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双性花蒂穿环扩张 强开了老师的花苞

2021-04-14 15:15:54【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他握住寡妇的手,低语:“我有过很多女人,之前家里还没落魄时,我就交过很多女朋友。” “她们大多是国外的千金小姐,什么类型我都有过,私生活一片糟糕。后来,

    他握住寡妇的手,低语:“我有过很多女人,之前家里还没落魄时,我就交过很多女朋友。”

    “她们大多是国外的千金小姐,什么类型我都有过,私生活一片糟糕。后来,我的家里落魄,我被不同形色的女人包养。其中就你和夏露。”

    “但我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目标。我想要重振家族,想要报复当初陷害我们家的仇人,这是我最终的目标,也是我愿意牺牲一切的目标。”

    “夏露已经答应我,要把我介绍给她的父母认识,并且带我进入他们家的上流聚会。”

    “我将会在那里,认识很多人,获得很多人脉。只有这样,我才能真正拓展我的事业,开始我的野心。”

    “我想,你也不希望,我一直被不同的女人包养。”

    寡妇能理解洪诚孝的目标和野心,他要大展宏图,夏露的父母将会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洪诚孝是在暗示,她帮不了他的忙。

    她只是须有一堆钱,和公司的股份,却没有生意上真正的人脉,而且,她对公司没有实质的控制权,控制权依然在老男人的子女们身上。

    她不能擅自把洪诚孝塞进公司重要的职位上面。

    对此,寡妇心里更加自卑,觉得自己样样不如夏露,完全配不上洪诚孝。

    “我,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寡妇嗫嚅道。

    “我需要钱。”洪诚孝毫委婉的提出道。

    “我需要一笔启动资金,用来投资我的事业。”

    “要多少?”寡妇问他。

    洪诚孝看她一眼,扯出一个相当苦涩的笑容,“大概五千万吧,其实,还需要更多。”

    “五千万?”寡妇心头念叨,震惊不已。


 

    就算她已经继承大一笔财产,五千万对她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她无法在短时间内拿出来,这太多了!

    “我需要更多的钱完成夏露父母对我的期待。”洪诚孝看出寡妇心里的震惊,自嘲笑道:“我如果只有几百万,甚至一千万的启动资金,夏露的父母根本就看不上我。”

    “他们不屑带上我一起赚钱,估计,看在夏露的面子份上,见过我一面之后,就不会再和我见面。”

    “我也无法融入他们的人脉当中。”

    “我必须要有更多的资金,才能够得上他们的身份和地位。”

    在寡妇心中,洪诚孝是一个很温柔很爱笑的男人,就算他家里落魄,就算他被不同的女人包养,他也从来没有露出过狼狈的样子,他依然能维持自己的格调,犹如一个贵气少爷。

    可是现在,他却露出苦笑,甚至在她面前对自己自嘲。

    这说明,他心里其实很不自信,他之前表面上从容淡定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用来维护自己的自尊心,不被一个个女人羞辱到。

    这让寡妇想起过去的自己。

    她不但被老男人羞辱,还会被老男人身边的年轻淸妇羞辱。

    而且,有时候她被老男人带出去见朋友,也会被老男人的朋友们给嘲笑羞辱,他们以羞辱淸妇为乐,最爱互相比较。

    若是她条件硬件不如别人的淸妇,就会遭到冷落和孤立,完全融入不了他们的圈子。

    所以,寡妇一直很注重保养自己,美貌和身材,以及气质和见识,都是她替身自我魅力的方向。

    她必须要保持美貌和优秀,才能融入老男人的圈子。

    现在洪诚孝要面对的事情,和寡妇以前的经历一样,他不先把自己武装起来,夏露的父母根本就不会重视他。

    他们甚至会嘲笑,羞辱洪诚孝。

    想到这里,寡妇就心疼不已。

    她不知道是心疼过去的自己,还是心疼她现在心爱的男人。

    是的,她爱洪诚孝。

    和洪诚孝在一起,每一分每一秒她都会快乐的。

    正因为爱他,她无法阻止洪诚孝继续和夏露在一起,只有接触到夏露的父母,获得夏露的父母提携与帮助,洪诚孝才能真正展开自己的事业和野心。

    寡妇作为他的女人,她必须要认可他。

 不相干……

    这三个字,瞬间激气了唐宁心中那团怒火。

    她霍地站起:“什么叫不相干的人?我差点就和他结婚了,怎么教不相干?”

    “他之所以会答应你,不过是因为你骗了他,根本不是他所想。”

    韩雨桐只是随随便便一句话,直接就将唐宁的嘴给堵住了。

    “好,我们现在先不说这个,说说职位的事情吧,你打算给你安排什么职位?”

    “我也先不和你说职位的事,我倒是想问问你,你对遥远认识多少?”

    原本还气焰嚣张的唐宁,被韩雨桐这么一问,确实把她给难倒了。

    对遥远认识多少?她为什么要去了解遥远的事?

    如果不是因为遥远有秦沂南在,她只怕也不会踏进来半步。

    见她回答不上来,韩雨桐勾唇浅笑:“就算你再先靠近沂南,对遥远没有充分的了解,那也没用。”

    “他可不喜欢跟在他身边的,都是那些只能摆设的花瓶,而是真正能帮助到他的,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唐宁抿着唇,韩雨桐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

上一篇:在闺蜜家的一次群交 班长带我去没人的地方

下一篇:官场粗大征服人妻 他嫉妒到要发疯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