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宝贝你水蜜桃好大我要吃 新婚翁熄合集

2021-01-12 10:07:41【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原本以为,她今后就是相夫教子,幸福地过着三口之家的生活。可是,她没想到,刚结婚还不到三个月,丈夫便出了矿难……村里的人都说她克夫,是个扫把星。于是,虽说她如今也

她原本以为,她今后就是相夫教子,幸福地过着三口之家的生活。可是,她没想到,刚结婚还不到三个月,丈夫便出了矿难……

村里的人都说她克夫,是个扫把星。于是,虽说她如今也仅仅是二十六岁,但却再也嫁不出去了。

长达八年的孤独,私生活基本靠自己,如此竟这么熬过来了。但是,当她遇到陈明之后,她那沉寂八年的心,再次悸动了。

“我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以后我们就保持这种关系好了。”王寡妇笑着,一滴清泪顺着脸颊滑落。

不过陈明却没有见到这清泪滴湿床单,只是呆滞地点了点头。

“王寡妇……”陈明转过头来,却正对上她那嗔怒的目光。

陈明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你刚才叫我什么?”王寡妇……额,应该说是王妍,伸出手来,掐住了陈明的腰间。

“啊啊啊……妍妍,痛痛痛啊!”陈明大叫着,赶忙求饶。

听到陈明的求饶声,王妍得意地笑了出来,好半天这才慢慢的把手松开。

看着陈明吃瘪,王妍却是开心异常,不过很快就恢复了以往那种冷漠的表情,起身开始穿衣服。

“要走了?”陈明抬起头来,满脸疑惑。

“对啊,难不成还就在这里和你同居啊?你和我不一样,我在村里人的眼中就是一个扫把星,我不能毁了你。”王妍穿好鞋子,转身捧起陈明的脸轻轻一吻。

“哦……”陈明低下头来,一脸失落。

“嘻嘻,放心啦,你可是我唯一的情郎呢,我以后有时间的话都会来你这里转转的。”王妍吃吃一笑,转身离开,只留给陈明一个风情万种的背影。

看着王妍的背影,陈明有一丝微微的惆怅,但更多的却是因为王妍最后那句话的喜悦。

“人都走远啦,还看?”

正当此时,一个声音传入陈明耳中。虽说这声音悦耳至极,但却不知道为什么,让陈明感受到了一丝来自内心深处的寒意。

“谁?!”陈明慌忙四顾,但却无法找到那声音的来源。

无法言语的恐惧感在陈明心头蔓延。

“不错,虽然不是很满意,但也不是很差。”那声音再次传来。

虽说那声音听起来让人如沐春风,但陈明却更加紧张了。

这么一个找都找不到的人,虽然声音挺好听,但却怎么都让人放松不下来啊!

“你到底是谁,有种就出来!”陈明不断四处张望着,终于忍不住大吼了起来。

“切,胆子真小。”那声音语气中满是不屑。

只听“吱吖”一声,陈明房间的门却突然关上了,而一个枯瘦的身影却从门后走了出来。

看到那身影,陈明吓得直接跌坐在地,身子打着摆子,竟是吓得无法动弹了。

却见那身影瘦削不已,仿佛是没有血肉一般,身子干瘪着,皮肤也是枯裂着的。一袭干枯的长发披散着,简直是如同干尸一般!

“别、别过来!”陈明不断往后挪动着身体,只求离这个可怕的东西远一些。

“咯咯咯,没想到这么胆小?真不知道你这家伙是怎么成为我的医道传人的!”那干尸捂嘴轻笑着,画面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你的……医道传人?”陈明微微一怔,但仍旧是不自觉的后退。

“怎么?学了我的《八荒针典》,现在又想赖账了?”那干尸双手盘在胸前,一脸戏谑。

陈明愣住了,这《八荒针典》明明是从山洞里拿的,现在怎么这干尸说是她的?

突然,陈明想起了那山洞里的骷髅头,背上即可寒毛竖起。

难不成……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那干尸开口,但苦思冥想好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唉,太久没说自己的名字了,忘掉了!”

这也行?!

陈明一阵无语。

“不过,你可以叫我医圣!我记得以前的人是这么称呼我的。”那干尸掰着手指说着。

医圣?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

陈明心里腹诽着,不过仔细想想,可以写出《八荒针典》,倒也真可以配得上医圣这个称号了。

“如你所见,我是一具干尸,但准确的来说,又不是。”医圣继续开口,“其实,我没有死。”

没有死?那怎么是这么一副模样?

陈明心里一阵恶寒。

“我生在贞观二年,自幼习得一手好医术,被人称作,千古以来第一位女医圣。我一生未嫁,苦心钻研医术,终于,在五十三岁,自创了《八荒针典》!”医圣侃侃而谈,却把陈明惊得不轻。

贞观二年?那不是唐朝吗!难不成,面前这个干尸一样的医圣,居然是唐朝时期的人物?而且,千古以来第一位女医圣,听起来似乎很流弊的样子啊!

毕竟,可以被称作是医圣,那么一定是一位在医道上具有大成就的人,如果可以拐过来给医馆坐诊,那么……

联想之前听到的奇怪声音,还有王雅出来时的潮红,张晨一下子就想通了!

原来是王雅拿着自己的内裤去做那种事情了!

张晨又闻了闻那熟悉的味道,想象着自己丈母娘拿着自己内裤去摩擦那私处时的场景,小老弟瞬间就起竿了!

听钟蕾说,她父亲前几年就意外离世了,看来自己这位丈母娘已经是寂寞许久了呀!

怪不得当时在电梯里面她居然都不反抗,原来是渴望男人滋润,但张晨想到现在自己和王雅两个人的身份,却有些尴尬。

如果他真的做了那种事情,一定会伤了自己的心的……再说了,王雅也一定会顾及自己的身份,所以就算寂寞,也只是拿着自己的内裤去自慰。

虽然这样想,但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出了厕所,就瞧见正在拖地的王雅的背影,身材比例丝毫不逊于电视上那些模特,窈窕的背影,以及那挺翘、浑圆的屁股,都另所有男人疯狂。

王雅换了一身比较清凉、时尚的衣服,牛仔热裤、白体恤,正巧将那圆润如柱的大腿、浑圆的屁股、还有饱满坚实的双峰显现出来。

张晨心头火热,走上前,问道“阿姨,谢谢你帮我洗了衣服呀!”

王雅听到这句话,浑身一颤,然后迅速转身看向张晨,尴尬的答道“没事,反正都快是一家人了!”

说话的时候王雅的两团饱满还上下晃动。

“阿姨,我来帮你吧!”张晨走上前。

“不用了!地刚拖好,地滑……”王雅摇头,提醒道。

但张晨已经走到王雅的身边,结果脚一滑,双手下意识的在空气中乱抓,抓住一个东西后,‘撕拉!’一声,下坠的势头一缓冲,然后摔在地上。

“你……你没事吧!小张!”王雅吓了一跳,扔掉拖把,蹲下身关心的看着张晨。

张晨眯了一下眼睛,随后就看到近在咫尺的王雅,还有自己手中抓着的王雅身上白短袖的一半残缺。

王雅白色的胸罩一览无遗,一道深深的沟壑仿佛能让灵魂沉浸其中,那股独特的nǎi香味更为浓郁!

张晨眼睛瞪大!血脉喷张!

上一篇:大炕上农村岳让我弄她 有剧情的小肉糙汉文

下一篇:肉多np 巨H 欲成欢第三部荔枝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