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交换温柔 我和亲妺作爱很舒服

2021-03-20 15:38:02【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一边为了今晚的遭遇,一边是为了自己丢人现眼的竟然有了兴奋和快乐满足的感觉。至于老周,离开刘芳的家里之后,快速的回到了值班室。躺在值班室的小床上,老周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情。

一边为了今晚的遭遇,一边是为了自己丢人现眼的竟然有了兴奋和快乐满足的感觉。

至于老周,离开刘芳的家里之后,快速的回到了值班室。

躺在值班室的小床上,老周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情。一边是后怕与不安,一边是美妙与满足,复杂的心情让老周翻来覆去睡不着。

到了很晚,老周才回味着刚才的兴奋的情形,迷糊着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老周有些困倦的起床洗漱一下,吃了早饭听说有台电梯坏了,打了电梯公司电话之后他也过去看了一下。

这样的特种设备要专业的电梯维保公司来处理,所以老周见有人过去修了,就转身准备回物业值班室。

走到了刘芳楼道里,就见熟悉的性感身影出现在视线中。

刘芳早早起来,想着早点出去药店人少,买毓婷的时候不用那么尴尬,而且还要去上班。

看着刘芳穿着性感的高跟鞋,浅灰色的撩人丝袜紧绷着她修长的美腿,包臀的短裙把她圆润的丰臀勾勒的那么紧翘,还有鼓鼓囊囊要绷出来的两团圆球。

看着面前的刘芳,老周一下子就有了反应。

这瞬间,刘芳看到了老周一下子站在原地,整个人变得惊慌失措起来。

“老妹儿,上班去啊?”老周笑眯眯的看着刘芳,跟她面对面的时候,那双眼睛毫不隐藏的在刘芳的身上不断的打量着。

那充满欲望的炙热眼神,让刘芳感觉就像是昨晚被他粗糙大手在身上游走一样。

强烈的排斥,可又充满了异样的兴奋。

“我要上班去。”刘芳说完话之后转身就向停车位那边走去,不再理会老周。

看着小区里不时有人出入,老周盯着刘芳丰腴的蜜桃臀,又开始想着昨晚抱着她屁股狠狠弄她的情形。

最终刘芳慌张的开车离开,至于老周则是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切。

刘芳是个白领,公司要求的都是这样丝袜高跟和包臀短裙的性感ol职业装。

刘芳趁着没人的时候偷偷吃了毓婷,坐在办公桌前开始发呆起来,她在琢磨着怎么处理眼前令人心慌的事情。

老周中午眯了一会儿,下午吃完饭回到了隔壁小区表侄家。

每次不值班的时候,老周都会来这里暂住,因为表侄的老婆嫌弃他,老周也尽量躲着,可城市里租金那么贵,只能硬着头皮寄人篱下。

下午刚到门口,老周就听着里边在争吵。

平时侄媳嫌弃老周的表侄没本事,整天唠叨,这会儿又因为钱的事情开始吵架了。

老周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转身下楼,这时候上去太尴尬了。

买了包烟抽着,正在表侄小区里转悠的时候,老周就见表侄的身影从楼下走出来。

“张鹏,干嘛去啊?”老周装作刚回来的样子走进了小区门口,正好迎面遇到了表侄张鹏。

张鹏阴沉着脸,当看到自己表叔的时候,还是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着:“叔,这段时间晚上有点事,估计要经常忙很晚回来了。

叔你下班了?回家先休息着,我去忙我的。”

张鹏跟表叔老周说了两句就离开了小区。

老周抽着烟,看着表侄离开,他猜测是表侄感觉窝囊,这又是去哪找了个夜班的活儿去多赚点钱了。

表侄开出租,辛苦一个月下来也赚的不少,要是晚上再去忙,老周怕他身体吃不消。

等回头跟表侄好好聊聊这件事情,总能为了钱把身体累坏了。

老周一边想着一边上楼走到了表侄家门前。

拿起钥匙打开门走进去。

老周刚关上门就听着表侄卧室里响起了侄媳的声音:“你刚才还那么有种的说去赚钱。

怎么?下楼转一圈就回来了?你说说你这个窝囊废又什么用?我当初嫁给你就是瞎了眼。

你自己说说,赚钱没本事也就算了,每次亲热也是那三分钟时间,你哪方面像个男人?

张鹏我告诉你,你要是没本事养我,那我就去帮你赚钱,一个领导对我很有意思,几次喊我吃饭,暗示我只要做他的女人,只要让他随便玩我,肯定会升职加薪。

做领导的情人不但能赚钱,还能让其他男人帮你满足自己的老婆,你要是想清闲,那咱们就这么做。”

说着话的时候,侄媳陈娇娇从卧室里气呼呼的冲出来。

陈娇娇很年轻,今年二十四岁,扎着马尾辫,身材苗条性感,穿着超短的热裤,还有露着肚脐的性感吊带背心。

整个人都那么的清凉性感。

当初表侄张鹏就被她的外形给迷的神魂颠倒。

原本怒气冲冲的陈娇娇看到不是自己的老公张鹏,而是寄宿在自己家的表叔老周时,陈娇娇靓丽的脸庞有些臊红,因为刚才故意气老公的话让老周听到,无比的尴尬。

“表哥,你回来了?我还以为是张鹏,刚才跟他吵架呢,故意说话气他的。”陈娇娇表情难堪的勉强笑了一下,然后转身快步回到卧室。

老周尴尬无比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在心里叹息了一声之后去了自己的小卧室。


 

这个卧室布置简单,摆设和床铺一看就是临时对付的。

老周回到自己卧室就听着陈娇娇在卧室里有提高嗓门吵架,应该是打电话跟表侄张鹏继续争吵着。

晚点的时候,听着表侄回来了,紧接着又不知道说了什么,好像这场吵架才平息下来。

外边没什么动静,老周这才离开自己卧室去洗澡。

刚洗了一半就听表侄敲门,进来之后拿了毛巾和洗漱用品出去好像在外间洗漱,老周没在意,想着表侄一会儿进来放东西,就把灯关掉,用外边的灯光照射着继续洗澡。

在表侄面前,老周这样光着洗澡还是有些尴尬。

几分钟过去,突然之间听到房门声音响起,老周没在意以为表侄放毛巾,可接下来感觉,身后一个异常温热弹性的身体从后背紧贴着他。

一双柔软的手臂绕过来紧紧抱住老周的腰,小手早已经向下,熟练的一把抓住了老周黢黑的大东西。

表侄家里,除了弟媳之外再没有别的女人。

刘芳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被撑爆,那种撕裂的暴涨感觉是她这些年来在老公身上从未体会过的滋味。

当刘芳几乎放弃一样的绷不住腿,落下了臀肉之后,也把老周的身体深深的挤入了自己的体内。

上一篇:宝贝,我想要,不想拔出来 江南校花校花与水泥工

下一篇:玩物丧志 by卡比丘 社长办公室人妻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