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开宫调教 练舞蹈被教练折磨H文

2021-05-20 15:25:01【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师父、师母的每一个儿女都是他的亲人。 小树的每一个弟弟、妹妹都是他手心里的宝贝。 他自认对顾家的每个孩子都当成自己的手足一样爱护,但顾玄元不喜欢他,甚至是讨厌

 师父、师母的每一个儿女都是他的亲人。

    小树的每一个弟弟、妹妹都是他手心里的宝贝。

    他自认对顾家的每个孩子都当成自己的手足一样爱护,但顾玄元不喜欢他,甚至是讨厌他。

    小时候只是不像江江、谢谢一样对他那么亲近,成年之后看到他就冷冰冰的,甚至眼底还有几分厌恶。

    他一直都想问为什么。

    但他性子冷,又不是喜欢说话的人,这个问题一直埋在了他的心底,今天终于有机会问了出来。

    顾玄元挑眉,“你知道我讨厌你?我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凌越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其实也没什么原因,”顾玄元笑笑,“大概就是气场不和吧?就像所有人都觉得你和满满是天生一对,满满也对你一往情深,可你就是不喜欢满满一样。”

    “不是所有人都觉得我和满满是天生一对,”凌越说:“你就不这么觉得不是吗?你觉得我这个老男人配不上满满。”

    “咳……”顾玄元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凌越怎么知道他背地里管他叫老男人的?

    他敷衍的说:“你也不是很老啦!”

    凌越轻轻扯了扯嘴角,“这不重要,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讨厌我。”

    顾玄元不自在的挠了挠脸,“我是个记仇的人……”

    “所以呢?”凌越看着他认真地问:“我哪里做的不好,让你记住了?”

    顾玄元沉默了片刻才说:“满满十六岁生日那天,大家都觉得她是个大姑娘了,和她喝了几杯酒,她喝醉了,看到你从远处走过来,特别高兴……

    大概是发酒疯,她老远就笑着冲你跑过去,张开双臂要抱你,你却躲开了。

    她摔在地上,不但摔破了手掌,膝盖,还摔破了鼻子,血怎么也止不住,流了满身的血……”

    随着他的讲述,那天的一幕幕在凌越在脑海中闪现,他的心脏一抽一抽的疼。

    “满满哭的很伤心,”顾玄元继续说:“大概是酒精的作用吧?她嚎啕大哭,从小到大都没哭的那么惨过……”

    他看着凌越笑笑,“从那天开始,我就看你不顺眼了,你不喜欢满满,是你的自由,谁也没资格怪你,但就算你不喜欢她,她也是我爸妈的女儿,是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吧?她又不是什么恶毒女配,你扶她一把,她就赖上你了,你至于对她避如蛇蝎吗?”

    “我没有,”凌越的双手情不自禁的攥成拳头,看着顾玄元,认真地解释说:“那天我也喝多了,反应有些迟钝……而且,那天我迎着阳光,阳光很刺眼,我看到一个女孩子朝我跑过来,张开双臂要拥抱我,你知道,我从小都不喜欢和人近距离接触,我没看清楚她是满满,就躲开了……”

    顾玄元相信他没撒谎。

    他不是这种人。

    但他不解:“你怎么没解释呢?”

    凌越沉默了片刻才说:“解释不就是逃避责任吗?”

    顾玄元:“……”

    他还是觉得这种情商为负数的男人配不上他妹妹!

    不管是不是老男人都配不上!

 顾玄元离开后,凌越独自一人在办公室坐了许久,取过手机拨通了顾意满的手机,“晚上有时间吗?”

    顾意满想了想才说:“有时间,怎么了越哥?”

    “澄波湖旁边开了一家新餐馆,听说味道不错,”凌越说:“晚上我带你过去尝尝味道。”

    顾意满:“……啊?”

    她犹豫了好久才说:“好吧。”

    虽然现在的她,不太想看到凌越……主要是怕她见到凌越之后又把持不住自己。

    可是,他们做不成恋人,还是兄妹,不可能一辈子不见面。

    “对了,”她忽然想到什么,“我和表姐在一起呢,我能和表姐一起去吗?”

    凌越沉默了片刻才说:“当然。”

    顾意满松了口气:“谢谢。”

    “谢谢?”凌越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他从小捧在手心里娇宠大的小姑娘,竟然因为他想带她去吃饭,对他说谢谢。

    做不成恋人,就要这么疏远吗?

    就算他们不是恋人,她也永远是他心里最重要的人。

上一篇:他疯狂的吸着她奶头视频 父亲的东西又长又大

下一篇:再用点力好爽好深呀 忘了戴胸罩被同学摸了一节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