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我和岳坶双飞好紧 想吃你身上两个黑葡萄

2021-01-14 11:05:02【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啊?”赵玲珑也是一愣,随即面色通红,好似要滴出水来一般,“这、这样啊,那好吧。”赵玲珑紧张地说话都有些结巴。她坐起身来,颤抖着解开了衣扣,露出了淡蓝色的

“啊?”赵玲珑也是一愣,随即面色通红,好似要滴出水来一般,“这、这样啊,那好吧。”

赵玲珑紧张地说话都有些结巴。她坐起身来,颤抖着解开了衣扣,露出了淡蓝色的胸衣。

似是想起了什么,赵玲珑低着头,用目光瞟向了陈明。当赵玲珑发现陈明虽说在看着她,不过眼神却没有丝毫的炙热的的时候,赵玲珑不禁有些微微的失落。

但陈明却显然理会错了赵玲珑的意思。只见他挠了挠头,一脸的尴尬:“那个,一会施针的时候也总要看的,转过身去没有什么意义啊。”

“你……”赵玲珑气结,心里委屈不已。

难不成自己居然这么没有魅力?把衣服脱了,居然都不正眼看我一眼?没有理由啊,村里那些个男人,哪个看自己的时候都不是恨不得吃了自己的样子?

可为什么眼前的这个男人,偏偏把自己就看做一个普普通通的病人,而不是一个正值花季的少女呢?

“胸衣,也要脱么?”赵玲珑微微有些失落,但仍旧羞得脸颊通红。

陈明微微点头,神色波澜不惊,似乎是一点儿也不在乎似的。

赵玲珑撅着嘴巴,缓缓地解开了胸衣的扣子,然后向陈明瞟去。

然而,陈明依旧没有多看她一眼,只是在认真地为银针消毒。

“他似乎……对我一点儿也不感兴趣呢。”赵玲珑心中哀叹。

但陈明真的对赵玲珑没有一点儿想法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陈明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自然是恨不得紧紧盯着赵玲珑的酮体不放。不过,所谓医者父母心,陈明还是忍了下来,装作不为所动的样子罢了。

“咳咳,玲珑,我要开始施针了,你忍着点儿。”陈明干咳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同时也开始用医治赵玲珑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他已经开始感觉鼻腔有一些微微的发热了,如果再这样下去,他丝毫不怀疑会直接流出鼻血来。

“嗯……”

细若蚊声的轻哼传入陈明耳中,陈明如蒙大赦,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陈明哥,你能不能轻一点?玲珑……玲珑还是第一次呢。”赵玲珑脸色绯红,满脸羞涩。

看着赵玲珑娇滴滴的姿态,陈明不禁再次欲火横生。

玲珑啊玲珑,你不知道你说的话很容易引人犯罪吗?

陈明苦笑着,终于伸出手来捏住一根银针,将之准确无误地扎入赵玲珑腰部的一个穴道。

“嘤咛。”赵玲珑发出一声娇哼。

陈明心神一荡,但还是快速抓起了一根银针。不过下一秒,他却开始犹豫了。而他的额头,也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

“这些穴道的位置,怎么不是在胸部就是在下小腹啊!”陈明吞咽着口水,微微有些抓狂,一时间竟然是有些举棋不定了。

不过,当陈明看到赵玲珑那苍白的脸色时,他还是咬了咬牙,将心一横:“阿弥陀佛,医者父母心,医者父母心……不能想歪,绝对不能想歪!玲珑的病还需要治,也只有我陈明能治!”

陈明紧紧的咬着牙,将银针扎在了赵玲珑胸口的一个穴道。

赵玲珑明显的感觉到,当陈明的手指触到她的酥胸的时候,陈明的身体猛地颤了一下。

但她赵玲珑又何尝不是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呢?说起来,还是第一次被家人以外的男人触碰身体呢。

虽说仅仅是一触即分,但即便如此,也让陈明的双颊变得通红。

不过,都说万事开头难,如今已然迈出了第一步,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容易的多了。

不到半小时,赵玲珑胸部上的六个穴道便都扎上了银针。

“终于搞定了!”陈明抹了把汗,不过又一次苦笑了出来,“接着,是下小腹……”

要知道,胸口和下小腹,这可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了。

在下小腹施针,那么自然而然的便会触碰到赵玲珑最隐私的部位……

“那个,玲珑……”陈明挠了挠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啊?好了么?”赵玲珑眨巴着眼睛问。

“还没……”看着赵玲珑,陈明一阵口干舌燥,但还是支支吾吾地开了口:“接下来,可能……可能需要你,把下面也脱掉。”

“啊?!”

赵玲珑有些傻眼了。

“下面也要?”赵玲珑的脸刷地一下红了,“那个,下面的话,也是脱、脱光么?”

“药、药、切克闹,你的脑残我有药~”哼着小曲,陈明走在密林之中,目光不断地在周围的花草上扫过。

他的背篓中已经满是草药,虽然说不能从根源上解决医馆药源不足的问题,但是撑过几天还是可以的。

突然,陈明一怔,随即眼前一亮,快步往不远处跑去,而后趴在一个巨石旁边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居然是冬虫夏草啊,而且这么多!没想到居然可以找到这么多珍贵的草药,真是太幸运了,哈哈哈!”

陈明笑着,开始小心地用小铲子挖药材,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好像是在照顾知道刚刚出生的孩童一般。

当陈明把药材挖完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了。背篓满了,他就把那些常见的草药丢掉一些,然后继续挖冬虫夏草。

“呼,可算挖完了,累死我了。”陈明瘫坐在地上,看这身旁的背篓,傻傻的笑了。

潺潺的水流声传入耳中,把陈明从挖到珍贵药材的喜悦中拉了回来。

陈明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站起身来:“挖了这么多药材,居然连一口水都没得喝。既然这里有水,那就去好好喝个痛快!”

他站起身来,背上背篓,循着水流声走了过去。

水流声越来越大,而陈明也走的越来越快。终于,当陈明拨开了一个草丛之后,一泓清澈的山泉出现在了陈明眼前。

随之映入陈明眼帘的,还有一个白花花的、丰满的女人身体。

陈明当场愣住了,好半晌,才吞了一口口水,慢慢的缩了回去。

“幸好那个女人没有转过身来,不然就完了。”草丛后,陈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那雪白的身体却一直浮现在陈明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要么……再看一眼?

上一篇:前任的活儿比男友好 太瘦的女生进不去

下一篇:玩弄白丝校花的长腿小说 公主 求饶(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