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大炕上农村岳让我弄她 有剧情的小肉糙汉文

2021-01-12 10:07:09【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大致上明白了,不过,你不是已经苏醒了吗,还为什么要来找我?”陈明挠了挠头,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我的活动需要阳气,没有了阳气,我的生命力便会很快地流失。”

“大致上明白了,不过,你不是已经苏醒了吗,还为什么要来找我?”陈明挠了挠头,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的活动需要阳气,没有了阳气,我的生命力便会很快地流失。”医圣看着陈明,语气充满了严肃。

“也就是说,我要帮你找阳气,可是这要我怎么找?”陈明有些懵。

如果真如医圣所言,那么自己学了她的《八荒针典》,那么便名义上也算是她的徒弟。不过阳气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这要让人怎么找?

“不用那么麻烦,你只需要和我交合一次,便足够我正常地生存半个多月了。”医圣摇了摇头,看着陈明,一脸正经地开了口。

交合?!

陈明差点儿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看着眼前如同干尸一般的医圣,陈明生生忍住了那种呕吐感。

难不成,自己居然要和这种干尸干那男女之事?这……有点儿略微重口了吧?

若是长得漂亮点,那也就闭上眼睛忍了,可是看着医圣这干瘪的皮肤,枯瘦的身体,陈明实在是做不到啊!

“难……难道就只有这一种方法?”陈明咽了口口水,内心陷入了无比的纠结之中。

“倒也不是。”医圣摇了摇头。

陈明仿佛是看到了希望一般,忙抓住了医圣那枯瘦的手。

“什么办法?快说,快说!”

看着陈明那兴奋激动的脸,医圣再次露出了戏谑的笑容。

“也没什么,就是每一天都给我口对口注入阳气罢了,时间也不长,半个时辰。”医圣用枯瘦的手拍了拍陈明的脑袋。

听到医圣的话,陈明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半……半个时辰?

口对口注入阳气,那不就是接吻么?居然要和一个干尸接吻,而且一次就要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而且还是每天都要?那还不如直接交合呢!鬼知道干尸的嘴里是一股什么样的味道!

陈明顿觉自己欲哭无泪。

“你是在意着我的容貌吗?”医圣似乎是看出了陈明的纠结,将心中的疑惑提了出来。

“没没没,怎么可能呢!”陈明一惊,连忙矢口否认。

医圣却是摇了摇头:“说是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我现在是一副什么模样我自己清楚。不过你放心,交合之后,我就会恢复我年轻时的容貌,我想你是不会失望的。”

听了医圣的话,陈明却还是犹豫了。

毕竟,这种空口无凭的话,很难具有说服力。而且,谁知道眼前这个医圣是不是一个自我感觉极度良好的家伙?万一她原本长得还是不尽人意怎么办?

许是看到了陈明的犹豫,医圣再次无奈摇头:“这样吧,交合之后,我再教给你一个防身的功夫,算作是我的补偿。”

防身的功夫?

陈明眼前一亮:“是什么啊?降龙十八掌还是独孤九剑?”

听到陈明的话,医圣却是一脸疑惑:“十八掌?那是什么?”

“你不是要教我绝世武功吗?”陈明瞪大了眼睛,满脸激动,“到底是什么啊?”

“咯咯咯,绝世谈不上,倒也足够你防身了。我要教你的是飞针点穴。就是用巧力把银针打出去,通过点住穴道来起到制敌的作用。”医圣为陈明解释着。

点穴?陈明微微思索了一阵儿:那好像也挺不错啊!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那些武林高手的身影,小手一甩,甩出去一根银针,直接让敌人毙命!

“是不是还能让别人动都动不了?”陈明激动地问。

“嗯……如果你扎出去的穴道可以阻止血液的流通,那么的确可以做到让别人麻痹的效果。”医圣点了点头。

“这样啊……”陈明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

虽说可能在心理上会受那么一点点的创伤,不过得到了却是极为实际的。

先不说她要教给自己的飞针点穴,单单说她是《八荒针典》的创始人,在一些晦涩难懂的医道问题上就可以给自己进行解读。

而且,据她所说,她是千古以来第一个女医圣,那么她在医道上的造诣……

这简直就是一个可移动的宝库啊!

“喂喂,你在偷笑什么,好猥琐的样子……而且口水都流出来了。”医圣看着陈明的样子,顿时觉得后背发凉。

陈明尴尬一笑,忙擦去了嘴角的口水,同时摆出了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经过我的深思熟虑之后,我已经做好做好决定了!”陈明目光灼灼,而医圣竟是没来由的一阵儿紧张。

看着陈明的笑容,医圣总觉得自己被算计了。

屋内,不时传来王寡妇诱人的娇声喘息以及肉体碰撞的旋律。

陈明微微喘着粗气,身体机械地动作着。而他身下的王寡妇更是娇喘连连,身体上满是香汗,整个房屋充满了爱欲的气息。

“哈啊……哈啊,陈明……再……快点。”王寡妇的呼吸更加的急促,随之而来的是阔别已久的快感。

终于,她的身体一阵紧绷,眼睛也开始泛白,舌头不自觉的吐出,达到了巅峰。

而陈明也在这剧烈的刺激下,将一身的力气都释放了出来。

看着躺在床上,身上一片狼藉的王寡妇,陈明冷静了下来,内心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我……”陈明拿过衣服,嘴唇哆嗦着,不知所措。

“怎么,吃干抹净现在又不想认账了?”王寡妇微微睁开一只眼睛,嘴角浮现一抹笑容。

“没、没,可是,我……”陈明连忙摆手否认,但一时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好啦,我也没想过要你对我负责。”王寡妇闭上眼睛,像是睡着了一般,但陈明从她颤抖着的睫毛知道,她没有。

她,王妍,十八岁嫁给了隔壁村里的一个矿工。虽然生活艰苦,但却很充实。

上一篇:校花下面被啪出水漫画 手指摩擦敏感颤抖求饶gl

下一篇:宝贝你水蜜桃好大我要吃 新婚翁熄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