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变态另类调教在线播放 两个师兄同时进去

2021-01-11 10:25:59【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接下来,激起我心跳加速的事情又发生了,王姨竟然把一双玉腿直接伸进了我的被子里,一只手也跟着探进来,在两腿之间的位置上下运动着,昏暗的灯光从被子边缘钻进来,足够让我看清楚王姨

接下来,激起我心跳加速的事情又发生了,王姨竟然把一双玉腿直接伸进了我的被子里,一只手也跟着探进来,在两腿之间的位置上下运动着,昏暗的灯光从被子边缘钻进来,足够让我看清楚王姨那手在两腿之间的美妙动作。

看到王姨那里很快又润泽了,我下面的宝贝竟然又生龙活虎了起来……

“嗯,老公,好,好害羞。”王姨对着手机说道。

“老婆,你真美,不要停,继续,继续,呜……”张辉年喘着粗气。

在张辉年的引导下,王姨一双玉腿不断的加紧。

可就在王姨来劲的时候,张辉年却说:“好了,老婆,时间不早了,明天我还要去谈生意,今天先这样。”

“张辉年,你混蛋,怎么就结束了,你只顾你自己。”王姨很不开心。

“好了老婆,回来再好好伺候你,我先挂了,你也早点睡。”张辉年亲吻了一下王姨,然后就挂断了电话,王姨很愤怒地就把手机一甩,好巧不巧,手机刚好甩到了我的那个起来的位置,痛的我不自觉地动了一下。

“要死,小海还在呢!”王姨轻声念了句,然后掀开我的被子,我假装打呼噜。

王姨长长叹了口气,说:“看来这孩子刚才真是梦游。”

王姨又重新把我的被子给盖上了,但她却并没有关灯睡觉,而是一双手都放到了两腿之间,一只手开口,另一只手游走……

天哪,王姨这个动作未免也太诱人了吧?咕噜噜,我暗自连吞数口口水,然后假装转身,一下子就抱住了王姨那内白的美腿。

王姨吓了一跳,轻声喊了一句:“小,小海……”

我没有理会,王姨就试图把我推开。

“嗯,别吵,睡觉。”我假装说梦话,同时身子往上移动一下,让自己的脸正好对准王姨两腿之间的位置。

顿然间,我就感觉到了从王姨那里散发出来的热气,真香,真想买进去吃上几嘴。

王姨的那儿也感觉到了我呼出去的热气,仿佛发出了嗡动的声响,这更使我瞬间着魔,我就又挪动身子,把脸直接卖上去,并咀嚼了一下嘴巴,假装睡得正香。

砰砰砰……我的心跳在加速,我祈祷着王姨不要把我强行推开,不要把我叫醒……

过了几秒,王姨真的没有任何动作,又过了几秒,王姨的一只手抹在了我的后脑,难道王姨要按着我的头,让我直接亲吻到她的那里?

“王萱,你不可以做这么可耻的事,小海可是你儿子最好的哥们。”王姨这样告诫自己,看来王姨方才真是想摁着我的头,让我用嘴去伺候她那里。

“既然如此,那王姨,就让我来给你做这个决定吧!”我环抱住王姨大腿的双手一用力,直接把头就埋了进去。

“嗯……”王姨整个人剧烈抽动了一下。

“不可以,小海……小海,你是不是醒了?快点离开阿姨的这儿。”王姨用力推住我的头。

我毫不理会,依然假装睡得很香,在睡梦中tiǎn着干燥的嘴唇,这舌头一探,就碰到了甘露,这味道也太好了吧……只一下就让我疯狂上瘾了,想要吃的更大口些。

可就在这时,王姨及时塞进来一块枕巾,一下子就将美妙给阻隔了。

“小海,小海,你快醒醒。”跟着,王姨用力推我,让我没机会继续下面的计划。

要是还不醒,那肯定就被发现是装的了,我只好不情愿地半眯着眼睛,当我看到王姨时,假装吓了一大跳,赶紧起身,吞吞吐吐地问:“阿,阿姨,你怎么在我们床上,而且还,还……子,子枫呢?”

“小海,这是阿姨的房间,阿姨的床。”王姨羞愧难当,赶紧拉过被子盖住自己。

“那,那我怎么会在阿姨的床上?”我挠着头问。

“阿姨怎么知道,小海,你在家是不是会梦游?”王姨问。

我故作思考,说:“嗯,我妈说我小时候经常梦游,长大了就不会了,难道今天我又梦游了?”

“你就是梦游了,之前阿姨又不敢把你叫醒,听说梦游的人被叫醒会死,阿姨等你梦游完了,睡下来了才把你叫醒的。”王姨一本正经地说,明白一切的我却在心里面偷乐。

“对不起啊,阿姨,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梦游的时候有没有做出,做出什么不应该做的事啊?阿姨你的衣服……还有,还有我的裤子……还有我的这个……”我假装很紧张,也拉过被子的一角,盖住自己那起来的宝贝。

“瞎想什么呢?没事,阿姨平时喜欢luǒ睡,luǒ睡健康,刚刚你冲进来确实把阿姨给吓到了,但你什么都没做,就是跑到我浴室里去上了个厕所,然后到床边,把裤子一脱,蒙头就睡了,至于你的那个,处在青春期,睡觉的时候起来很正常。”王姨一通解释。

“那,阿姨,我就先回去睡觉了。”看样子,这次是再没机会了,还是先离开为妙。

“不行,今晚你就跟阿姨睡吧!”王姨道。

“啊?”我一阵吃惊,难道王姨自己忍不住了,决定跟我摊牌,让我那个她?也是,经过刚才那么久的积累,王姨还未完全释放呢……

“小海,真的不行的,阿姨给你想其她办法好吗?阿姨求你了。”王姨死死推住我,我要是用力送进去,那到也不是什么难事,可到了这个份上,王姨还这么坚持,这使得我稍稍理智了起来,像王姨这样的尤物,我可不想就享受这么一次。

“那,小月,你能怎么帮我?”我继续假装处在梦游状态,向后退了一步,一只手chā着腰,一只手扶住自己的那个。

“你,你这孩子,怎么,怎么能这样……”王姨转过身,看到我的宝贝时,脸上再次漏出惊讶之色,同时她也是泪眼汪汪,楚楚可人。

这时,张子枫依然在门外嚷嚷着要王姨开门,王姨看看我,又回头看看门外,恳求道:“小海,下次行吗,你看子枫他……”

少来,张子枫平时可是很怕她这个严厉的母亲的,王姨肯定是可以制止他的,想拿这个来敷衍我,怎么可能!

我向前一步,抓住她的肩膀,假装又要把她给扭转过去,从后面享受她,我说:“小月,快点啦,我忍不住了,你再不快点,那我要继续了哦!”

上一篇:受被各种道具play 局长太粗进不去

下一篇:还敢逃吗这是惩罚 不许穿胸罩 方便我们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