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早就想在厨房伴你 餐桌下的手指噗呲

2021-06-16 15:33:54【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周鼎:“……行了行了没你们什么事了都看书去,我再想想。” 见巫乐又要张嘴说话,他赶紧又道,“停!都别说话!我自己想,你们该干嘛干嘛!”

   周鼎:“……行了行了没你们什么事了都看书去,我再想想。”

        见巫乐又要张嘴说话,他赶紧又道,“停!都别说话!我自己想,你们该干嘛干嘛!”

        说完,周鼎起身回到了床上。

        他躺了下去,日光灯的光芒映在他的瞳孔里。

        一直过了许久,他才终于动了。

        周鼎抿唇看向手机,眸子沉沉的,像是做好了某个决定。

        -

        晚上十点,夏郁洗完澡后躺在宿舍的床上看说明书。

        ——就他之前买的那些东西的说明书。

        时代在飞速发展,各行各业也都在飞速发展。夏郁看着盒子里的东西,不得不感叹感叹现在的人真会玩。

        他除了买了些基础款的用品,还买了一堆其他花里胡哨的东西。

        也不是想用,就是好奇,就是想买,想知道它到底是怎么用的、是用在哪儿的。

        这些东西有的光看外表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甚至夏郁自认为自己也算是个阅片无数的老色批了,但这些东西里依旧有不少他不认识的。

        会玩。

        真的会玩。

        夏郁单手托腮。

        他神色悠闲,姿势优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看什么正经东西。

        这时,放在桌上的手机震了一下。

        夏郁侧眸看去,看到是来自周鼎的消息后略微挑了下眉,眼角挂起一点笑意。

        他就知道周鼎会忍不住来找他。

        然而拿起手机却发现收到消息的不是他的主号,而是他的那个马甲可爱小给给。

        夏郁:?

        周鼎居然做了件他意料之外的事?有点稀奇。

        夏郁点开消息——

        【周鼎:[转账1000元]】

        【周鼎:在吗?这次我要点单,只要190  攻和178-180左右受的,攻得高得大得持久,受要纤细漂亮,要那种拍得很详细的,最好是有详细步骤操作的那种。】

        夏郁思索了一下,回道——

        【可爱小给给0w0:在的,是要教程类的吗?】

        【周鼎:嗯。】

        【可爱小给给0w0:哦~~懂了~~我这儿当然有的哟~~】

        【周鼎:必须按照我的要求,钱不够可以加。】

        【可爱小给给0w0:这么多钱都够包半年了~以后想要什么片子都找我哈,半年内都免费~】

        【周鼎:嗯,发吧,速度。】

        夏郁对着手机轻笑了笑,发了个ok过去。

        接着他把电脑打开,在一个极其隐蔽的文件夹里又打开了一个隐藏文件夹,挑挑选选后他把几个文件归到一起,传进盘后给周鼎发了个链接。

        【可爱小给给0w0:提取码dew8,祝小哥哥□□哟~】

        【周鼎:嗯。】

        【可爱小给给0w0:哇,小哥哥这么快就有对象了吗?】

        【周鼎:忙,不闲聊,886】

        夏郁直接趴在桌上笑了出来,忙着研究新手教程是吗?

        一想到周鼎在宿舍里吭哧吭哧地钻研这种东西,夏郁眼里的笑意就止也止不住。

        笑了好一会,他才把下巴抵在桌上叹了声气。

        离学校彻底放假也就一礼拜了。

        周鼎,你可得快点学了。

        他啊,真的有点等不及了呢…… 

第二天,夏郁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

        他从朦胧的睡梦中坐起身,揉了下眼睛:“谁啊?”

        “我啊,你佑堂哥哥!”

        欢快的男声在门外响起,“你不会还没起床吧?难怪我打你电话你也不接。”

        沈佑堂?他怎么会来……

        夏郁微皱起眉,拿出手机看了眼,上面果然显示有三个来自沈佑堂的未接来电。

        他把静音设置取消,下床给沈佑堂开门。

        门一开,外面的寒气便灌了进来。

        比寒气进来得更快的是沈佑堂,他穿了件蓝色羽绒服和灰色长裤,快速闪进门后笑着揉了把夏郁的脑袋:“是被我吵醒的还是你自己睡醒的?”

        夏郁偏头躲他的手:“你说呢?”

        “嘿嘿,这个点还不起?不像你啊。”

        “是人就会赖床。”

        夏郁板着脸,有点起床气,“你找我有事?”

        沈佑堂笑道:“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

        “随你,我去刷牙。”说完,夏郁转身走进浴室。

        沈佑堂也跟了上来。

        发现夏郁不太高兴后他脸上的笑收敛了点,说:“怎么看起来一点也不欢迎我啊?我这阵子太忙了,所以才一直没找你玩。你呢,要不是我今天过来,你是不是也不会主动找我啊?”

        夏郁垂着眼刷牙,不理他。

        他还没睡醒,因为昨天研究欲上头,他光看说明书还不够,还去找了相关的片子看,等彻底把这些东西的用法弄懂已经凌晨三点,他睡前大脑还总要天马行空一会,等到彻底睡着估计四点都过了。

        现在九点,五个小时都不到的睡眠根本不够。

        他连讲话的力气都没有。

        沈佑堂叹了口气:“唉,真冷漠,伤心心。”

        夏郁:“……”

        他吐掉嘴里的泡沫,“你到底找我什么事?”

        “好吧好吧。”沈佑堂耸了耸肩,“我是来邀请你去看我打球的。”

        夏郁有些莫名:“看你打球?你们篮球社人都快走光了,谁跟你打球?”

        “我一个人也可以打给你看啊!”

        夏郁:“……”他不太想看。

        而且篮球是对抗性运动,本来就要双方有来有回地打起来才好看。一个人打球那叫练球,邀请别人看自己练球……其他人怎么想夏郁不清楚,但他个人觉得挺暧昧的。

        他打算拒绝:“我不太……”

        沈佑堂忙道:“诶诶诶!别拒绝嘛,我不就是想让你也给我画一副打球时候的画嘛。”

        说着语气里带上了一点哀怨,“你都给周鼎他们画了那么多幅了,还给陆思危林凡也画了,就没给我画,还是不是好兄弟了?”

        夏郁道:“那些都是一个女生约的稿。”

        沈佑堂知道,但他耍赖道:“那我也想你给我画一幅。”

        夏郁轻皱了皱眉:“行吧。”

        沈佑堂顿时高兴了,他从羽绒服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递到夏郁面前:“喏,我给你带的早饭,现在还是热的,你洗漱完吃正好。”

        夏郁一看包装就知道是小笼包。

        随着各个院系先后放假,食堂里的东西也越做越少,去晚了,就只能买便利店的面包。

        小笼包是最受欢迎的早饭之一,基本上过了八点就买不到了。

        夏郁眨了眨眼:“谢谢。”

        他并不觉得高兴,反而感到了一点困扰。

        “好兄弟客气什么?”

        沈佑堂笑起来,“先继续揣我衣服里吧,我兜里热。”

        夏郁垂眸:“嗯。”

        一句“好兄弟”,让困扰堵在了夏郁心里。

        即使他感觉到了沈佑堂的不对劲,也问不了,说不了,只能当不知道。

        洗漱完后夏郁换了套衣服,跟沈佑堂一起去篮球馆。

        篮球馆里人非常少,不管球场上还是观众席上,都只有那么零星几个,但暖气依旧开着,进去后瞬间感觉温暖了许多。

        一进去,夏郁就看到了在球场上跑跳的周鼎。

        没人跟他打,就他一个人在那练习投球。

        既然周鼎在,那么巫乐一般也会在,果然,眼睛顺着扫过去,又是昨天见过的那几个面孔。

        他们都没上场,就在场边坐着聊天。

        巫乐率先看到他,立刻起身元气满满地冲他打招呼:“早啊夏郁!”

        夏郁冲他点点头,和沈佑堂一块儿走到了前排。

        他在前排坐下,沈佑堂把小笼包给他:“我去换衣服。”

        巫乐冲沈佑堂笑:“你来得正好,周队正愁没人跟他打呢。”

        沈佑堂也笑:“希望周队能手下留情。”

        说完他跑过球场,朝周鼎点了点头后进入了更衣室。

        “你这是吃的早饭?”陆思危主动跟夏郁搭话。

        夏郁点点头:“今天起晚了。”

        巫乐看着他的画板:“你今天又要画谁?”

        夏郁伸手指了指更衣室的方向。

        “沈佑堂?”

        夏郁点头:“嗯。”

        “又是练人体?”练完投篮的周鼎走到夏郁身旁,拿起矿泉水的同时语气冷淡道。

        夏郁慢吞吞地咀嚼着食物:“不然呢?”

        周鼎喝水的动作一顿,差点被呛到。

        他黑着脸看了夏郁一眼,放下水瓶,又抱着球跑回了球场。

        巫乐坐到夏郁旁边:“你画沈佑堂干嘛?”

        这语气……

        夏郁问:“他怎么了?”

        巫乐撇撇嘴:“他谈恋爱以后部活不来,团建不来,训练也是点个到就走,教练都喊不动他,我反正看不惯这种的,好歹教练开会得来吧?总不能谈个恋爱就什么都不管了吧?那还进什么一队啊,占着茅坑不拉……哦哦我忘了你在吃东西,不好意思啊。”

        夏郁:“……没事,我已经吃饱了。”

        巫乐睁大眼:“还剩好几个呢!你就吃饱了?”

        夏郁看了看他,把盒子往他眼前一伸:“你要吃吗?”

        巫乐接过饭盒,不好意思地挠头:“嘿嘿嘿嘿被你看出来了,我好久没吃过学校里的小笼包了,早上完全爬不起来。”

        “没事,你吃吧。”

        夏郁把筷子也给了巫乐,“反过来用。”

        下一秒,“咚”的一声巨响落在夏郁脚边。

        夏郁被吓了一跳,抬头正对上周鼎黑沉沉的目光。

        周鼎跑过来:“不好意思,投歪了。”

        巫乐也被吓了一跳,他大声嚷嚷:“你这投得也太歪了吧?”

        周鼎看着他:“那你来投?”


        巫乐跟鹌鹑似的一缩脖子:“我不来。”

        周鼎捡回篮球,跨过夏郁身旁的座椅时膝盖蹭到了夏郁的左手。

        周鼎垂眸看他,又是一声:“不好意思。”

        语气轻飘飘的,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显然是故意的。

        夏郁:“……没事。”

        幼稚!

        周鼎再次回到球场时,恰好沈佑堂换好衣服从里面走出来。

        周鼎冲他抬了抬下巴:“斗牛来不来?”

        “我可斗不过你。”

        沈佑堂看了眼场边的人,“3v3吧。”

        周鼎嗯了声:“也行。”

        他转头点了四个人的名字,分好了队。

        沈佑堂冲夏郁挥手:“夏郁!认真看我啊!”

        夏郁已经架好了画板,闻言伸手冲他比了个ok的手势。

        周鼎面无表情地扫了他们一眼,然后别开头去跟他的两个队友讲战术。

        这场巫乐没上,他翘着二郎腿坐在夏郁旁边,吃得整个人美滋滋的。

        他悠哉悠哉道:“完咯,这场有人要被虐咯。”

        夏郁正低头画画,他跟沈佑堂很熟,连他只穿裤衩的样子都见过,所以不用看就知道要怎么画。

        闻言他随口问:“谁要被虐?”

        “沈佑堂呗。”

        “为什么?”

        巫乐给夏郁解释:“你看嘛,周队明显认真了,打得忒狠,他不认真都很厉害,认真起来我们学校就没人能打得过他。”

上一篇:体育生,胯下,粗大H 总裁被迫带道具调教

下一篇:学长说做错一题顶一下 真实下药毛片暴力开眼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