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前任的活儿比男友好 太瘦的女生进不去

2021-01-14 11:04:34【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陈明点了点头,虽说心里突然有些不想赵玲珑回去,但他却没有什么理由开口挽留。“你等会儿,这两天你身子那么虚弱,我给你找些调理身子的药。”见赵玲珑要走,陈明却突然想

陈明点了点头,虽说心里突然有些不想赵玲珑回去,但他却没有什么理由开口挽留。

“你等会儿,这两天你身子那么虚弱,我给你找些调理身子的药。”见赵玲珑要走,陈明却突然想到了什么,拉住了赵玲珑的手。

赵玲珑怔住了,看着陈明的脸,赵玲珑心里一暖,也暗自里做好了一个决定。

“啵。”

她毫无征兆地吻了一下陈明的脸颊,然后慌忙逃走。

“药材就不用取了,我自己慢慢调养就好!”

感受着脸上的温热,陈明呆呆的看着赵玲珑的背影,连赵玲珑临走所说的话都没有听进去。

“呦呦呦,人都走远了,还看呢!”一声充满哀怨的声音传来,将陈明从呆滞中惊醒。

他转过头去,却发现了一位充满成熟风韵的女子正一脸幽怨地盯着他,那眼神看得陈明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王……王寡妇?!”陈明打了个哆嗦,暗暗叫苦。

昨天才刚刚偷窥人家洗澡还有做那种事情,今天人家就找上门来。虽说王寡妇昨天不一定认出来了他,有可能不是来兴师问罪的,但陈明还是感觉浑身都一阵儿不自在。

“王寡妇?你就这么称呼我么?”王寡妇说着,轻移莲步走进了房间,双臂攀上了陈明的肩膀,“叫我妍妍。”

王妍是王寡妇的名字,不过,村里人缺一直叫她王寡妇,久而久之,王妍这名字就很少有人提起了。

“我……我还是叫你王妍吧。”陈明已经紧张地有些结巴了。他尝试着推开王寡妇,不过却怎么也不能让她移开半步。

王寡妇自然是感受到了陈明的抗拒,却是丝毫也不在意,反而与陈明贴的更紧。

陈明的身子绷得紧直,浑身都冒出了冷汗。

“你、你别这样啊,离我远点!”终于,陈明再也忍受不住,喊了出来。

“让我离你远点?”王寡妇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可是,你昨天可不是真的做的呦。小小年纪就敢说谎了么?”

王寡妇说着,竟然大胆的抚了抚陈明已经微微昂扬的下身:“你看看,你明明很是兴奋的呢!”

陈明听到王寡妇提起昨天的事,当即一怔,脸色也白了些许。随后被王寡妇触碰到小陈明,这才下意识的往后躲闪了去,挣脱了王寡妇。

王寡妇见陈明挣脱了开去,却也不恼,只是抿嘴笑了笑:“陈明,你其实是很需要女人的吧?难不成,你是一个石头人儿,对那种事情不感兴趣?”

陈明一愣,继续戒备的看着王寡妇。

王寡妇见陈明没有反应,神色也没有多大变化,更是没有言语,却只是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衣服。

随着一颗颗纽扣的松动,王寡妇那白色的内衣露了出来,而那被紧紧箍着的,正是王寡妇那诱人的丰满。

“咕噜。”

陈明咽下了口水。

但王寡妇却没有因此停止动作,反而变本加厉,将裤子也褪了下来。

“你、你别这样!”陈明艰难的移开目光。他已经感觉到鼻腔有一股温热的液体快要涌出。

“咯咯咯,果然是小处男呢!”王寡妇笑着,用手指在胸前的丰满上划过,“怎么样,我发育的还可以吧?”

陈明哪里见过这阵仗?顿时一抹鲜红便从鼻子流出。

“哎呀,出血了呢……”王寡妇娇笑着,慢慢走了过去与陈明贴在了一起,为陈明擦去鼻血。

陈明甚至可以感受到王寡妇身体的温度,更要命的是,王寡妇胸前的丰盈此刻正紧紧压在了陈明的胸口,惹得陈明更是一阵血脉喷张,某处也是更加昂扬。

王寡妇也自然是注意到了陈明的异动,感受着柔软处那顶着自己的硬物,她笑了,笑的很是妩媚。

“你想要吗?可以的哦……”王寡妇用食指按住陈明的下唇,同时倚在陈明身上,口中轻吐兰气。

陈明已经是慌了神,喘着粗气不知所措,贪婪的眼神已经暴露可他内心的想法。

王寡妇见状,笑着抓住了陈明的手,将之按在了自己的胸前。

感受着从未体验过的肉感,陈明终于失去了最后一点理智。

他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而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碰到王寡妇这种妩媚妖娆的尤物,能够保持这么长时间理智已经是实属不易了。

“刺啦!”

随着一声布料撕裂的响声,王寡妇的胸衣化作布条被扔在了地上。

“哎呀,不要那么暴力嘛……”王寡妇如是说着,但眼神中却是满满的欲望。

而陈明更是化身为一个疯狂的野兽,狠狠地将王寡妇推倒在床上,撕开了王寡妇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来嘛……”

王寡妇的声音无疑是火上浇油,陈明三下五除二褪光了衣服,然后腰部一挺,进入了王寡妇的身体……

“这个病症,在残卷里似乎有记载!”陈明紧皱眉头,回想着残卷中的内容。

他隐隐约约的记着,残卷中描写过这种病症。这种病极为罕见,但却在千年之前出现过,而且也有了相应的针灸诊治方法。

“玲珑有救了!”陈明欣喜不已,但随后却有一种深深地愧疚感,“不过,万一这书是错误的怎么办?”

看着床上紧蹙着眉头昏迷不醒的赵玲珑,陈明纠结不已。

“虽然有可能治好这个病,但是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我怎么好用玲珑做试验品……”陈明抓着头发,口中低吼,一时有些抓狂。

“陈明哥,玲珑愿意做这个试验品。”一声弱弱的声音传进陈明的耳朵。

陈明忙转身去看,便见赵玲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来,此时正眯着双眼看着他。

赵玲珑脸色苍白,支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但努力了很久也撑不起来,只能作罢,然后苦笑着开口:“陈明哥,玲珑这个样子,真的还不如死了。但是如果可以治好,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希望,玲珑也一定要试一试。陈明哥,帮帮玲珑吧。”

“我……”陈明咬着嘴唇,但当他看到赵玲珑的眼神,他的心又忽的软了下去,“行吧。”

赵玲珑重重地点头,笑了起来。不过,那眼角流出的晶莹的泪水却让陈明心里一痛。

“陈明哥,开始吧。”赵玲珑朱唇轻启,“我准备好了。”

陈明深吸一口气,拿出了银针。

正欲施针,陈明却猛地一怔,随即尴尬不已:“那个,玲珑,你穿着衣服,我没办法施针啊!”

上一篇:校长办公室梦莹第二部 超级yin乱校园性运动小说

下一篇:我和岳坶双飞好紧 想吃你身上两个黑葡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