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女同学要我揉她的奶头 调教性奴

2021-04-17 15:18:52【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最后,还是江以宁开口道,“干奶奶,您先别着急,有什么事,我们商量着来就行。况且,雅也不是今天就走,总得准备几天。” 雅点了点头说,“对呀,江小姐说的

        最后,还是江以宁开口道,“干奶奶,您先别着急,有什么事,我们商量着来就行。况且,雅也不是今天就走,总得准备几天。”

        雅点了点头说,“对呀,江小姐说的是。”

        阿日拉夫人长长的出了口气,“好,我们慢慢来。不过,雅,你从今天开始,搬去忽家住吧。别在其他地方了。”

        失去了外孙女一次,她不想再失去第二次。

        她要把雅留在眼皮子底下,分分秒秒看着。

        确保其安全。

        “这不太好吧……忽先生不会同意的……”雅为难道。

        “他不同意,我就搬去跟你一起住。”

        阿日拉夫人任性道。

        雅正不知该如何回答时。

        病房的门被嘭的一声,暴力的推开。

        紧接着,忽颉利脸色阴沉的走了进来。

        跟在他身后,一起来的还有陆执。

        房间里所有人的心跳,都漏掉了一拍。

        阿日拉夫人最先反应过来的,神情严厉道,“你不会敲门进来吗?这么暴力的进来,是想做匪徒?”

        忽颉利没有回答阿姆的话,而是走到雅跟前,沉声质问:“谁准许你进来的?我不是警告过你,不许再接近我阿姆?再敢靠近她,我绝不会饶恕你的。”

        说着,他拉住了雅的一只胳膊,将她往外拽。

        雅哭着解释,“我只是来跟夫人道别的,没有恶意。忽先生,你就饶了我这次吧。”

        忽颉利压根不听。

        阿日拉夫人却扑上来,拼尽全力,要把雅留下。

 “你要把她弄走,我也不活了。”

        “阿姆,她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你要如此护着她!”忽颉利坚决不允许,如此心怀鬼胎的人,留在阿姆的身边。

        “月牙儿的胎记在她身上,肯定是月牙儿舍不得我们,所以回来找我们了。”阿日拉夫人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忽颉利的呼吸顿时停止。

        他不敢相信的盯着雅。

        雅感受到了危险,赶忙把自己的衣服,往上面拉扯。

        可没等她整理好衣服。

        忽颉利便扣住她的肩膀,用力的往下拉开了她刚遮掩好的衣衫。

        雅的后背顿时露出了半截。

        上面红色的月牙胎记,清晰可见。

        阿日拉夫人反应过来,扬手一巴掌,甩在了忽颉利的脸上。

        “你在做什么?!”

        北境这边女子还是比较保守的,他把雅的后背裸露在两个男人跟前,像什么样子?!

        雅也被忽颉利的举动,吓得开始掉眼泪。

        阿日拉夫人一把搂住她,将她衣服整理好。

        然后,摁住她的小脸,护在了怀里,低声说:“不要怕,牙儿,有阿姆在,谁都不能伤害你。”

        雅躲在她怀里,瑟瑟发抖。

        忽颉利的脸上呈现出了鲜明的手指印,可见刚才阿日拉夫人有多用力。

        他微微扯了扯唇角,说:“我妹妹已经死了,永远不会回来的。这个女人不知道是被谁安插过来的……阿姆,希望你不要执迷不悟,被她给欺骗了。”

        阿日拉夫人听到他说的,却假装没听到。

        她的月牙儿好不容易回来了,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这一次……

        她一定会好好地护着牙儿的。

        忽颉利低眸瞥了眼雅,浑身散发着暴戾的气息,扭头吩咐佣人道:“二四十小时,看着我阿姆,还有这个女人。”

        说完,他不再停留。

        转身大步离开。

        陆执微微偏了下头,示意江以宁出去。

        江以宁顺手拿起了口罩和墨镜,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

        到了医院的长廊外——

        陆执出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刚才听到,阿日拉说雅身上有胎记,是月牙儿回来了之类的。

        神神叨叨的,看起来神志不是很清醒。

        江以宁把事情详细解释了一遍,说:“现在阿日拉认为,她外孙女附生在了雅身上,死活都要留下她。”

        “你觉得,这事是雅搞出来的,还是巧合?”

        江以宁唔了声,道:“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偶然,没有任何问题。但我的理智告诉我,这不是巧合。”

        倘若是巧合的话,雅的演技也太高超了。

        尤其是被忽颉利赶出医院,她都未曾露出胎记,以达到留下的目的。而是一忍再忍……直到临近出国,才暴露这个胎记。

        这样的人城府未免太深。

        可她跟雅相处下来,觉得这个女孩子心思很单纯,性格也有些软弱。

        并不像能谋划那么长远的人。

        所以……

        她也不确定,到底是哪种情况。

        但一般面对不确定的情况,她都按照最坏的来。

        即,这一切都是被人安排好的。

        如果预判是对的,那所有不合理的地方,只要调查下去,总能找到解释。

        倘若自己判断有误。

        也没什么损失……

        而且,调查到最后,证明雅没问题的话,也能打消忽颉利对雅的疑心。

        江以宁把自己的想法,都说给了陆执听。


 

        陆执点头,神色沉凝道,“我也觉得有问题,既然我们意见一致,那就好好调查她一番。”

        跟以宁不同。

        他和雅没有过多的相处过。

        所以,不了解这个女孩到底是怎样的性格。

        但只从旁观者的角度看,这事实在是太诡异巧合。

        调查一下,才能安心。

        “嗯嗯。”

        江以宁淡淡的点头。

        两人简单的分工了一下。

        陆执去找雅的家人,验证下她的胎记,以及之前她说的一切。

        而江以宁则在网络上,寻找其他的线索。

        ……

        聊了没多会儿。

        陆执便让江以宁,回房间去照看下阿日拉夫人和雅。而他自己,则去追忽颉利,看看他那边的情况。

        江以宁没有任何意见。

        转身回了病房。

        阿日拉夫人已经躺回了床上,眼睛疲惫的阖着。

        而她的手牢牢地抓着雅的手腕,像是怕她跑了一样。

        雅坐在床边,眼角通红,看起来像是哭过了。

        江以宁走到她身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发,道:“雅,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坚强。”

        雅听到这话,眼泪滚滚落下,“江小姐,我不明白,我做错了什么。也不知道,夫人为什么说我是月牙儿。我现在只想出国,找份工作,踏踏实实的干。再攒点钱,找一个老公嫁了。不想掺和其他的事。您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坏心……”

        如此朴实的梦想,令人无法把她跟那些阴谋诡计联系起来。

        江以宁叹了声气,拿了纸巾,递到了她跟前,道:“雅,我信你。可别人信不信,我无法掌控。我现在唯一能帮你做的,就是证明,你的确没有坏心。”

        “你告诉我,这胎记真的是几年前,突然出现的吗?”

        江以宁深深地望进她的眼底,不错过一丝的变化。

        雅迎上她的视线,说:“是真的。给我看病的医生,还有我的家人,都知道这个情况。您不信的话,可以把他们找来,当面问清楚。”

        她看起来非常的诚实,没有撒谎的痕迹。

        江以宁微微抿了下唇角,说:“嗯,好。那我一定会还你一个清白。你放心,倘若忽先生冤枉你了,我一定会让阿日拉夫人,给您主持公道。”

上一篇:两个粗大同时在我体内 新娘 催眠 控制

下一篇:高潮大搐痉挛潮喷AV 程教官, 上车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