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鲤鱼乡按住腰往下含 推着奶头给男人吃奶

2021-05-20 15:43:02【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好在她的纪哥哥和梁恺哥都是极有风度的男人,即使见了面也都是君子坦诚相见的平静,气氛也很是和缓。听完乔沐元的叙说,梁恺心中感慨,轻笑:“其实,我认识你比纪总认识你还

    好在她的纪哥哥和梁恺哥都是极有风度的男人,即使见了面也都是君子坦诚相见的平静,气氛也很是和缓。

听完乔沐元的叙说,梁恺心中感慨,轻笑:“其实,我认识你比纪总认识你还要早,不是吗?”

    乔沐元也笑了:“是,从小去梁家窜门的时候就认识梁恺哥哥了,还记得你总是把家里最好吃的糖果拿给我,所以你在我心中一直都是特别好的哥哥。后来你出国留学我也再没有见过你,但总是会听爸爸提到梁家,说梁恺哥年少成名,已经是知名外交官和翻译家。”

    “乔叔叔过奖。”

    纪长慕不大说话,听着他们说。

    但他也没久留,大约二十分钟后,站起身,替乔沐元系好围巾。

    “梁先生,阿元这两天感冒,身体不太舒服,我先带她回家休息。刚刚阿元也说了,你在她心里头是很好的哥哥,那么,以后等我们结婚的时候,你一定要过来。”纪长慕嗓音轻缓,语调很慢,“阿元很希望得到每一位亲人的祝福。”

    “好。”梁恺点头,“若是将来沐元和纪总修成正果,我一定会去参加你们的婚宴。”

    “那我先提前谢谢梁先生了。”

    纪长慕没有多言,领着乔沐元下楼。


 

    他的腿还没有完全康复,走路很慢,但牵着乔沐元的手却始终没有松开。

    从梁恺的角度看过去,两人相偎相依靠在一起,郎才女貌。

    下了楼离开庙会长街,上车后,乔沐元搂住纪长慕的脖子,笑:“纪哥哥,你知道你现在浑身都是醋味吗?”

    “你是我的,我吃什么醋?”

    “你对秦昭、陈翰声都丝毫不放在眼里,但你对梁恺不一样,你真正在把他当情敌,眼神里的敌意我都瞧见了。”乔沐元紧盯着他的眸子看,又在他唇上亲了一口,“纪哥哥,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吃醋是什么样?你听听你临走前说的话,那醋味儿梁凯哥估计都吃不消了。”

    “吃不消最好,免得再惦记你。”

    “你就不怕我梁恺哥去我爸爸面前告状,说你小心眼?梁恺哥可是爸爸唯一给我介绍的对象,要知道,我爸爸从来不管这些事的。”

    “小心眼这种东西得看用在什么地方,对梁恺,自然很合适。该大度的时候大度,不该礼让的时候自然不必礼让,他若真告了状,那可真真切切是小心眼了,你爸爸从来都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

    “别,可别在我面前夸我爸,我可不会把你夸他的话转达给他的,你要夸他请当着他的面去夸,谢谢。”

    纪长慕笑了,压住她的后脑勺,用力吻在她的唇上。

    车内光线暗淡,两人拥吻许久。

    晚上遇见梁恺是乔沐元想不到的,但遇见了也好,免得以后两人相见满是火药味。

    庙会开始燃放烟火。

    烟花在空中绽放,一朵接一朵,将天空染成五彩斑斓的颜色。

    黑夜如白昼,车如流水马如龙。

    夜间风大,没有停留太久,纪长慕让司机开车回浣花。

    乔沐元累得在他的怀里睡着,睡颜安稳,呼吸均匀。

上一篇:和闺蜜69式互慰 太刺激了国语精彩对白嫩草学生

下一篇:凌虐调教 终于进去了 她放弃了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