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妺妺的第一次爽歪歪 你的扇贝里有我的的安慕希

2021-05-20 15:29:14【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敢在他面前这么嬉皮笑脸的女孩子,谢家这位大小姐是天底下独一份。 “我听说你谈恋爱了,”他没看谢禾舞,继续剥虾,“那个男人我见过了,脸长的不错,符合你的审

   敢在他面前这么嬉皮笑脸的女孩子,谢家这位大小姐是天底下独一份。

    “我听说你谈恋爱了,”他没看谢禾舞,继续剥虾,“那个男人我见过了,脸长的不错,符合你的审美,但眼光浅,没骨气,功利心强,不是良配,你多提防一些。”

    谢禾舞:“……”

    吃瓜怎么就吃到她自己身上了呢?

 “姐……”顾意满担心的看着谢禾舞。

    她是相信凌越的眼光的。

    凌越说那个男人不是良配,那个男人肯定不是良配。

    她怕谢禾舞陷进去,对那个男人情根深种后,才发现那个男人的真面目,谢禾舞会痛苦。

    女人一旦陷入爱情,就犹如飞蛾扑火,烧的理智都没了。

    她有个同学的母亲,丈夫活着时,和丈夫夫妻恩爱,相濡以沫。

    她丈夫去世后,她爱上了另一个男人,她女儿才七岁,她抛弃了女儿,和那个男人私奔了。

    不但如此,她还带走了家里所有的财产,连房子都卖了,什么都没给她女儿留下。

    即便她带走了大笔的钱财傍身,她的下场依然不好。

    能带着一个抛弃了亲生女儿的女人私奔的男人能是什么好东西呢?

    那个男人把女人所有的财产都败光之后,又骗到了其他的女人。


 

    女人看到对她甜言蜜语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终于醒悟。

    可她已经没脸回到女儿的身边面对女儿。

    她自杀了。

    于是,她同学变成了没妈的孩子。

    她同学说,她爸没去世的时候,她母亲知书达理,温柔贤淑,是人人称赞的好女人。

    可她父亲去世,她母亲陷入所谓的“爱情”之后,就抛家弃女,变了一个人一样,连人性都没了。

    除了仇恨,爱情大概是这世上最容易改变一个人的事。

    现在,谢禾舞提起那个男人时还能清醒理智,可等她爱上了那个男人,才发现那个男人表里不一,她一定会很痛苦。

    她担心的看着谢禾舞,担心谢禾舞会受伤。

    谢禾舞剥虾的手一顿,抬眼看向凌越,“越哥为什么会见过我男朋友?越哥派人去查他了?”

    “没有,”凌越摇头,“我知道你是个独立自主的女孩子,你自己的事喜欢自己处理,我只是找机会见了他一面,并没有派人查他。”

    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别人插手自己的人生。

    最起码,谢禾舞不是这样的人。

    谢禾舞不喜欢过被别人安排的人生,是好是坏,她都要自己亲身去经历,不需要别人替她插手。

    他之所以去见那个男人,是因为,顾意满和谢禾舞住在一起,他要去看一看,那个男人有没有潜在的危机,会不会给顾意满造成危险。

    谢禾舞扬眉,“只是见了一面?怎么见的?”

    “我坐在车里,观察了他片刻,”凌越说:“你放心,我没和他见面,他不知道我的存在。”

    “哦……你只见了他一面,就看出他眼光浅,没骨气,功利心强?”谢禾舞饶有兴致的看着凌越问:“你怎么看出来的?”

    “他看起来斯文绅士,举止优雅,但他的眼睛很活泛,尤其喜欢注意车标、腕表、还有女孩子身上的首饰,”凌越说:“有一个女人从他身边经过,手腕上带了一只江诗丹顿的限量款钻表,经过他身边时,他冲那个女人露出优雅迷人礼貌的微笑。”

    谢禾舞:“……”

  顾意满已经皱起了眉。

    这个男人也太差劲了吧?

    她精明的表姐竟然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她担心的看向谢禾舞,怕谢禾舞伤心。

    谢禾舞把剥好的虾放进嘴里,优雅的嚼烂吞下之后,缓缓的点头说:“越哥眼神不错!”

    “眼神?”顾意满疑惑,“不该是眼光吗?”

    谢禾舞歪头看向顾意满,“越哥在汽车里远远看了一眼,就能看出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足以可见越哥的眼神有多好,至少1.5的视力!”

    “……”顾意满有些哭笑不得,不满的拍她一下,“我们说认真的呢,你说什么冷笑话?”

    “我没说冷笑话,”谢禾舞说:“你难道不觉得越哥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就得出那么犀利的结论,有点不负责任吗?”

上一篇:混乱私生 夏露露隐隐作秀 做错一题学长就顶一下

下一篇:女女百合互吃胸互摸 老板打女员工pp故事小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