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啊啊啊啊疼深一点 香艳小说

2021-05-20 15:37:06【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但你说,这世上有什么人最盼着满满小姐过的好,你们少爷肯定能排进前三,这句话我是信的。”凌越虽然眼瞎心盲,没接受满满的追求,但他对满满的好,谁也不能否定。 &

   “但你说,这世上有什么人最盼着满满小姐过的好,你们少爷肯定能排进前三,这句话我是信的。”凌越虽然眼瞎心盲,没接受满满的追求,但他对满满的好,谁也不能否定。

    “行吧,看在你这么会说话的份上,我就先走了,给你们主子一个和满满二人世界的机会,”她将手里的项链丢回箱子里,站起身,笑瞥了项展一眼,“口才这么好,立了这么大的功,记得向你们主子请功。”

    项展:“……”

  乔沐元拿着这张银行卡,烫手:“纪长慕,我们只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好像还没到花你钱的地步。”

    小脸蛋上带着犹豫和徘徊,说实话,既想要又不想拿。

    “你如果觉得我们可以走到结婚那一步你就收下,如果你觉得不能,就还给我。”

    难题抛到乔沐元这儿,小姑娘气得睨了他一眼:“你简直欺负我。”

    纪长慕笑了,唇角边是一贯清雅温润的弧度:“收好。”

    “好了,知道了。”乔沐元收起他给他的卡。

    午后的夕阳从茶室的红木窗斜斜照进来,千丝万缕,抚平大理石地面的纹理。

    她喜欢跟他待在一起的时间,不争执也不拌嘴,她可以寻一个慵懒闲适的姿势坐在窗口的位置,任由橙红色的光倾泻在她素净的脸蛋儿上,眸光流转,瞳孔里都是纪长慕。

    她自认为是个话很多且喋喋不休的话痨,但跟纪长慕在一块,却能感知到属于他的那份沉静,久而久之,她也爱上了这种简单的宁静。

    “纪哥哥,你生日想在京城还是琼州过?”

    “都好,你来就行。”

    “你不喜欢过生日吗?”

    “不喜欢吵闹。”

    “我有一个提议,不如去滨城吧,叫上杨阿姨一起。”

    他笑了:“何必兴师动众,只是一个普通的生日。”


 

    “可之前的三十多年我都没有陪你过过生日,以后每一年,我都想给你过生日。”

    纪长慕思忖片刻,点点头:“行。”

    他一年多没有出现在母亲的视线里,现在,她应该挺想他,但母亲总是怕打扰到他的事业,平日里就算再有多少思念都会克制。

    小姑娘坐在柔软的沙发晃着小腿,露在睡袍外的小腿笔直白皙,她的视线就没离开过纪长慕。

    察觉到她在看他,他抬头,轻笑,握着毛笔的手停下:“你过来写几个字我看看。”

    “我写的字你又不是没看过,没个正形。”小姑娘害羞,才不要写,“除非你教我写。”

    “也行,你先过来。”他冲她招手。

    她便跳下沙发,踩着拖鞋过去。

    纪长慕将她圈在怀中,两人站在桌子前,墨汁浸染,宣纸上铺洒了一层夕阳的金光。

    他的字很大气,一撇一捺,一勾一画,线条饱满,轮廓分明,自带独属于他的风骨。

    小时候纪长慕便教过她写字,握着她的手写铅笔字,可惜,她始终没有能学到他的半分。

    此时,他也在握着她的手,宽厚温热的掌心下是她那双柔弱无骨的小手。

    他带着她的手在宣纸上一笔一笔写着最简单的字。

    乔沐元的后背贴着他的心口,虽然隔着一层厚实的睡衣,但她仿佛还是能感知到他的心跳,也可能……是她的心跳。

    纪长慕对她,始终是无比包容。

    那是对谁都不会有的一份深爱和耐心。

    宣纸上很快写下四个字:大成若缺。

    斜阳的光愈发热烈,乔沐元脸也跟着热起来。

    字写得很好看,他似乎也格外耐心,不厌其烦。

  窗台边,热茶泛着白色的水汽。

    有那么一刹,仿佛时光轮转,回到了小时候。

    她还记得在南楼的窗户边,阳光照落在书桌上,她还是个调皮顽劣的小朋友,他为了薪水不得不压着脾气一遍遍教她读书写字。

    想到这,乔沐元笑出声。

    纪长慕眉头轻拧:“好好写着字,笑什么?”

    “我想起了小时候,我有很多字都是你教的。”

    “嗯,是我教的。”纪长慕叹息,“乔太太给了我丰厚的薪水,我却没能让她女儿的成绩提高,说来真是愧疚。”

    “你愧疚个P,你才不会愧疚,你就是混薪水骗钱的,你哪有认真教过我,不是吼我就是训我,烦的厉害。”

    “不许说脏话。”

    “……”

    纪长慕觉得这小姑娘破坏气氛,刚刚他还在心里头感叹跟她呆一块格外美好,她下一秒就打破这和谐。

    乔沐元笑得厉害。

    纪长慕微微弯腰,将下巴搁在她的小脑袋上,她的颈窝里有迷人恬淡的花香,发间也有隐隐约约的香气。

    又挑出一张宣纸,他握着她的手写了一首小令《梦江南》。

    “兰烬落,屏上暗红蕉。

上一篇:偷女人刚换下内衣裤 史上最婬荡交换小说

下一篇:厨房岳呻吟声保洁 两根撑到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