周天把心一横,对巫酒道:“全都干掉。”

  听到周天这样说,贺山和他的手下们,全都吓得面如土色。

        在他们看来,周天这就是要来真的了,是要把他们全都送进鬼门关。

        特别是那个贺山,他比他的手下有钱啊,他才舍不得死呢。

        见周天要玩真的,他可是吓坏了,差点瘫软了。

        “周先生,你,你不能这样……”

        贺山瞪着眼睛,眼中已经露出了惊恐的神情。

        “不能这样?我怎么样,是你说了算的?”

上一篇:宝宝我找到你的敏感点了 夹看学长的巨大写作业

下一篇:粗大借种的快感 去嫖结果嫖到了班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