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经理叫我一起陪两个老外吃饭 唔~你太大了,不行h

2021-04-12 15:36:56【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少扯没用的……怎么回事儿?” 药岐黄哭笑不得。 “胳膊断了,没多大的事情。” 萧晨笑道。 “年轻的时候,还是要注意保

  “少扯没用的……怎么回事儿?”

    药岐黄哭笑不得。

    “胳膊断了,没多大的事情。”

    萧晨笑道。

    “年轻的时候,还是要注意保护身体,不然老了啊,就得这痛那痛的了。”

    药岐黄认真道。

    “明白。”

    萧晨点点头。

    一路上,闲聊着,回到了萧氏庄园。

    萧氏庄园这边,早就做好了准备,等待着韩老爷子。

    哪怕是老算命的,也出来了。

    “老神仙……”

    韩老爷子看着老算命的,快走了几步。

    他是见过老算命的,当年,老算命的在京城,也算活跃过一阵子。

    “呵呵,好久没见了啊。”

    老算命的笑道。

    “说起来,也挺久没去京城了。”

    “是啊,上次见到您,就是这个样子,这么多年了,您还是没变。”

    韩老爷子点点头。

    “……”

    萧晨看看老算命的,看来不光是他有这个感觉,老算命的一直不老啊。

    这年龄,真是个迷!

    “老了,哪能没变……”

    老算命的摆摆手。

    “走吧,我们进去再说。”

    “好。”

    韩老爷子点点头,目光扫过苏晴她们,心中微微一叹。

    他这是为孙女担心啊!

    旁边的药岐黄,倒是还好,他不是第一次来了,跟苏晴她们也都熟悉了。

    “小颜还没回来?”

    萧晨找了个空当,问苏晴。

    “还没,我打电话问问?”

    苏晴摇摇头。

    “不用,应该快了。”

    萧晨看看腕表,说道。

    “国士无双啊,今日也终于得见了。”

    韩老爷子看着苏世铭,笑着说道。

    “你的大名,我可是听过了。”

    听到韩老爷子的话,哪怕苏世铭,也有些激动。

    ‘国士无双’这四个字,从不同人口中说出来,意义是不一样的。

    在他看来,无论关断山还是那位,其实说这四个字的意义,都不如韩老爷子。

    这是真正打过天下的人,也是国之支柱。

    “我忽然有点明白了,我老丈人为什么要合作了。”

    萧晨看着苏世铭,小声说道。

    “嗯?为什么?”

    苏晴一怔。

    “我老丈人啊,不喜欢钱,不喜欢色,也不喜欢权……唯独对‘名’有兴趣啊。”

    萧晨笑道。

    “看来,我老丈人是打算万古流芳啊。”

    “万古流芳?”

    苏晴惊讶。

    “嗯,你看看,韩老一夸,你老子的嘴巴,都快咧到耳朵后面去了。”

    萧晨点点头。

    “……”

    苏晴哭笑不得,不过再看看,还真是这样。

    “韩老爷子的夸赞,算是最高赞誉了,也是最高肯定……毕竟这江山,都是他们那代人打下来的。”

    萧晨缓声道。

    “当然,这前提是我老丈人还是很爱国的,不然他想要的一切,在其他地方,轻而易举就可以得到。”

    “嗯。”

    苏晴点了点头。

    十多分钟后,童母也来了。

    看得出来,她已经知道今天来的都是什么样的大人物了,明显有些拘谨。

    萧晨笑着上前,跟她聊了几句后,她才稍微放松了些。

    很快,她就被花清凤她们喊了过去。

    “时间差不多了,准备过去吧。”

    秦兰过来了。

    “我们去那边吃午饭,下午的话,白老爷子他们也就来了。”

    “好,辛苦兰姐了。”

    萧晨点点头。

    “不是你说的嘛,能者多劳嘛。”

    秦兰撇撇嘴。

    “兰姐,等我补偿你,行不?”

    萧晨忙道。

    “怎么补偿?”

    秦兰好奇。

    “你猜。”

    萧晨眨眨眼睛,露出坏笑。

    “好呀,我等着哦,我倒想看看,你怎么补偿我。”

    秦兰点点头。

    “到时候,你做女王……”

    萧晨故作认真。

    “你可以用小皮鞭狠狠抽我……”

    “你在诱惑我!”

    秦兰看着萧晨,说道。

    “哪有……是不是很有感觉?嘿嘿。”

    萧晨咧咧嘴。

    “哼,我可记住了啊,小男人。”

    秦兰哼哼一声,转身又去忙了。

    “小白,去让他们准备一下吧。”

    萧晨喊来白夜,说道。

    “好。”

    白夜点点头,去安排了。

    二十多分钟后,一行人上车,浩浩荡荡前往龙山。

    “花丫头的CVK酶,要上市了?”

    路上,老算命的问道。

    “对,就最近了,怎么了?”

    萧晨奇怪,不知道老算命的为什么问这个。

    “好事儿啊,功德无量的事情。”

    老算命的夸赞道。

    “接下来,苏世铭说,还会有多个项目……这些,都是好事儿。”

    “嗯,确实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儿。”

    萧晨点点头。

    “这件事情,你多盯着些……听说之前有些麻烦,在上市前夕,那些利益集团,说不定还会有动作。”

    老算命的叮嘱道。

    “好。”

    萧晨点头。

    “放心吧,我会盯着的。”

    “等小萌考试后,我们再去那伽吧。”

    老算命的又说道。

    “刚好,眼下的事情,要做好。”

    “会不会时间久了些?”

    萧晨皱眉。

    “不会的,不差这几天了。”

    老算命的摇头。

    “听我的吧。”

    “好。”

    萧晨点头。

    “对了,老算命的,我感觉骨戒空间又有了变化……应该跟金之精有关。”

 看到这一幕,对面的其余人不但愣住,原本还准备向前的脚步也跟着停下来,甚至还有人不断后退。

    很显然,刚刚陈天那一拳震撼到了他们,他们也清楚自己的差距,就不敢再上前造次。

    虽然这结果也让后面的白凝冰没想到,但她却明白,陈天一直都不是个普通人,这点从她看到陈天的第一眼开始,她就断定陈天不但是个高手,而且还是个有背景,能统筹大局的高手。

    尤其看到刚刚那一幕,这让原本还担忧救援的她立刻放心下来。

    “我说过你们不行,现在如若你们离开,我可以不为难你们,否则你们今天都会跟他一样躺在这里。”

    陈天威慑为了带头的家伙,尤其看到对方重伤之后,他更是准备用这种方式吓退对方。

    虽然他不指望对方能听,但让他没想到的却是,这些人似乎是对他真的怕了,在他说完这番话之后,这些人不但立刻调头离开,带头的家伙更是做了个后会有期的手势。

    看到这一幕,陈天意外,但也瞬间就明白对方的来历。

    虽然他不知道白源清是从哪找来的这帮人,但很显然他们不是白源清的手下,而是临时受雇。

    否则这些人如果都像黑影改造的那些怪物那样,今天别说一刻钟,就算是半小时他也不见得能离开。

    不过现在看到对方识趣的离开,他也算省下了不少麻烦。

    “看来这次的确是白源清派的人,只是不知道他怎么知道我会再这个时间来到这里。”

    陈天疑惑白源清的算计,但却先过去把车挪开。

    做完这一切,陈天回到车里,当他刚看到白凝冰的惊讶,正想说两句安抚的话,不料他却借着外面的月光看到了白凝冰耳朵上的一对精致耳坠。

    “这东西你是什么时候带上的?如果可以,我想检查一番。”

    看到陈天回来,白凝冰本想询问陈天刚刚的情况,可听到这话,她却疑惑,并顺手摘下了这耳坠。

    “这是在我成年时候我母亲送我的,每天都会被我带在身上,只有偶尔才会取下。”

    “怎么了,难道你觉得它有问题?”

    听到问话,陈天没有回答,而是接过耳坠开始检查。

    因为从刚刚回来的路上,他仔细回忆白凝冰出发时候的穿戴。

    虽然他觉得跟踪器可以藏到白凝冰身上的任何地方,但他却觉得白源清不会这么愚蠢。

    尤其想到之前突然出现的木梳,他更加觉得这东西有问题了。

    毕竟一个每天都会带在身上的东西是最不值得怀疑的,所以如果白源清是在那个时候对白凝冰动的手脚,那么之前他来送木梳就算有个合理解释了。

    “这东西应该问题,你看看这里。”

    陈天仔细观察者耳坠,并在一只耳坠的后面找到一个疑似被打开的地方。

    虽然他知道这东西对白凝冰意义非凡,但现在为了安全,他还是毫不犹豫捏碎了这只有问题的耳坠。

    “这,这怎么可能有跟踪器,这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这东西我完全不知情。”

    听到这话,陈天叹了口气,就必须对白凝冰解释。

    “你这耳坠原本是没问题的,但有了上次白源清回来送木梳,这东西就被动了手脚。”

    “我知道你不敢相信,可这对于一个高手来说根本不难。”

    “原本我还没有怀疑你这耳坠,直到你刚刚说这东西会被你每天带在身上,我才断定它有问题。”

    听到解释,白凝冰惊讶,但也跟着明白了之前白源清送木梳的目的。

    “难道他上次出现,就是为了在我身上装置这枚跟踪器?”


 

    “如果是这样,他的目的是什么?难不成还是白青柠?”

    面对疑惑,陈天不敢肯定,但直觉告诉他,这次从得知影子小组的消息开始,直到现在被拦截,他都在被白源清算计着走。

    换句话说,原本他们可以按照原计划出发,可现在有了这些动静,他们不得不提前出发。

    如果这一切都是个局的话,那么就证明白源清应该很早就知道了白青柠的作用。

    只是现在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没有选择强攻,而是采取了这种办法。

    虽然他不知道白源清到底想干什么,但通过之前宋东的局,他可以肯定,这家伙不但有着策划这一切的头脑,而且接下来的很多情况也都会如对方所料的发生。

    “现在还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但如果这次是他逼着我们提前出发,那么刚刚的拦截应该只是一个开始,真正的危险应该还在后面。”

    白凝冰惊讶这个回答,尤其是陈天的认真,更让她下意识想到家里的白以欣。

    “他的目的会不会是欣儿?如果是,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白凝冰开始慌神,尤其关系到白以欣的安全,陈天就算想劝说也不知道该这么开口。

    因为根据刚刚的猜测来看,最后白源清肯定会利用这点去威胁白凝冰,也只有这个才是他们现在的唯一软肋,所以面对白凝冰的担忧,他最后只是摇了摇头。

    “先别想这么多,就算这次是他逼着我们提前出发,结果也不可能让他如意。”

    “再加上白以欣那边我已经做好了双重保险,就算他真有这个计划,我后面的人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白以欣出事。”

    有了这话,白凝冰稍微控制了下情绪。

    虽然她知道陈天说的都是事实,但她现在却非常担心白以欣的安全。

    只是就算这样,她也没有再次开口。

    一来刚刚的一切只是猜测,二来他们现在已经出发,就不可能半途而废,所以想到这,她就强制自己平静,并点了点头。

    “我明白,而且就算白以欣真的有着一劫,我也相信你能帮助她躲过去!”

    有了这话,陈天跟着松口气。

    虽然他意外这女人能这么快的想通,但想到这才是半路遇阻最好的结果,他就跟着点点头,并再次承诺。

    “放心吧,这次就算任务失败,我也不会让白以欣出事,更何况这次跟白青柠见面还不知道什么结果,所以最后谁输谁赢还不一定!”

 有了这保证,白凝冰没再说什么。

    至于陈天,在找到白凝冰身上的跟踪器之后,他先是将这东西毁坏,之后又跟着把消息转给了老k。

    虽然没有跟踪器,接下来白源清大概率不会再找到他们,但为了不耽搁时间,他还是决定让老k帮忙探路。

    而且不仅如此,鉴于之前宋东的做局,他现在有理由怀疑这次同样也是白源清做的局,所以除了路上的清障,白青柠那边也让老k派出影子小组成员在附近待命。

    老k虽然意外陈天的消息,但他却不认同陈天的看法。

    尤其是白源清的算计,他并不认为白源清能操控一切。

    毕竟现在很多因素连老k都控制不了,所以他也断定白源清就算是在做局,也是在等待机会。

    得到这个结果,陈天意外,但却没说什么。

    因为在没见到白青柠之前,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无法确定。

    “好了,我们继续出发,如果没意外,接下来就应该一瞬路畅通了。”

上一篇:豪门少妇出轨小鲜肉,胆子真大 同桌上课捏我胸挤我奶

下一篇:我和表姝的第一次 大J8军警男男刺激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