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他撞得有又深又重总裁 张开腿对着镜子揉搓

2021-06-11 15:36:51【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赵起伟看着林帘手里的录音笔,眼里神色极快变化,里面在一瞬间划过许多心思。 一会儿,也可能很只是几秒,赵起伟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他指着林帘,点头,“不错,算计我赵起

   赵起伟看着林帘手里的录音笔,眼里神色极快变化,里面在一瞬间划过许多心思。

    一会儿,也可能很只是几秒,赵起伟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他指着林帘,点头,“不错,算计我赵起伟,林帘,你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

    “好!不错,不愧是湛廉时和韩在行都看上的女人。”

    “哈哈哈……”

    跑车猖狂离去,那改装后的马达发出肆意的声音,在夜色里划过。

    韩在行看林帘,他从刚开始的震惊到后面的难以置信,再到现在的颤栗,他不知道该对林帘说什么。

    林越嘴巴张了张,僵硬的身体终于动了。

    她走过来,握住林帘的手,小声叫,“林姐……”

    林帘对她笑,“没事。”

    她转身看向韩在行,那紧握着录音笔的手松开,“不用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相信我。”

    她在笑,这样的笑一如既往的干净。

    韩在行指尖动了动,说:“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我们,还是朋友。”

    “好。”

    林帘和林越回去了,韩在行站在那,看着走进夜色里的人。

    林帘,为什么我觉得你离我越来越远了。

    我好怕。

    远处,一辆车里,里面的人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然后发动车子驶离。

    老宅,后院。

    湛起北蹲在后院给花草施肥,刘叔从里面走出来。

    他躬身,说:“老爷子,刚刚我们的人带来消息,说赵起伟……”

    刘叔把刚刚得到的消息都说了,湛起北听着,手上动作没有停。

    当听见刘叔说录音笔,湛起北停下,侧身看刘叔。

    刘叔看见老爷子转过身来,说:“赵起伟应该也是没想到。”

    湛起北站起来,他蹲的久了,腿脚有些不利索,刘叔上前,扶住他到旁边的石凳上坐下。

    “然后呢?”

    刘叔说:“赵起伟说他第一次被人算计,笑了会后便走了。”

    说完,刘叔神色微顿,说:“按照赵起伟的性格,应该不会就这么算了。”

    湛起北看着前方夜色,说:“做的好。”

    刘叔低头。

    湛起北起身,“好好保护那孩子。”

    “是。”

    盛世。

    付乘还在公司,他没有回去。

    此时,他坐在办公椅里,听着手机里的汇报,神色不似平常了。

    “我知道了。”

    付乘挂了电话,看着虚空,神色极为凝重。

    因为,他想到了一件事。

    那件事,他非常担心。

   姚香香确实很有天赋,是不二人选。

        “不过现在还在在商讨,到时候看看再说,这次名额虽然有两个,但是准确来说是只有一个。”

        温涵一下就听出了他的言外话,“另外一个是替补吗?”

        沈韫点了点头,“嗯,所以这月会有一次大全面考核,能不能脱颖而出就看那你们各自的本事了。”

        “好了,这次就算了,下次上课不准走神,要是在有下次直接罚你跑操场。”

        沈韫看着她,很严肃开口说话。

        温涵很不好意思嗯了声,被老师这么点名批评还是第一次。

        “我知道了,下次一定不会再犯。”

        “行了,没什么事,就下去吧,叫姚香香进来一下。”

        沈韫视线重新回到了那叠厚厚的资料上。

        温涵出去了。

        姚香香就站在不远处,看着她一脸灰头土脸的出来,忍不住嘲讽一两句,“温涵,早就跟你说了,上课不要玩手机,在被训斥了吧。”

        “我跟你讲,我还好是告诉沈老师的,要是告诉教导主任,你就完蛋了。”

        姚香香一脸大发慈悲好心肠模样看着温涵。

        温涵面无表情看了她一眼,“沈老师找你有事,进去吧。”

        姚香香先是惊了一下,然后小跑进去了。

        大家看着学校两个大美女全部都进去了,顿时都羡慕不已。

        吃过午饭,沈韫找到了温涵和姚香香。

        给她们两个单独布置了作业。

        今晚就要上交。

        姚香香一脸信誓旦旦,加上她仔细认真听了课。所以她一点儿也不缓,正好还可以把沈老师课上讲的运用进去。

        说不定还能加不少印象分,想着,姚香香就觉得美滋滋。

        她撇了眼温涵的,她的比自己的要难多了,这样的构图看着眼睛就晕了,看来温涵今晚可得有好一阵折腾了。

        姚香香偷着乐,傲娇看了一眼温涵自己坐回自己的座位上认真构图了起来。

        温涵看着着副临摹的作品,眉头皱的很深,不过她好像在画展上看到过类似的,印象不是很深。

        索性她就先放了下来,先去看沈韫的讲课视频了。

        不得不说沈韫是真的很好看,一举一动都是那么优雅  ,温涵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张面孔,沈昭,那个和沈韫有几分相似的男人。

        垂眸收回视线,她认真看起了视频。

        突然画面一条电话号码弹了出来,是一个陌生人的。

        温涵接听了,“喂,哪位?”

        “是我,昨天晚上我们还聊过的,温小姐就不认识我了。”

        那边那道声音有些自来熟,像好朋友一样打着招呼。

        温涵瞳孔一缩,马上捂住了听筒,把免提关了,然后拿着手机出去打电话了。

        走到无人空旷的操场她才停下来,对着电话那头道:“李先生您好,现在是不是才星期三吗?”

        那边传来笑声,“是还早,不过我这里还有新的生意和温小姐提个醒,这钱比卖还要多。”

        温涵隐隐有不好的预感,她问,“什么生意?”

        “温小姐的履历我都调查过了,身心干净,全部都符合要求,就看温小姐愿不愿意了。”

        “你先说说看是什么事?”

        “代晕?”

        这两个字一说出来,温涵吓得手机直接掉了下来,这可是要坐牢的。

        那边继续开口,“这件事也不说强制性的,就是想和您说声,看得出来您应该是很缺钱,走投无路了,不然怎么会找到我们呢?”

        温涵沉默了,事实确实如此。

        不过,这件事她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还了钱,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谢谢你的好意,我不需要。”

        那边像是已经料到了她会这么说,仍然有些不死心,继续开口,“温小姐,确定不考虑一下吗?”

        温涵冷声拒绝,“不需要。”

        直接挂断了,重新回了教室。

        看了十多分钟,她看着有些昏昏欲睡了,在加上大中午的日头大得很,就更加打不起精神了  ,不过今晚就要交作业。

        她不敢马虎,这次比赛要是能拔得头筹,那就是二十万奖金,虽然说不一定会,但是试一试总比都没有的好。

        想到这件事支撑着自己,她就瞬间来了精神,点了两滴风油精滴在眼睛下方,她瞬间就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那边姚香香也是一刻也不敢松懈,这一次她要让沈老师让所有人对她刮目相看,她温涵不过就是长得好看了一点罢了,成绩跟她比都没得比。

        这真不是姚香香吹出来的,事实就是这样。


 

        一个下午时间,温涵算是完成了大半,那边姚香香睡的很香,下午没有什么课,温涵把东西收好就休息了。

        姚香香醒来了的时候,教室里就剩下她一个人了,看了看人都走忘了,她从桌子上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低头满意看了看自己的作品。

        只是突然她就傻眼了,她画好的画纸山风多了一串她的口水,这可急死她了,这作业是今天晚上就要交的。

        现在距离交作业时间也来不及了。

        她焦头烂额,找不到办法。

        好不容易处理干净了,但是那画也还毁了,她垂头丧气坐在椅子上,怎么好端端出了这样的事。

        她看了过去温涵那边,已经不见了她的身影。

        桌子上也看不到她的画,难道是没有画,不过按温涵的性子,怎么可能不交作业。

        肯定是收起来了。

        姚香香看了下四下无人,她蹑手蹑脚走了过去,翻了翻温涵的柜子,果然看到了被书本夹起来的画。

        看到那画的时候,姚香香眼睛都亮了,这……这真的是温涵画的,不是偷来的吗?

        画得这么好,怎么可能?

        难道是沈韫偷偷教她的,想来想去就只有这个可能性,姚香香越是想着就越是觉得气愤。

        她的画和温涵的相对比起来,完全就没有可比性,好不甘心。

        妒忌心偷偷作祟,她看了看温涵柜子里没有盖好的墨水瓶,吧东西放回了原位,然后倒了下去,伪装成是不小心的现场,她出去了。

        温涵和段阳玩了一下午,吃过饭才送她回学校的。

        温涵回教室了。

        段阳看着她的身影,满是欢喜爱意,手机十分不合时宜响了,他有些烦躁点开了  ,又是那个人发过来的图片。

        不知道是角度问题还是怎么的,居然拍出来像是两个人在接吻一样,还一段音频,完全就是剪辑过的,段阳看得勃然大怒,这就是她的保证吗?

        他现在真的很想冲进去,当面问一问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她口口声声说爱他,但是这些视频录音那庄那件是真的。

        但是他忍住了,小弟开着一台鬼火过来了。

        一头夸张的头发,红色旺仔紧身衣裤,豆豆鞋  ,十足的精神小伙,虽然段阳也很喜欢穿奇奇怪怪的风格衣服,但是都没有很那什么。

        “阳哥,找到骚扰嫂子那群人了,要不要过去。”

        段阳点燃了一根烟,眯起一双眼,抓起头盔戴上,“去,怎么不去,带上兄弟们还有家伙一起过去。”

        敢动他得女人,这群王八犊子完蛋了。

        一群人浩浩荡荡过去了。

        一个男人被数十个精神小伙围在角落里头,看着这群红发绿发黄发的不良少年,吓得腿脚都在发抖。

上一篇:如何把自己玩成烂货 男男腐(黄|粗暴)两攻一受

下一篇:女同桌上课让我帮他自慰 翁熄系列乱老扒第三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