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厨房岳呻吟声保洁 两根撑到哭

2021-05-20 15:38:42【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萧萧。 人语驿边桥。” 他怕她站的累,松开她的手:“好了,以后再教你写。”


“纪哥哥,你跟谁学的书法?写得真好。&r

  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萧萧。

    人语驿边桥。”

    他怕她站的累,松开她的手:“好了,以后再教你写。”


 

    “纪哥哥,你跟谁学的书法?写得真好。”

    “我爸。”纪长慕脸色平和,“从两岁的时候他就开始教我写字,打过骂过也夸过,到了十四岁,我的字已经超过我父亲的水准,但后来,他再没有机会教我。”

    男人低哑深沉的嗓音里是几分怅然,最终,没有再提,他低下头继续在纸上写了几个字。

    乔沐元愕然。

    他很爱他的父亲,如果不是当年的事故,他们纪家也是滨城首富,而他,也是不食烟火的人间贵公子。

    他本是那皑皑雪山顶的高岭之花,十六岁后坠落尘埃,一身狼狈。

    可少年时的气质和孤傲,却一辈子也不会失去。

    乔沐元忽然上前一步握住他的手:“纪哥哥,你是不是很难过?”

    “没有,都过去很多年了。”纪长慕唇角温和。

    “以后,我们还会有一个新的小家。”乔沐元白皙细腻的手指头轻轻勾住他的手指,如蔓草纠缠,生生不息。

    室外,云霞灿烂,旖旎风好。

    等夕阳快沉没地平线,他牵着她的手下了楼。

    她还穿着她的那套睡衣,抱着毛球玩了会儿。

    一起喝茶,一起吃饭,一起相偎相依低语倾诉,乔沐元在跟他相处时有一种不一样的情愫和快乐,那是没有人能给予的。

    即使静静坐着不说话,他们的心脏也能贴合在一处,找到最平衡的契合点。

    乔沐元想,她要牢牢牵着这个男人的手,永远都不放开。

上一篇:啊啊啊啊疼深一点 香艳小说

下一篇:白丝黄文 么么调教吸奶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