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整夜堵着h 男子和美女在卫生间激吻

2021-01-21 11:11:13【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忍不住笑着调侃:“不信那就试试。”陈燕面色一红;“你个臭流氓!”说着就用粉拳捶我,下手没轻没重的。为陈燕补课是在每日压力和忙碌之余不可多得的一件令

我忍不住笑着调侃:“不信那就试试。”

陈燕面色一红;“你个臭流氓!”

说着就用粉拳捶我,下手没轻没重的。

为陈燕补课是在每日压力和忙碌之余不可多得的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我也渐渐发现,陈燕不仅身体发育成熟,思想上也比同龄人要成熟许多,有时候我给她补课的时候总是会不自禁的把她当成二十多岁的姑娘。

除了陈燕,她妈李姐对我也格外热情,每次去她家都会给我端茶倒水,拿水果给我吃,最主要的是她每次看我的眼神都有点异样,甚至有时候会穿一些半透明的睡裙开门迎接我,我几乎可以看到她那若隐若现的雪白肌肤和胸前两团硕大丰满,这不明摆了勾引人吗?

索性,除了穿着之外,李姐没对我做什么过分举动,这也是我能每天安心为陈燕补课的原因之一。

而这一个星期内,嫂子也一直在找工作,可不知道为什么,即便她财务能力再强,面试单位也不愿用她,让周婷十分着急。

毕竟咱们要生活要吃饭,交房租,每个月还得在报纸上发布我哥的寻人启事。

我安慰嫂子不用着急,可以慢慢走,嫂子点了点头,但脸上没有一点笑容。

星期五晚上,我照例去李姐家为陈燕补课,陈燕显得很高兴,说道:“我爸今晚会回来。”

我知道她爸叫陈宏伟,常年在外搞工程,是工程上的项目经理,年收入几十万,在我眼里,她爸就是真正的成功人士。

不过任何人无法做到十全十美,虽然事业上比较成功,但家庭上就很难照顾上了,一个月最多回来一两趟。有时候我甚至怀疑李姐对我表现出的异样是不是因为她丈夫常年不在家造成的。

“嗯,那你们一家人可以好好团聚一下了。”我有点羡慕的说道。

“屁,他明天早上就要回上海,回来也是为了和我妈亲热。”陈燕说道,“不过前两天打电话他答应我了,这次回来会给我买最新的苹果X手机。”

我叹了口气,恐怕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她手里的手机是前两个月刚换的苹果8,现在又要换新款了,而我和嫂子每天还在为菜米油盐及租房的问题烦透了心。

有的人,生来就比别人起点要高的多,输在起跑线上的我们还不加倍努力的话,只会被这个社会所淘汰,沦为最底层的廉价劳动力。

“你怎么了,好像有点不开心。”陈燕看出我神色不对,疑惑问道。

我摇了摇头,勉强露出一丝笑容:“没什么,咱们继续补课吧。”

正补着课,就听到外面有动静。

陈燕一阵欣喜:“肯定是我爸回来了!”

她立刻跑了出去,我果然听到陈燕兴奋喊了一声爸。

我没跟着她出去,而是坐在房间里等着。

过了一会,陈燕回来了,手里果然拿着新手机,包装都在,满脸的笑容:“看,我爸给我买的新手机!”

我有些羡慕的说道:“你爸对你真好。”

我不禁响起自己的父母,二老前几年就去世了,那时候我哥还在。虽然家里很穷,但一家人过的开开心心,阖家欢乐。

而现在,我哥失踪了,我在世上最亲的人就是嫂子。

我心里曾发过誓,在找到我哥之前,一定照顾好嫂子,让她不受一点委屈和欺负。

陈燕迫不及待的拆开包装,把玩新手机还给我看,问我觉得怎么样。

“挺不错的。”我点了点头。

陈燕笑了:“待会我带你看点刺激的东西。”

“什么刺激的东西?”我愣了一下。

“待会你就知道了。”陈燕露出神秘的一笑。

过了一会,客厅没动静了,陈燕手机也玩够了,马上放下手机,低声笑道:“跟我来。”

“到底干什么啊?”我皱起了眉头,“咱们今天的课还没补习完呢!”

“待会再补习。”陈燕不由分说,拉着我的手就往房间外走。

打开房间门,还朝外张望了一下,确定父母不在,便带着我出了房间。

“你爸妈已经睡觉了?”我疑惑的问道。

“哪是睡觉,肯定干坏事呢!”陈燕小声吁了一下,拉着我来到她父母房间门前,我马上听到里面传来隐隐的动静。

“猴急什么呀,女儿都还没睡,楼上的小辰在帮她补课呢!”李姐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老婆,你知道我回来一趟也不容易,都想死我来了,来嘛!”接着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显然是陈燕的父亲陈宏伟。

然后又听陈宏伟说:“把裤子脱了……你是不是也很想我。”

 

“是呀,老公,我也很想你。”

接着是二人缠绵的声音,李姐一声声娇喘变得越来越清晰。

关键是,我和她女儿居然还在门外偷听!

我有些口干舌燥,目瞪口呆的看向陈燕,压低声音道:“你说的好东西就是这个?”

“好戏还在后头呢!”陈燕俏脸也有些泛红,她笑着突然又偷偷拧动门把手。

我吓了一跳:“你干嘛!”

我问话的同时,陈燕已经悄无声息的打开了门。

透过门缝,我看到了里面令人血脉喷张的场景。

我完全傻眼了,没想到陈燕会跟我来这招。

不过随即剧烈的疼痛传遍整个脑部神经。

陈燕就像是一条毒蛇,狠狠咬住我的嘴唇根本不肯松口,疼的我赶紧松手,第一时间一把将她推开。

陈燕摔坐在椅子上,满嘴是血,望着我不停的冷笑。

我一摸自己嘴唇全是血,忍不住一个巴掌抽了过去,啪的一下打在她脸上。

陈燕捂着脸,怔怔看着我,随即眼泪顺着眼眶滚落下来。

哪里会想到陈燕说哭就哭,一时间我心里有些愧疚,毕竟她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我后悔自己下手下重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尴尬的解释。

“为什么你们这帮男生没一个好东西?我恨透你们了!”陈燕说完就趴在桌子上痛哭起来。

不过她的这句话却让我感到疑惑,什么叫我们这帮男生?难道还有别的男人欺负她?

看她伤心痛哭的样子,配合刚说的话,显然不是因为我的一巴掌才哭的,难道……

我轻轻拍了拍陈燕的香肩,说道:“你不会失恋了吧?”

“要你管!”陈燕抬头泪痕,一把将我推开后继续趴在桌子上哭泣。

我不由苦笑,找了张凳子坐在边上,没有离开。

等了十多分钟,陈燕才停止哭泣,她擦着眼泪抬起头,看到我的时候,语气缓和了许多,不过依旧有些哽咽:“你为什么还没走?”

“我是你的补课老师,我可不能丢了这份工作,不然你妈要把我和嫂子赶出去了。”我淡然笑道:“刚才的事是我的错,我不该动手打你,你要是心里不舒服的话,就反打回来好了。”

我这话本来是为了安抚陈燕,哪知道我话说完她红着眼看了我几秒居然真的开始动手了,用粉拳捶打着我的胸口:“坏东西坏东西!”

上一篇:扇贝夹我的棒棒糖 男主是军人的糙汉文

下一篇:极品网红萌白酱护士制服自慰喷水 男生把我带到学校没人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