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使劲要喷了两根好爽h 大学男友每周末上我一次

2021-01-15 10:55:16【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忽的,门外传来了一阵门铃声,我心想肯定是这小姨回来了。自从我搬进来之后,小姨出门便从来不带钥匙,似乎断定了我一定在家似的。我闻见门铃声之后便赶忙小跑到了门口处打开门,一开

忽的,门外传来了一阵门铃声,我心想肯定是这小姨回来了。自从我搬进来之后,小姨出门便从来不带钥匙,似乎断定了我一定在家似的。

我闻见门铃声之后便赶忙小跑到了门口处打开门,一开门,没想到看到的是一个看起来猥琐至极的男人搀扶着小姨回来,而此时的小姨已然烂醉如泥浑身酒气地被抚着,而且口中还不断地说出一些胡言乱语。

“你是她弟弟吧?赶紧把她扶进去吧,我快搞不定了。”那陌生男子见了我之后便像是如释负重将身上的大麻烦弄走了一般,匆忙地将小姨交到了我的手上之后便落荒而逃。

看样子小姨在醉酒期间没少给这男人添加麻烦,不然这男人肯定不管我在场二话不说就把小姨带到酒店去了。

毕竟面对这么一个身材劲爆且姿色尚好的女人,放着哪个男人手里都是不会放弃这块猎物的。

小姨是独自回来的,那同她一起的林菲儿显然已然被酒吧的某个男子带走了,落下了小姨一个人。

醉酒当中的小姨显然是察觉到了自己已然回到家中,醉醺醺地一把将我推开,随后便兀自地倒在了沙发上,过了好一会之后又重新坐了起来。

我也不去管她,知道小姨平时已经甚是疯癫,这会喝醉了酒也不知道会对我做出啥事来,这般想着,我便也兀自地走到小姨一旁的沙发上坐着。

恰好在我的这个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小姨岔开腿时露出的风光。

小姨今天穿的是一身黑色连衣裙,而身下穿的则是到大腿根部的那种丝袜,具体叫啥我也说不上来。这种丝袜我常在美剧中看到过,那丝袜到大腿根部处,随后便又两根蕾丝丝带将大腿根部的丝袜同胯部连接起来,看起来甚是性感。

而小姨今天穿的就是这么极其性感魅惑的一身,同时其大腿之间有意无意露出的风光甚是诱人,让我瞬间有些蠢蠢欲动起来,想着要不趁小姨这会醉意十足上前去弄两下……

反正小姨处于这么个状态,极有可能意识已然是不清醒。但尽管这么想,我还是不敢上前动作,毕竟今晚的小姨同昨晚被下了药的小姨不一样,很有可能她随时会醒来。

我就这么紧紧地盯住小姨的大腿根部之间的旖旎,移不开眼来。

忽然之间,小姨把两双玉腿叠了起来,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目光之后才做出的这般举措。我也被小姨的这番举措吓到,抬眼便看到小姨看着我一脸嫌弃,似乎对于我这般偷窥的行为很是不屑。

“你还真是个废物,竟然还偷窥你小姨。什么时候才能有点出息?”小姨醉气熏熏地说出这么番话,言语之间充满了恶意,似乎对于我的存在本身就已然很是嫌弃。

我没有将小姨的这番话放在心上,我甚至已然有些习以为常。因为自从我搬进来的那一天起,小姨对我的态度就没有变过,一直是这般恶劣。

对于她的这般针对,我也没有任何应对的方法,毕竟如今寄人篱下。还是那句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嘛,谁让她现在是我的衣食父母呢。

尽管我已经把视线移开了,但是小姨似乎没有打算放过我,尽管停止了对我恶言相向,但是她却猛然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走回房间,途径我的时候还轻蔑地望了我一眼。

我则是无动于衷地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小姨的下一步动作。

果不其然,小姨从房间里抱出来了堆积如山的衣服,一把递到我的手上,动作粗暴不说,语气也是极为恶劣,“你,给我把这些衣服洗完再睡觉。”

我接过衣服,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时钟,又看了一眼眼前眼神迷离醉气熏熏的小姨,也无可奈何,便认命地抱着这一堆衣服走到洗衣机前。

那小姨看我这般反应,则是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随后又整个人瘫在了沙发上,开始呼呼大睡过去。

待我将小姨给的那堆如山的衣服洗好烘干之后准备将其放回房间,经过沙发时,我便看见小姨烂醉如泥地瘫在了沙发上,意识甚是迷糊,同时还不断地在低喃着什么,“刘成林,我讨厌死你了……”

但是自己确实依稀记得,自己好似被杨哥带进了包厢里,而且喝了杨哥递给自己的酒之后便开始有些意识模糊且浑身燥热。想必那杨哥必是在这酒中动了手脚,看自己不答应他的无理要求便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占有自己。

想到这里,小姨的脑海里便浮现起了那杨哥面目可憎极为猥琐的面容,咬牙切齿地恨不得把杨哥修理一顿。

还在那杨哥被不知道什么人给砸破了脑袋,要是真的被这么个恶心的老爷们给强了,自己估计也就在世上活不下去了。

但话又说回来,既然杨哥被打晕了,那么自己在包厢和到家的这期间到底做了什么又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呢。

“对了,昨晚包厢里面还有没有其他人啊?”想到此处,小姨便又对那酒保抛了几个媚眼,继续套酒保的话。

那酒保见了眼前小姨那般妖媚的身段,一下子紧张就也什么都招了,“那倒没有……我听闻同事说那杨哥本来是带了个妹子进包厢的,结果进去的时候那妹子早已不见了踪影。”

小姨听了这话也是一阵心虚,生怕被酒保知道那同杨哥进包厢的人正是自己。

毕竟杨哥在那包厢里面被人敲坏了脑袋,倘若出了人命让人家知道了自己当时同杨哥正独处一室,虽然不是自己干的,但是自己也是最大的嫌疑犯。

“小哥,可真是谢谢你了啊。”说罢,小姨便轻抱住那酒保的脑袋,凑上前去快速亲了一口,随后便跳下了吧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若不知道的还以为小姨同酒保刚在这吧台上办完事呢。

那酒保本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而且也没有尝过多少女人的滋味。这下被小姨这么一弄,更是满脸通红地望着小姨,虽然表情羞涩但是显然也是意犹未尽。

从KTV门店出来之后,小姨便立刻拨通了一个电话,“菲儿,是我。你现在在哪呢?咱们老地方见吧,我有些事想拜托你一下。”

上一篇:男人说你水多怎么回应 白带像大鼻涕可以拽出来

下一篇:宝贝我撞到你的点了爽了吗 酒瓶堵住,不能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