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44岁女人喜欢被㖭 握(限)邓小小

2021-01-18 08:52:24【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陈松说:“其实,我也不希望柳眉有外遇。这样吧,你再监视她一个礼拜。要是还查不出来,我们就不查了。”回来的时候,陈青山在小区门口遇上刘大爷。就跟刘大爷聊起来。从谈

陈松说:“其实,我也不希望柳眉有外遇。这样吧,你再监视她一个礼拜。要是还查不出来,我们就不查了。”

回来的时候,陈青山在小区门口遇上刘大爷。就跟刘大爷聊起来。从谈话中,刘大爷得知陈松出差了,陈青山和儿媳妇留守家中。就暧昧地说:“陈青山,真羡慕你啊,家里有这么一个漂亮儿媳妇,贴身伺候你。”

陈青山苦笑说:“老刘大哥,这有什么好羡慕的,你又不是没有儿媳妇。”

老刘摇摇头说:“我那儿媳妇,哪里比得上你家柳眉?不论是身材相貌,还是文化素质,我家春芳那一样都比不上柳眉啊。”

听老刘夸自己儿媳妇,陈青山心里挺高兴,其实,老刘家的儿媳妇杨雪芳长得也不错,也是身材高挑,胸大腚圆很受看的女人。不过,杨雪芳不是大学生,也没有正式工作。她的丈夫刘超也是社会上游手好闲的混混。老刘妻子离婚了,老刘也是跟儿子儿媳一起过。

不过,老刘有退休工资,一个月三千多。一家三口基本上就是靠他的工资维持生活。

老刘下象棋下的好,和陈青山是棋逢对手,“陈青山,走,我家下棋去。中午也别回去了,在我家吃饭。我们哥俩喝点。”

陈青山说:“不行啊。我儿媳妇自己在家呢。我和你下两盘棋,就回家去给我儿媳妇做饭,我儿媳妇最好吃我做的打卤面。”

老刘说:“陈青山,你们俩到底谁伺候谁啊?你儿子刚走,你就粘着你儿媳妇离不开。该不是想扒灰吧?哈哈。”

陈青山心里一激灵,脸顿时红了,略带恼怒地说:“老刘大哥,你不要乱说。”

老刘哈哈一笑说:“跟你开玩笑的,不要当真。没啥。不如中午让柳眉也过来,我们两家多亲近一些。我们家在这城里也没啥亲戚。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

陈青山想了想,觉得老刘说的有道理,就给儿媳妇打了个电话,没想到柳眉立刻同意了。柳眉还说:“前几天,雪芳姐说开直播能挣钱。我现在不能给学生补课挣外快了,正好学学怎样开直播。”

陈青山跟着刘大爷来到他家,儿媳妇杨雪芳热情地迎接出来,“陈青山叔你来了,快请进。”

杨雪芳身子很高挑,圆领的短袖恤衫将她高耸入云的美乳曲线完全凸显了出来。下身穿着一件包臀裙,紧紧收束着她纤细窈窕的柳腰。她的小腿很细很白很直、跟她修长的大腿一样白皙、漂亮。

杨雪芳相貌虽然比不上柳眉,但是说话声音很好听,温柔似水,魅力四射。

打过招呼,陈青山问刘大爷,“老刘大哥,你儿子呢?”

刘大爷叹口气说:“别提我那不务正业的儿子了,每天跟一帮狐朋狗友混一起,吃喝玩乐不着家。陈青山,我们下象棋。”

柳眉果然来了刘大爷家,刘大爷的儿媳夫杨雪芳热情地拉着柳眉的手,就如同亲姐妹一样攀谈起来。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去了厨房,开始张罗午饭。

陈青山和刘大爷则在客厅摆开棋子,楚河汉界痛痛快快杀起象棋来。

两盘象棋杀完,陈青山二比零大胜。

杨雪芳和柳眉已经把饭菜做好了,午饭挺丰盛,四个热菜,两个凉菜,香喷喷的大米饭。刘大爷打开两瓶白酒,拉着陈青山非要一人一瓶包干制。

陈青山说:“老刘大哥,我的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一瓶下去我连路都走不了了。”

刘大爷笑呵呵说:“陈青山,今天难得我们两家聚一起,高兴!高兴就得喝酒。这样吧,这两瓶酒我们两家分了。我和我儿媳妇雪芳喝一瓶,你和你儿媳妇柳眉喝一瓶,谁也不许剩下。要是剩下就是不给我面子。”

陈青山为难地看看柳眉,柳眉微微一笑说:“爸爸,难得刘伯伯这么热情。我可以帮你喝一杯的。”柳眉确实能喝点白酒,不过最多能喝二两,再多就不行了。

陈青山觉得儿媳妇帮自己喝二两酒,剩下的自己勉强能对付,大不了下午下棋,全部输给刘大爷。于是就说:“好,那就这两瓶酒了,不干不罢休。”

当时苏丽丽听到了粗暴的敲门声,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想也没有多想,就开了门。

门外李禾看到穿着睡衣的苏丽丽,放肆的笑了笑,“嫂子,原来你在,我打电话你怎么不接。”

苏丽丽微微皱眉,她闻出了李禾身上的酒气,“李禾,你喝多了,有什么事改天再说。”

说完苏丽丽就要关门,李禾当即一把撑住门,“不行,我就想今天说,嫂子,你让我进去,咱们两个进去慢慢聊。”

说着,李禾就往屋里冲。苏丽丽见来者不善,也不客气了,推搡着李禾道:“李禾,我请你放尊重点。你别忘了,付司可是把你当好朋友的。”

上一篇:在温泉里边走边做h 男朋友老捏我的小兔兔

下一篇:方书记跨下的警花 城中村转悠半天风衣漂亮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