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今晚就让你知道我行不行 技校当班长睡了一个宿舍女生

2021-01-14 11:05:59【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可是村子里唯一的医生,那王寡妇一定会来找自己取黄瓜的。至于好基友柱子,他就凉快去吧,等自己有本事了,顺带着找个原装正版的好姑娘给他使用,他也算是对得起这个基友了。这么的

他可是村子里唯一的医生,那王寡妇一定会来找自己取黄瓜的。

至于好基友柱子,他就凉快去吧,等自己有本事了,顺带着找个原装正版的好姑娘给他使用,他也算是对得起这个基友了。

这么的一想,愧疚感稍微的少了。

各自回家,荣志刚心里有小九九,到了家却并没有立马入睡。

过了不一会儿,就有人在敲他家的门。

“谁啊!”

“刚子,是我,你王婶,我找你看病。”门外传来王寡妇的犹豫的声音。

荣志刚顿时吞咽了一口口水,心里高兴呢,急急忙忙的去门外开门。

王寡妇赫然站在门外,双手在胸前不断地搓着,那样子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忽然王寡妇问道:“刚子,你爸睡了吗?”

“他身体虚,刚黑就睡觉了。”

“哦,婶子的病……”

“来吧,屋里我瞧瞧。”荣志刚装着一副医者仁心的样子。

看见荣志刚这副表情,王寡妇原本难以欺说出的事情,也稍稍的有了些放松,荣志刚直接地带到了他的卧室。

王寡妇皱眉道:“怎么是这里?”

“我家堂屋挨着父亲的卧室,我怕这大半夜的吵醒了他……”

“哦……”王寡妇的疑虑顿时打消了。

她还以为荣志刚会对她那啥了呢,至此,她不由得苦笑,自己多心了。他一个年轻小伙,怎么对自己这种残花败柳有意思呢?

荣志刚给王寡妇搬来一张凳子,让其坐下,然后开始号脉。

“婶子肚子里有硬物,如果不取出来,明天发炎的话,后果很严重。”荣志刚早就知道黄瓜的事情,号脉不过是个假象。

故意说得很重,就是想让王寡妇落入他的彀中。

“啊……”王寡妇惊讶极了,不过还是扭扭捏捏,不肯说。

“婶子,我是一个医生,男女都一样。不能讳疾忌医啊……”

“这,这……”

“您的隐私,我绝对不会外传。”荣志刚加大了王寡妇的信心。

“好吧,其实你也知道,我们这种孤独的女人,都喜欢那啥,我把黄瓜断在了那里,你能去取出来吗?”

王寡妇说完,脑袋低垂,羞红了一脸。

“能,李狗蛋家媳妇孩子难产,我不给都取出来了吗?”荣志刚炫耀地道。

“是呢,我这个事儿对你来说是很简单的事情吧?”

“那是当然。”荣志刚取出一个医药盒子,里面装的是钳子,镊子之类的西医物件。

现在中西医合并,即便是纯中医,也会摆上这些东西,有时候需要这些东西处理一些中医器械无法处理的疾病。

村子很穷,在上任赤脚医生死掉了之后,没有新的医生来,这个位置便一直空缺着。

在这里,懂得基础药理的他,完全地承担看病的角色,他成了这里唯一的医生。

其实,他这一手医术也是在书上学的,虽然以前他爷爷也懂点医术,但压根就没教过他什么。

镇上书店的那些医书,被他全部买回来了,加上勤奋好学,有病人看,自然磨炼几年就成了一个不错的医生。

这里只要不是动手术的病,都在荣志刚这里看。

在酒精灯上消毒完毕长号钳子和扩阴器,荣志刚对王寡妇道:“婶子您张开腿。”

荣志刚故意装得很生涩,代表他还是个纯洁的青年。

王寡妇看见他这样,心里道,真是个处男啊!要是被自己享用,那多么美好!

欲望让王寡妇心里荡漾起浴火。

如果男人的器物来代替黄瓜,那自然比冰冷没有感情的死物舒服多了……

想到这里,王寡妇的身体立马就出现了动情的痕迹。

荣志刚幸好是蹲着的,不然鼓起的蒙古包一定非常出卖他的本性。

王寡妇并没有因为自己的骚变得羞涩,她还故意的把那神秘的一面给荣志刚看。

这代表了王寡妇很空虚,很火热,很想要某个东西去临幸。

“婶子,我开始了!”荣志刚压抑了一下心里的火焰,熟练地开始操作起来。

照片上的李倩倩,绝对敌得过杂志上那些封面女孩了!这是荣志刚在看过李倩倩的照片得出的结论。

下午,荣志刚打包药材。

将山中采集回来的各色草药用藤条一捆捆的捆好,下午做好准备,明日一早赶集就方便了。

将药材变卖了之后,便去汽车站接李倩倩。

计划拟定,行动就有条不紊。

黄昏的时候,张晓晓妈来了。

她这次带来了一只老母鸡。

荣志刚知道她是来取蛇药的,也不啰嗦,将一包早就配置好了的草药交给了她。

“这是治疗晓晓的药,里面的粉末另外用冷开水调和,敷在伤口上。”荣志刚说道。

“志刚……很感谢你,但是你需要明白。这个世界没有钱,就没有一切。不是我现实,现在生个孩子,养个家,没有许多钱,我家张晓晓跟着他就会吃苦。婶儿是过来人,也穷过。知道穷是什么滋味。”

“我明白,我跟张晓晓只是朋友而已,我绝对没有非分之想。”荣志刚继续的口是心非的回答。

接过草药,留下老母鸡,张晓晓妈转身离开。

荣志刚本想不要这老母鸡,如果不要,那就代表他对张晓晓有非分之想了,权衡一下,还是收下了。

再说,他穷啊,有这鸡来炖野山药,给父亲补补也好。

再说,他没有对张晓晓有想法,骗鬼去吧!

读初中,就把张晓晓当成了梦中女神,好几次,春梦都梦见跟张晓晓啪啪呢。

要说不想推倒张晓晓,他的好基友柱子第一个不服,准备好之后,荣志刚想睡觉去了。

刚想关掉大院门,柱子那家伙就来了。

“刚子……你不会这么早就想睡吧?”

上一篇:玩弄白丝校花的长腿小说 公主 求饶(h)

下一篇:超级乱婬片国语对白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