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两个粗大同时在我体内 新娘 催眠 控制

2021-04-17 15:18:05【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雅抬起头,冲着她们微微一笑,抱歉道:“我发卡不小心掉了。” 说着话,她把发卡攥在了手心里,站起了身。 结果,肩膀不小心撞到柜子一角。 动静大

    雅抬起头,冲着她们微微一笑,抱歉道:“我发卡不小心掉了。”

        说着话,她把发卡攥在了手心里,站起了身。

        结果,肩膀不小心撞到柜子一角。

        动静大的,使得桌子晃动了几下。

        摆在上面的玻璃茶杯和茶壶,剧烈晃动了好一会儿。

        而雅也疼的嘶了声,捂住自己的胳膊,一脸痛苦的模样。

        “你这孩子,怎么那么不小心呀?有没有事?”阿日拉夫人关切的问。

        雅眼里噙着泪光,坚强的摇了摇头,“我不疼。”

        可这表情,哪里像不疼的?

        阿日拉夫人对一旁的佣人说,“你去找医生,开点伤药,给雅抹一下。”

        撞伤不及时处理,要疼上很久呢。

        雅要出国,肯定得忙一阵子。

        肩膀伤着,行动不便可不行。

        佣人走了出去。

        江以宁拉着雅,让她坐到沙发上,“你把衣袖解开,我给你看看。”

        “不用了。”雅不停地摇头。

        江以宁不容她拒绝。

        自己伸手解开了她衣服上的扣子,然后看到了一片淤青,隐隐的还渗出了血。

        这撞得是真的重。

        江以宁微微叹气,道:“你这几天,别用这只手了。”

        “嗯。”

        雅点了点头。

        而佣人很快回来,带来的还有伤药。

        阿日拉夫人指挥她,去给雅涂抹到伤处。

        佣人走到了雅跟前。

        雅不好意思的说了声谢谢。

        佣人道了声不客气,随即又为了方便涂抹药物,把她衣领往下拉了拉。

        正要上药时——

        却听到背后传来了阿日拉夫人的惊叫。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

        回头看向她。

        “夫人,你怎么了?”

        “干奶奶……”

        阿日拉夫人却没有理会旁人,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雅的后背,仿佛着了魔一样。

        她不顾身体的虚弱,从床上翻了下来。

        一步步的走向她。


 

        这样的举动令所有人不解。

        雅也装作不知道,疑惑的望着她。

        “干奶奶,您到底在看什么?”江以宁边问,边循着她的目光,看向了雅。

        只见她光洁白皙的后背上有个月牙的胎记。

        除此以外,没有任何特别的。

        “月牙……月牙……我的小乖乖……”阿日拉夫人颤抖着双手,抚摸上雅的肩膀,眼泪冲出了眼眶,不停地掉落,“阿姆想死你了……”

        “夫人……你怎么了?”雅抬眸问。

        阿日拉夫人听到她的话,捧住了她的脸,哭着说:“你这胎记,是出生就有的吗?”

        雅低声回答,“不是的,几年前,我莫名其妙的生了一场病,才长出来这个东西的。之前以为是什么恶性的肿瘤,还去医院看过。但医生说,只是胎记,用不着担忧,所以……一直由着它了。夫人,这胎记有什么吗?”

        有什么?

        当然有了……

        她的宝贝外孙女,打小就有这个胎记,所以小名叫月牙儿。

        倘若雅从出生开始,就有这个胎记,她还不会觉得有什么。

        但偏偏是几年前,突然长出来的。

        这让阿日拉觉得,她的月牙儿又回来了。

        阿日拉夫人心情复杂的抱着雅,仿佛得到了最珍贵的宝贝。

        雅歪了歪头,看向江以宁,似乎在询问她,阿日拉夫人这是在干嘛。

        江以宁微不可查的蹙了下眉头。

        从阿日拉夫人的奇怪举动,以及刚才两人的对话。

        她多少猜到了一些。

        可是……

        死去人的胎记,出现在活人的身上。

        这未免太荒唐。

        不得不让人起疑。

        江以宁不愿意怀疑雅,但眼下的事情真是太不对头了。

        只不过,看阿日拉夫人激动地模样,以及雅疑惑不解的样子。

        她也不好说什么。

        江以宁选择了沉默。

        ……

        阿日拉夫人哭了很久,才渐渐地停住。

        佣人生怕她出什么问题,赶忙把情况偷偷地向忽颉利汇报了。

        忽颉利说,自己会很快过来。

        而阿日拉夫人拉着雅的手,说:“雅,你能不去国外,继续留在忽家吗?这一次,我保证,再也没人敢欺负你,包括颉利。他再敢动你一根手指头,我就跟他拼命。”

        雅咽了下口水,怯懦道:“夫人,我知道您是好意,可我真的不想破坏你们家的和睦。请您不要为了我,和忽先生起冲突。”

        她说的诚恳。

        阿日拉摇了摇头,“不是这样的……”

        很想跟雅解释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但那么多的事,一时间也说不清。

        阿日拉夫人急的额头出了汗。

        雅望着她,不知所措。

上一篇:赵露思被啪到腿软 想帮妺妺素股结果爽到自行

下一篇:女同学要我揉她的奶头 调教性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