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玩弄白丝校花的长腿小说 公主 求饶(h)

2021-01-14 11:05:31【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陈明一愣。自己怎么会有这么龌龊的想法?不过,机会了只有这么一次,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想到这里,陈明一咬牙,心一横,又微微拨开了草丛,把头探了出去。与上次不同的是

陈明一愣。自己怎么会有这么龌龊的想法?

不过,机会了只有这么一次,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

想到这里,陈明一咬牙,心一横,又微微拨开了草丛,把头探了出去。

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那个女人却把身子转了过来,而陈明也终于看清楚了那个女人的脸。

“隔壁村的王寡妇?!”陈明不禁惊呼出声。

“谁!”而陈明的声音自然也惊动了王寡妇,王寡妇下意识地蹲在水里,警惕地望向四周。

而陈明也终于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打草惊蛇了,忙转身就往回跑。

陈明慌不择路,只知道不断地跑,也不在意跑了多远。

在他看来,这种事如果被抓住了,那今后的人生就全毁了,说不准还会被王寡妇赖上……虽然王寡妇长的确实美艳,但怎么说,她都是死过男人的寡妇啊!

胡思乱想着,陈明终于抬起了头来。

“嗯?这里,是刚才挖到冬虫夏草的地方?”陈明一阵苦笑,跑了半天,居然是在兜圈子么?

正当此时,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陈明一怔,额头上微微渗出细汗,同时不断后退着。

突然,陈明只觉得脚下一空,直接掉进了巨石旁边一处被草丛覆盖的隐秘山洞。

“嗯?奇怪,刚刚这里明明有声音的啊,难道听错了?”

与此同时,王寡妇也从巨石后边走了出来,见到这里一个人也没有,也是诧异不已。

“算了。”她摇了摇头,再次去别处寻找了。

陈明自然是不知道危机已经解除。此刻的他正躺在黑漆漆的山洞里,神色慌张地向四周张望着。

一伸手,陈明触碰到了一个石头一般的、硬邦邦的东西。

他把那个东西拿了起来,放在眼前仔细看着。那是一个白色的东西,所以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陈明才能微微的看到它。

把这东西放到眼前,陈明才终于看清了这个东西——一个头骨。

“切,原来是一具头骨……卧槽头骨!”陈明一激灵,忙将那可怕的东西甩出了老远,然后向着一旁跑去。

一想到刚才自己捧着那个东西放在了眼前,和它脸对脸,陈明就一阵后背发凉。

“咚!”

慌忙逃窜中,陈明似是撞翻了什么东西,同时他的背篓也猛地一沉,但此刻的他却哪里会在意这个呢?

终于,陈明找到了洞口,连滚带爬地攀了上去。

但还未等他松一口气,却又猛然听到,洞外好似有些什么奇怪的动静!

陈明心里微微一紧,听着洞口传来的喘息声。

“难不成……是居住在这洞里的生物?!”陈明心里咯噔一下,不禁捂住了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哪怕一点儿声音,随后才慢慢地拨开覆盖在洞口的草丛。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陈明目瞪口呆。

却见一个女人正解下裤子,正坐在一块石头上,手放在某处动作着。而那喘息声,却正是这女人所发出的。

“王寡妇?!”陈明眼角抽了一抽,难道现在的寡妇都这么饥渴么?居然在荒山野岭就能干出这种事?

不过下一刻,陈明便了然了。

王寡妇新婚不久,丈夫便在矿上遇到了矿难。在村里,她受着思想保守的老一辈的谩骂,说她克夫之类的。

不过陈明知道,这事情和她没关系。但她却一直这么忍受着,如今才二十六岁,却仍然没有改嫁。

“这么多年,肯定是有这方面需要的。难道她都是这么解决的?”陈明瞪大了眼睛看着王寡妇。

那姣好的面容因为快感而微微发红,朱唇里散发出阵阵的喘息,她的衣衫凌乱,裤子褪到了脚踝,一只玉手正按在那里不断动作,令陈明不禁血脉喷张,下体也抬起头来。

陈明依旧捂着嘴巴,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

“嗯啊……”

突然,王寡妇猛然间加快了动作,同时嘴里也发出诱人的娇吟。

紧接着,她像是到达了顶峰,整个人双腿猛地绷直。

“啊……陈明……”

王寡妇猛然喊出了声,同时开始微微抽搐,随后便是剧烈的喘息。

“噗!”

听到王寡妇的呼喊,陈明再也忍受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

我居然会是王寡妇的YY对象?!

“谁!”

而王寡妇又是猛地一惊,赶忙提好裤子,向这边走来。

本以为王寡妇到此就结束了,没想到王寡妇来了第二弹。

王寡妇有个习惯,做那事的时候,穿裙子,将裙子高高捞起。

就此看来,她今天还是比较保守,以前她喜欢赤果果办事。

但,有一次,村长张军来这里办事,无意间撞见了玩寡妇使用黄瓜的场面……

至此以后,王寡妇就穿裙子办事,如果遇见突发情况,将裙子放下,神色装自然,别人不会发现什么。

她将黄瓜用抹布擦干净了,又开始拨弄。

柱子“咕哝”地吞咽了一口,他蒙古包早就搭建起来,邪恶的眼睛里带着炽烈的浴火。

荣志刚自然没有好到哪里去,不是柱子这小子在身边,恐怕他就冲进去,对王寡妇就地正法了。

王寡妇一遍一遍地折磨黄瓜,动作加快了……

她高高的将上腿张开,露出裙子里面白皙的双腿,在腿下面的地方,有一地的痕迹。

柱子感概地道:“活了这么多年,还不如一条黄瓜呢!”

荣志刚心里也非常感触,是啊,真是幸福的大黄瓜!

就在两人非常感慨的时候,只听见“咔嚓”一声脆响,黄瓜断成了两截,一半留在了里面。

“我靠!”荣志刚心里想,“这下子舒服了吧?那东西没有医生可取不出来。”

王寡妇也急了,找来一根筷子,想把断在里面的黄瓜给掏出来。但努力了几次,都失败了。

“不会死人吧?”柱子小声地问荣志刚。

荣志刚道:“不会,又不是卡在喉咙里,那里面三天之内取出来,就不会发炎,走了……耽搁久了被王寡妇发现,我们就完蛋了!”

“好……”柱子心里犹豫不决,样子非常关心王寡妇似的。

荣志刚一把拧住柱子的耳朵,他疼得眼歪嘴斜,不敢大声喊疼。

在荣志刚强烈的态度下,他只好顺从了他的意思。

不过,荣志刚心里有谱。

上一篇:我和岳坶双飞好紧 想吃你身上两个黑葡萄

下一篇:今晚就让你知道我行不行 技校当班长睡了一个宿舍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