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在吃饭的时候进去了 顶开人鱼的生殖腔h

2021-10-18 08:45:43【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提起这个,林曼是深有感触,“如果只是争上座率的话,青年演员和那些没有唱红过的角儿倒是很少有出头的机会。”“不,其实出头机会很多的,不能只看表面,如果不争不抢

提起这个,林曼是深有感触,“如果只是争上座率的话,青年演员和那些没有唱红过的角儿倒是很少有出头的机会。”

“不,其实出头机会很多的,不能只看表面,如果不争不抢的话,也可以跟大角儿一起唱配戏。”张老师笑着说道。

“我当年跟师姐唱了十年的配角,师姐逝世后,才自己唱一些本子,你们年轻人肯定是熬不过来,但是,在我们那个年代是常态了。”

说罢,似乎“老杨,这只是两个年轻人的一个小试戏,售票,会不会太过大张旗鼓了。”张老师看了一眼尹航老师的神色,随后跟杨团长说道。

尹航老师没有追问,因为这边肯定是和省剧院过来联络的人说好了。

无论尹航老师知不知道,他都应该知道。

可是却没有一点的消息传出来给他。

“不会,省剧院的青年演员,想必实力是完全足够的,另外,准备的也已经很足了,不算是仓皇入场,咱们就拭目以待吧。”杨团长笑着说道。

“好!”尹航老师沉默了一下,随后洒脱的笑着点了点头。

杨团长一路带着众人走到化妆间,“待会儿会专门的人来为你们上妆,下午一点的演出,你们先准备一下吧,我这边还有点事儿,就先过去了。”

“好,你忙吧。”张老师说道。

走入化妆间,张老师皱着眉头,“老杨这是和谁沟通的,直接卖上票了,他们剧团会差这么点收入?另外,我们租场地又不是没有给他钱。”

尹航老师倒是淡定的多了,“可能不是这边提出来的,是省剧院提出来的要收费吧,租剧团的场地不便宜,希望能补贴点是点。”

“省剧院那边?”张姨眉头皱的更深了,随后轻叹了一口气,“哎,算了,演好咱们的戏吧,这事办的,真的太恶心人了。”

“这算啥。”尹航老师笑道,“咱们不掌运营,但是,有人来掌,也挺好的,都是为了省剧院的发展,我倒是不觉得有什么。”

“可是这两位,都很少实战过呀,买票看戏,一张票价就上百,稍有些瑕疵,恐怕,名声就毁在这儿了。”张老师声音有些无奈。

事实上,试戏的时候,大都是赠票的,票不白赠,这些人需要提出意见,留下自己的看法,这样好让演员有所改进。

并且,观众知道演员是在试戏,所以,就更能谅解一些东西了,失误,或者紧张之类的。

但是,人家是买票来的,兴致就不一样了,一张票上百,他们可不管你试不试戏,唱不好,直接锅碗瓢盆往台上扔的,也不是没有过。

“实战嘛,总归要有的,你不经历这些,以后见到观众就发抖,怎么办?”尹航老师倒是看得很开。

省剧院也要财报的嘛,收费唱戏,倒是无可厚非,只是有些赶鸭子上架了,这点,倒是给尹航老师填了个堵,下次开会,需要提一下。

他是抓演员这边的,另一个副院长,则是主财务和一些大大小小的安排场次之类,这些他虽然也能做一部分主,但却并不是没有限制的。

手里的资源就这么多,再想要多加一些,就需要去申请了。

不过,这么多年下来,尹航老师倒是也没有收权之类的想法,上面既然这么安排,一个主专业,一个主事务,那定然是有着道理的,他不会徇私,也不会过于的偏袒自己人。

他是真的想要推出来一位正当红的角儿,好给省剧院添砖加瓦。

唱了一辈子戏,不争不抢,却一心的想着,要让省剧院重新的辉煌起来。

一如以前那样。

“所以啊,去好好准备吧。”尹航老师笑着说道,“如果有不适应的地方,我来唱,可以歇一个人。”

还是人多好啊,加上尹航老师,足以应对任何的突发状况了。

不过,却也不算突发,姜然早就觉得,让观众免费看,有些不妥当了。

这不就是白嫖吗。

不仅仅是培养白嫖的价值观。

还得白嫖之后,啐一口再走,提出意见?

不存在的!

有什么意见,憋着,放在心里就行。

现在买票的人,姜然查了一下,也不少,《白蛇传》哪怕是这么多年了,也没有没落,断桥一折,更是脍炙人口,配戏的话,大概是不用的。

因为断桥一折,三个人足够了。

这样还能给剧院省点钱。

租赁演员也挺贵的来着。

经过这件事,姜然明白了,反正剧院很穷,事事都要精打细算。

虽然每年上面拨款那么多,一大部分都用来排新戏,却没有找到几出可以盈利的本子,一半的钱都打了水漂了。

姜然是看的明白了,现在,省剧院也要看成绩,你唱出来了,就给你多的资源,多的东西。

如果没唱出来的话,那么,能省就省了。

要钱?

没有!

自己赚去!

僧多粥少,说的就是大剧院了。

在这小剧团里,还算是能够体验一把戏瘾,在剧院里,有尹航老师照拂,也没有什么可以值得一提的。

姜然倒是无所谓,他一切听从指挥,毕竟,拿了人家的钱,就得帮人家唱好了。

无论发生什么情况。

“上座多少?”尹航老师看到姜然打开a,也是笑着问道。

“二百七。”

“嚯,不少,想不到在这个小的县剧院里,还能够看到这么高的座儿。”张老师也是轻轻的感叹了一下。

二百七的座次,总的票价上万了啊!

虽然这个钱要好几家来分的,但却也是个可观的数字了。

“这不是说明,我们来对了么,昆县这里,昆曲的地位还是很高的,虽然不至于人人听昆曲,但是也差不多了。”尹航老师笑着说道。“怎么样,小曼,有没有压力?”

“有了。”林曼吹了一口气,郑重的说道。“虽然有压力,但是,却也还好,我觉得我已经足够用功了,接下来,就看现场的状态了。”

“是啊,要看现场的状态。”尹航老师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用开个嗓不?”

“用。”林曼点了点头,“上场之前再说吧。”

“小然这是一点也不紧张,也不用开嗓的,哈哈哈。”尹航老师还有功夫开着姜然的玩笑。

“开嗓干嘛,直接唱就行了。”姜然笑着摇了摇头,“我觉得开嗓,反倒是浪费嗓子。”

“打开声音,还是挺重要的,不过,我看小然这几次发挥,根本没有过开嗓的时候,直接开唱。”尹航老师笑道,“唱的还没有丝毫的杂音,很清澈。”

姜然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他觉得,嗓子如果打开了的话,还是有点用的,但是用处不大。

本来他的嗓音已经强化到了极致,宗师等级,再加上平时也挺注重保养(不暴饮暴食就算保养了)的,所以,还是很有信心的。

看了一眼状态栏的诸多状态。

姜然觉得还很ok。

唱戏用到的主要是技能演技专精,戏曲专精。

然后至于嗓音之类的,这些都有着自身的调节。

至于关于心态的东西,这个,他倒是有了。

从背包里默默地把折扇取了出来。

还未打开,便感觉到一股香气扑鼻。

是那种木质扇骨特有的香气,很好闻。

“拼了!”

萧羽大拳紧握!

六枚烟雾弹同时爆炸!

但爆炸的方向,却不是朝着六大巅峰圣者,而是直接在萧羽身体四周!烟雾瞬间便将萧羽和身子掩盖得严严实实!

几乎同一时间,六道攻击狠狠地轰进烟雾中,打在萧羽站立的那个位置。

竟然不逃!?只是放烟雾弹!?但烟雾弹对于六人的攻击毫无作用啊!

上一篇:我是人人都能用的公共厕所 四个老头玩个女子奶头

下一篇:和奔驰女销售睡了 我被护士摸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