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湛医生,请矜持txt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2021-02-19 16:50:42【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祐疑惑地看向我,“不下车?”“我没办法走出去,连地库都走不出去。太羞耻了。”我老老实实地回答。祐打量了我一会儿,转身从后排拿了他的风衣

“?”祐疑惑地看向我,“不下车?”

“我没办法走出去,连地库都走不出去。太羞耻了。”我老老实实地回答。

祐打量了我一会儿,转身从后排拿了他的风衣外套给我,“把这个围上,一会儿上楼梯你走在我前面。”

我打开抖了抖,是祐身上熟悉的气味。嗯,很好,没有任何女人的味道。

我站起来,把他的外套在腰间围好。祐锁好车走过来,我跳到他面前大力转了个圈,“怎么样?看不到了吧?”

祐象征性地看了一下,“嗯,这样好多了。知道为什么我今天一眼就认出你来了吗?你的那条短裙真的太丑了。”

“……”

如果现在爆粗口,我还能吃到蒸饺吗?

我闭起嘴,把想要问候百里祐全家的话语悉数吞下。

和祐再次相遇是三个月前的一天,也是在这个购物广场。彼时,我刚毕业半年,在一家小公司努力搬砖,每天遥想如何早日坐拥美男,拿到人生中的第一个一亿。可惜想的美好,创业小公司就是不靠谱,副总卷钱逃跑,老总气到脑溢血,公司被迫解散。

我在公司蹲守五日,跟两个HR各种花式比拼嘴炮,拿到三个月的补贴金,又投入到新的一轮搏击中,开始循环往复投简历-面试-改简历的过程。我那美丽到令洋佬都为之称赞动心的母亲回国,她不知道从哪里听到消息,认为我已经在自己的人生路上彻底失败,想要带我出国镀金走上人生巅峰。

她找到我,约在一家昂贵的私人会所,吃令人看不出玄机的分子料理。

“杏初,你不应该变成这样。当初你就应该跟我一起离开。”

我哼一声,往嘴里塞一口胡萝卜叶,“然后早一点气死我爸吗?”

“你……不应该这样说,人各有命。”她不为所动,依然保持着令人艳羡的优雅姿态,“人该自私,该为自己而活。我只是选择了大多数人活了半辈子都不敢承认存在的东西。只是没想到,林翻会因这而死。”

“哦。所以,你不爱他。”

“如果要明确地给一个答案,作为爱人来说,我确实不爱他。你应该知道,和他结婚是被你外婆逼迫。”

我又往嘴里塞了一颗形状像是肉丸的东西,但是居然还是蔬菜。

我当然知道,我怎么能不知道,我在各个亲戚家流转,听他们讲的往事每一个版本都精彩万分。足够我在午夜时分被一脸又一脸的泪糊醒。

他们不相爱,却能生下我。

真是奇迹,莫不如说是动物的繁殖本能带来的奇迹。

我那傻瓜一样的父亲,大概是真的以为真心能换来一颗真心吧。可惜一颗冷石头揣在手心里捂在心窝里,还是石头,就算是心形的,它还是石头。

我点头,“你想带我走?为什么?你不爱他,但是爱我?就是因为你生了我吗?什么逻辑?”

她摇头,动作间脖子上的钻石发出令人着迷的光芒,“因为你是我的孩子。你要原谅,你是我的第一个孩子,你要原谅我第一次做母亲……我真的不知道当时该怎么面对你。”

我的血液仿佛在倒流。我又塞了一口新上的菜,妈的,还是蔬菜。

“那你也要原谅我,我也是第一次当孩子。抱歉,我不能理解你,我也不会原谅你。我过得很好,每天不用光吃这些蔬菜我也能过得很好。你慢慢吃,这顿算我请你了,也算还了你曾经对我的生育之恩。以后别再找我了。”

她没说话,然后突然笑了:“你很像你父亲,希望你以后不要和他一样……”

后面的话,我已经听不下去,我站起来,走出门,把卡递给一直候在外面的服务员,等她刷走我卡上三分之二的钱。

后来的我失魂落魄,走了很久,从日落走到天黑,走到一家我从来没去过的百货商场。

我逛了一圈又一圈,脑海里各种想法纷涌而出,我甚至还想过,要不就回去吧,做一个妈妈喜欢的傀儡,轻而易举地走上人生巅峰,也没什么不好啊。毕竟没有一个人能背着恨走一辈子,真的太累了。到了这个年纪,我已经不知道要去恨谁了。

走了很多很多圈以后,我蹲在进口食品的货架前,开始责怪自己的一时冲动。直到找到工作前,我可能都要一直啃最便宜的方便面了。万恶的资本主义。

我又上了楼梯,来到影音区闲逛。脑子一片混乱,一回神的时候我已经站在了之前我从来没去过的18X区域。

我对小黄片没什么好感,以前和大学舍友曾一起探讨着观赏过,我简直对影片中过分粗鲁的男性生理不适。但是既然已经进来了,就像进入了从未踏入的领域,难免会好奇。

我新奇地左看右看,突然在众多影片封面中看到一张万分熟悉的脸。我似一瞬被雷击中。

是的,虽然这么说真的很俗,但是即使他化成灰,我也能认得出来。

是百里祐。曾经被我抛弃的男孩子。

想到和他分手时他的眼神,万念俱灰,到现在我还会觉得胸口隐隐作痛。

我们已经分开了六年了吗?过得真快。原来在我看不到的时间里,他去做了这个行业吗?为什么?为什么?我不断问自己,一瞬间很害怕他的选择和我有关。

我边用他的艺名在网上迅速查找相关信息,边跌跌撞撞地坐上直梯下楼。

 

下一个瞬间,好似电影中所有冥冥注定的男女再相遇的情节那样,电梯停到五楼,上来一个戴着口罩的人。

四目相对。是活生生的百里祐。他比记忆里的少年变得更加挺拔,身形也硬朗了许多。

我怔怔地看着他,他倒是毫不惊讶,瞄了我一眼。我感觉他已经认出我来,但是根本不想理我。旁若无人地走进来,故意背对向我。

我被这忽视后的尴尬逼出眼泪来。

我的母亲说准了一项,我确实是她的孩子,也是父亲林翻的孩子,他们身上的每一点令人想要戳着脊梁去骂的缺点我都遗传到了。

自私、一头热、自以为是、胆小又自卑……

懊悔难过不安焦虑一股脑涌向我,我开始放声大哭。

“不走吗?”

祐的声音响在耳畔,我眨眨眼,看向他,点点头。经常陷入回忆不是件好事,我提醒自己。即使距离发生的时间来说并没有过去多久。

但对于想要逃跑的人来讲,这是大忌。人常常会被微不足道的回忆牵绊,做不到正常前进。

想到这里,我不禁想自嘲,我还真是越来越像我的母亲。

我跟着祐一前一后进入地库电梯。他站在我身后,因为离的很近,我居然觉得有些不自在,于是向前一步拉开距离。

为了掩盖不自然我回头问他:“我这条裙子真的很难看吗?”

祐正在看手机,听到疑问抬眼扫了我一眼,“嗯。”

根本就没在看嘛。

我又从电梯镜面墙壁上打量了下自己,凑活凑活吧,衣服现在对于我来说只要有基本的功能就好。减掉今天打车的费用,以及今天的内衣钱,我不确认我的小金库还能容我再继续潇洒多久。

要不要找份兼职呢……

如果不找的话,我很快就要货真价实地寄人篱下,但是既然都要找兼职了,为啥不直接找份全职……

想到这里,电梯停住,我和祐一前一后地走出,我等到祐走到我前面一点,加快脚步和他变成并排同行。

“怎么?”

我摇摇头,收回一直注视着他的目光。

“什么都没有。先去买内裤吧,我现在都不敢迈大步子。”

大概……这次也不能在他身边待很久了吧。

我怕和祐一起逛内衣店我会尴尬癌发作,于是就让他在内衣店门口等我,他无所谓地答应,走到店外一群等待着的男人中间。

因为饿到快虚脱,只想速战速决,我冲进去随便捞起来一条就要返到收银台。没想到一个转身和一位女士撞在了一起,一股熟悉的香味在我鼻尖散开。

“对不起。”她抢先一步道歉,神色抱歉地看向我。

上一篇:一直在里面顶 甜文 肉 高 H

下一篇:揉捏 乳尖h 调教性奴丝袜董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