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老师奖励我让我喝她的尿 刚结婚的新婚夫妇自拍

2021-01-12 10:04:50【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哈哈,美女,鄙人郑超,不知美女芳名?”小郑直接无视了泡在药浴里的陈明,往医圣身旁走去。“夫君,他是?”医圣后退一步,上下打量了一番郑超,然后看向了陈明。&ldq

“哈哈,美女,鄙人郑超,不知美女芳名?”小郑直接无视了泡在药浴里的陈明,往医圣身旁走去。

“夫君,他是?”医圣后退一步,上下打量了一番郑超,然后看向了陈明。

“夫……夫君?!”郑超瞪大了双眼,指着陈明,满脸的不可思议,“他是你夫君?”

“不然呢?”医圣低着眼,一副看白痴的表情,惹得郑超一阵儿火大。

而陈明则是继续窝在药浴里,饶有兴致地看着郑超在那里像傻子一样给他演戏。

“这、这白痴哪里好了?”郑超说着,指了指陈明的药浴,“看看,洗个澡居然还在用这种发绿的泔水,跟我走,我天天带你洗牛奶浴!”

听到郑超的话,陈明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泔水?还真有想象力,眼睛瞎了鼻子也不灵了么,闻不到这药浴传出来的药香?牛奶浴了不起啊,能值多少钱,这药浴一桶可是两三万呢!

“哼,傻的可爱。”医圣冷冷一笑,却再不理会郑超,转身走向陈明去,给陈明按起了肩膀。

“我、我要和你决斗!”郑超恼羞成怒,居然指着陈明大吼了起来。

陈明面无表情地看着郑超,好半天也不说一句话。

郑超见陈明一句话不说,却又得意起来:“哈哈哈,你个懦夫,不敢了吧?”

“我为什么要和你决斗?给个理由再说。”陈明伸手抚着医圣柔若无骨的手臂,耸了耸肩。

郑超张开了口,却发现他居然没有什么可以反驳的。对啊,人家凭什么和你决斗?就凭你一厢情愿?笑话!

郑超气得浑身颤抖,不过接下来,他又想到了一个办法。

却听“嘭”地一声,郑超直接从钱包里抽出一沓百元大钞,摔在了医圣面前。

细数一下,那钞票的数额居然有十万之多!

“跟我走吧。”郑超看着医圣那一脸呆滞的表情,得意的笑了。

怎么样,被我的财力政府了吧?

郑超想起了昨天来的时候看到的陈明的房间。那种简陋的地方怎么可能和自己的别墅相比?这个美女看到这么多的钞票,肯定会和自己走的,哈哈哈哈!

郑超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抱得美人归了。

“这是什么?”医圣看着陈明,一脸茫然。

而陈明却是笑的直不起腰来。

要知道,医圣可是唐代的人物,她哪里认识人民币啊?而且,便是古代的纲常伦理思想,也是不容医圣跟别的男人走的。

“这是钞票,人民币,也就是……额,现在的银子。”陈明硬生生忍住了笑意,向着医圣解释。

“这样……”医圣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但眼神中却浮现出极为可怕的怒意。

“我本以为你没有恶意,便不想与你计较。却不想,你竟是把我看作风尘女子……”医圣咬着牙,眼里似乎能喷出火来。

陈明了然,原来医圣误以为郑超把她看作给了钱就可以随意玩弄的风尘女子。却不知郑超仅仅是为了显示他的财力。

而郑超也是意识到了不对劲,忙转身欲逃,却不想已经来不及了。

却见医圣玉臂一甩,三根银针便带着破空声,以极快的速度飞了出来,直接扎在了郑超的脖颈、下小腹和腿上!

“啊!”

郑超只感觉腿上一软,居然一点儿知觉也没有了,随后又是一阵儿的呼吸困难,还得依靠着大口喘息这才不至于窒息。

“哼,罪有应得!”医圣居高临下俯视着郑超,那模样已经完全没有了面对陈明事的乖巧与顺从,取而代之的是绝对的霸道与冷漠。

“你……你对他做了什么?”陈明看到郑超的脸已经变成了酱紫色,也是一惊,忙问道。

“腿上的银针,阻止了他腿部血液的流通,使他失去了行动能力。脖颈上的银针,如你所见,限制了他的呼吸能力。至于下小腹的银针嘛……呵呵!”医圣冷冷一笑。

那笑容让郑超打心底里发寒,甚至便是陈明也感受到了一阵发自内心的凉意。

“听着,这次我就饶你一命。不过,如果你再敢来招惹我夫君,那么我不介意让你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这个世界消失。”医圣说着,嫣然一笑,然后拍了拍郑超的脸。

不过,方才的郑超还感觉医圣的笑容绝代芳华倾国倾城,但现在感觉到的只有无尽的恐惧!

“是是是,我马上就滚……不过这银针?”郑超把头点的如同小鸡啄米一般,站起身来,又指了指身上的三根银针。

“脖颈上的和腿上的,一个时辰后就可以拔掉了,到时候自然恢复。下小腹的,你就留着做个纪念吧!”医圣轻轻一笑,然后转身离开,回到了陈明身边。

郑超虽然不解医圣为什么要将他下小腹的银针留下,但他却更害怕医圣突然反悔。于是忙转身逃离了。

“好了,麻烦解决了!”医圣笑了笑,走过来为陈明加了些热水。

“嗯……我还是比较关心下小腹的银针是干嘛的。”陈明笑了笑。

“没什么啊!”医圣吻了一下陈明的脸颊,“顶多让他不能人道而已!”

如果你有一个无所不能的医圣在你身边,那你还惧怕什么疾病吗?当然不会。

生老病死,这是人之常理。但眼前这个如同干尸一样的医圣,却硬生生地打破了这个定律,研制出了可以长生不老的药材。

连生死大限都可以打破,那么还有什么疾病可以难得住她?

“对啊,你这家伙,可是连长生不老药都研制的出来啊,还有什么病可以难得住你?”陈明终于笑了出来。

他突然开始发现,多了一个看似有些败家的医圣,似乎不是多么糟糕的一件事。

医圣点了点头,转过了身去:“药材似乎是差不多了,你准备准备,喝了药就开始阴阳交合。”

陈明点了点头,虽然还是有一些别扭,但起码不会像之前那样的恶心和抗拒了。

很快,医圣端着热腾腾的汤药走了出来。

“呐,趁热喝了吧,然后我们就开始。”医圣把汤药递给了陈明,然后顺手将身上的几块破布丢掉。

陈明脸上浮现出几条黑线:这可是唐朝的布料啊,怎么说也算是文物,居然就这么丢了?败家,果然败家啊!

他昂起头,将碗里苦涩的汤药一饮而尽,然后抹了一把嘴,也将衣服褪下。

医圣似乎是有些不知所措,这却是让陈明差点笑了出来。

这医圣虽然嘴里嚷着阴阳交合什么的,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唐朝的童姥啊!

“来吧。”无奈,陈明抱起了医圣枯瘦的身体,然后闭上眼睛,咬着牙成功地与医圣结合。

“人生污点啊……”

陈明哀叹着,然后动作了起来。

上一篇:别流出来我晚上回去检查 少妇被校长玩弄

下一篇:揉捏女神雪乳各种形状 抵在课桌上边做题边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