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白丝黄文 么么调教吸奶奴

2021-05-20 15:40:11【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小姑娘开心极了,早早就拉着纪长慕过去。 夜晚风大,气温低,乔沐元裹着一条砖红色的围巾,挡住了半张脸,只留一双秋水妩媚的大眼睛。 纪长慕也穿得很严实,深灰色长大衣,黑色系

 小姑娘开心极了,早早就拉着纪长慕过去。

    夜晚风大,气温低,乔沐元裹着一条砖红色的围巾,挡住了半张脸,只留一双秋水妩媚的大眼睛。

    纪长慕也穿得很严实,深灰色长大衣,黑色系带皮靴,脖子上是一条深色的围巾。

    乔沐元挽着他的胳膊,挨得很近,生怕不留神会走丢。

    “纪哥哥,别看我是京城人,其实我没怎么逛过庙会。小时候钟管家陪我多一点,后来上了初中学业紧张,还得练舞练琴,再没有出来过。再加上庙会人多,乔家不怎么乐意让我出来,若是非要来,起码得在沿街安插几十个保镖,生怕我走丢。”

    “乔家对你很宝贝。”

    “当然,全家上上下下都很宠我的!”乔沐元露出得意的笑容。

    “以后会多一个我。”

    “纪哥哥,你说的话我就是爱听。”

    “现在一个样,前几天跟我发脾气的时候又是一个样。”

    “我还小嘛,你多包容一点。”乔沐元跟他撒娇,“再说,我没做很过分的事,你还记不记得你在纽约的时候有多过分?我发着高烧你让我从你家出去。”

    说着,乔沐元还示范了一遍!

    纪长慕:“……”

    他给乔沐元买了点吃的可才算把她这张嘴给堵住。

    到了晚上七点,人渐渐多了起来,形成水泄不通的局势。


    乔沐元和纪长慕被挤进一家手工小商铺,两人站在门口等人潮散去。

    店铺老板看到他们挽着手臂,一个劲开始推销自己的产品:“我家这个店在这儿开了一百多年了,我是第五代传人,看看这个红豆手串,我们自己做的,用的都是真材实料。两位属什么?我帮你们找找最合适的生肖手串。”

    乔沐元摇摇头:“谢谢,不用啦,我们就是随便逛逛。”

    站定几分钟,附近人流量减退一些,乔沐元拉着纪长慕就跑。

    她小声跟纪长慕道:“哪有一百多年,我记得小时候这个位置还是家陶瓷店呢!”

    纪长慕笑着,不语,听小姑娘喋喋不休在他耳边说着话。

    有时候四周太吵,他也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但只要能听到她的声音,他的心口便会十分安宁。

    没有在街头逗留太久,纪长慕怕乔沐元会不适应。

    他牵着她的手带她去附近一家视线极好的茶楼,刚打算上去,小姑娘停下脚步,呃。

    这茶楼,是她上次跟梁恺一起坐着喝茶的地方。

    纪长慕可真会挑地方,一时间她也分不清他是不是故意的。

    “怎么了?”他不解。

    “没,没什么,就是不太想喝茶。”

    “沐元!”忽然,二楼窗口传来一道磁性低沉的声音。

    乔沐元抬头,纪长慕也跟着抬起头。

    原以为是她的同学、朋友,没想到,真是巧了,是梁恺。

    “还有位置,上来喝一杯茶。”梁恺叫她。

    乔沐元摩挲着纪长慕的手,脚上像粘了胶水,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倒是纪长慕坦然地拉着她的手上去,小声:“别辜负人家的心意。”

 梁恺是一个人来的,坐的位置还是他们上次一起来时坐过的地方。

    倒也不是旧情难忘,他只是这次出差回京城正好碰到庙会,心中泛起涟漪,开车路过这里点了一壶碧螺春。

    “梁恺哥,你怎么回京城了?一点没有听说。”

    “跟使团过来的,匆匆忙忙一趟,没有想打扰京城的人。”

    “伯父身体怎么样了?我有很长时间没有去看望他了。”

    “挺好,还在康复中,请的都是京城最好的医生,没有大碍。”

    梁恺跟乔沐元寒暄了几句,纪长慕帮乔沐元的杯子里倒上热茶,又给她点了几份小点心。

    茶楼下人声鼎沸,来来往往都是人,沿街各色各样的纸灯笼在风中点亮,别具一格,颇有几分盛世光景。

    乔沐元给他介绍了下:“梁恺哥,这个是我男朋友,纪长慕。”

    “纪总,你好。”梁恺递出右手,颇有风度。

    “梁先生你好,常听阿元提起你,她一向夸你风度翩翩,儒雅随和,博闻强识。”

    梁恺笑了:“沐元过奖了,不过是些专业内的学识,谈不上博闻强识。我倒是在报纸上看到纪总的新闻后对纪总很佩服,沐元能有你这样的男朋友挺好。”

上一篇:厨房岳呻吟声保洁 两根撑到哭

下一篇:和闺蜜69式互慰 太刺激了国语精彩对白嫩草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