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掀起衣服含着乳 很黄很黄能湿的小黄文

2021-06-11 15:34:04【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别墅里。 湛可可穿着漂亮的小裙子,背着她喜欢的兔子小书包,快乐的从楼上跑下来。 “托尼叔叔,可可收拾好了!” 楼下,托尼在对何孝义说哪些东西要带走,听见

   别墅里。

    湛可可穿着漂亮的小裙子,背着她喜欢的兔子小书包,快乐的从楼上跑下来。

    “托尼叔叔,可可收拾好了!”

    楼下,托尼在对何孝义说哪些东西要带走,听见小丫头的话,他转身,“哎呀,小天使来了?”

    小丫头穿着白色公主裙,头上戴着公主发箍,就像一个纯洁的天使。

    托尼蹲下,对小丫头张开手臂。

    小丫头跑过来,冲到他怀里,“托尼叔叔,你看,可可穿的好看吗?”

    小丫头在托尼面前转圈圈。

    托尼当即做认真状,手摸着下巴,仔仔细细的看小丫头身上的打扮。

    湛可可捏起小裙子,似小公主一般在他面前转圈圈。

    托尼点头,“不错,很好。”

    “特别漂亮!”

    “咯咯咯……”

    小丫头开心的笑起来。

    托尼把她抱起来,说:“这一回国,托尼叔叔就无法天天看见咱们的小公主了。”

    “但是,托尼叔叔保证,托尼叔叔只要有时间就去看咱们的小公主,好不好?”

    “好!”

    “可可想托尼叔叔了,便给托尼叔叔打电话,给托尼叔叔视频。”

    “如果可可放假了,就来米兰找托尼叔叔玩!”

    “哈哈哈哈,那咱们拉钩,一言为定?”

    “拉钩!”

    湛廉时从楼上下来,已经好多天没出门的人,依旧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变化。

    湛可可听见声音,转身看过去,顿时挣扎着下来,往湛廉时跑去。

    “爸爸!可可收拾好了!”

    小丫头站在湛廉时面前,仰头看他。

    湛廉时对她伸手。

    小丫头立刻把小手放进这大掌里,笑的眼睛都眯了。

    托尼站在那,看着这父女俩,脸上满是笑。

 “托尼叔叔就不送你们到机场了,你们到了后,给托尼叔叔打个电话,托尼叔叔也就放心了。”

    离别时分,托尼站在客厅里,看着小丫头,眼里满是宠溺。

    湛可可飞快点头,“可可一定会给托尼叔叔打电话的,托尼叔叔放心吧!”

    “好,那托尼叔叔就在这祝你们一路顺风了。”

    “嗯!”

    托尼看向湛廉时,“电话联系。”

    老朋友了,许多话不用多说。

    湛廉时看着他,嗯了声。

    何孝义进来,“湛总,都收拾好了。”

    湛廉时张唇,“走吧。”

    湛可可和湛廉时上车,托尼也坐上自己的车。

    这里是湛廉时和林帘在米兰的家,如今这一家人都走了,他也就不会在这里。

    “爸爸,这次我们回国是去之前我们去过的地方吗?”

    小丫头坐在儿童座椅里,怀里抱着她的小书包,看外面的景物,又看湛廉时。

    对于回国,她是特别开心,兴奋的。

    湛廉时在看一份文件,听见小丫头的话,他出声,“不是。”

    “不是吗?那我们是去哪呀?”

    说完,小丫头想到什么,激动的说:“爸爸,这次回国,我们是不是能见到爷爷奶奶了呀?”

    湛可可心里一直记着这事儿呢。

    湛廉时翻文件的手停顿,然后翻过,“会见到。”

    湛可可顿时开心的叫起来,“真的吗?真的能见到爷爷奶奶吗?”

    “真的太好了!”

    “可可太开心了!”

    是夜,在恋。

    一间办公室,一盏LED台灯下。

    林帘拿着支铅笔在纸上画,铅笔在白纸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这个夜,静得很。

    “铛铛铛铛!我来啦!”

    玻璃门打开,提着几个食袋的林越进来。

    林帘听见声音,看向她,脸上浮起笑。

    “林姐,快来吃,吃了才有力气干活。”

    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在恋的员工都下班了,只有林帘和林越还在这里。

    林帘放下手里的工作,走过来。

    林越把袋子里的东西一样样拿出,说:“我买了麻辣小龙虾,鸭脖,藕,还有意面,林姐,怎么样,开胃提神不?”

    随着食盒打开,香味溢出,林越忍不住深呼吸,说:“太香了!”

    林越把一次性手套给林帘,自己也戴上,拿起一个小龙虾便吃起来。

    她是真饿了。

    林帘看她这吃的享受的模样,脸上的笑忍不住漫开。

    林越拿了一片藕味道林帘嘴边,“林姐,你喜欢吃藕,你尝尝。”

    “好。”

    林帘接过,吃了起来。

    林越看着她,“怎么样?”

    藕是甜酸辣,味道适中,很好吃。

    林帘点头,“味道很好。”

    “哈哈,我选的可是卖的最好的一家,她们家在全国都有连锁店,很有名的。”

    “林姐,来,你尝尝这个。”

    林越拿过鸭脖给林帘,林帘说:“我自己来。”

    “没事,林姐,你快拿走。”

    林帘无奈,接过鸭脖,林越把果汁拿出来,吸管也都插好给林帘。

    林帘说:“坐着吧。”

    林越比了个ok的手势,两人坐到沙发上,吃起夜宵来。

    十点多,林越躺在沙发上,打了个饱嗝,“都不想回去了,就想躺在这不动了。”

    林帘看时间,快十点四十,很晚了。

    林帘起身,“收拾东西回家吧。”

    林越一下坐起来,“林姐你忙完了吗?”

    林帘把桌面的东西收拾了,说:“还没有,但不着急这一两个小时,我们回家。”

    “好!我去收拾东西!”

    林越飞快跑回自己的办公室,把东西收拾了,两人下班。

    “林姐,等这段时间忙完了,我们好好去哪里玩玩,放松一下。”两人从电梯里出来,林越挽着林帘的手说。

    林帘看前方,灯光在没有人的时候,安静的犹如月夜。

    她说:“好。”

    两人走出公司,林帘拿起手机打车,林越看四周,疑惑出声,“咦,今晚赵起伟的小弟没来了?”

    林帘神色微顿,抬头看前方。

    平常不论她多晚下班,赵起伟的人都会在这等着,手捧一束红玫瑰,风雨无阻。

    可今天,这里没有赵起伟的手下,也没有赵起伟这个人。

    林越看四周,看了一圈都没看见,更是疑惑了,“赵起伟转性了?”

    林帘睫毛微动,说:“不用管他。”

    “哦。”

    车子很快来,两人上车离开。

    随着车子离开,停在路边的一辆车也驶出来,跟上。

    不过二十分钟,车子停在小区外,然而,林帘和林越没有下车。

    林越看着小区外靠着墙,双腿交叉,手里拿着一支烟抽的人,心里紧张,“林姐,是赵起伟……”

    确实,那看过来,嘴角斜勾,一身浪荡子气息的人,是赵起伟。

    林帘看着赵起伟,打开车门,下车。

    林越见林帘下车了,她也赶紧下车,抓住林帘的手。


 

    她不会让林姐一个人。

    赵起伟似乎知道车里的人是林帘,他在看见车子驶过来时,便看着车子。

    现在,林帘出来,他的视线便落在林帘脸上。

    那邪肆的笑,这一刻张扬了。

    林越看见赵起伟明显变化的笑,她抓紧林帘的手。

    林帘走过去,她看着赵起伟,眼睛一点都没有躲闪。

    赵起伟看着这样的林帘,玩味了。

    林越走到林帘左侧,赵起伟就在左侧。

    当两人来到小区门口时,赵起伟站起身体,走过来,挡在林帘面前。

    林帘停下脚步,林越直接出声,“你想做什么?”

    赵起伟看着林帘,那笑怎么看怎么都带着浓厚的兴趣,“跟本大爷走。”

    瞧瞧,这话多嚣张。

    林越说:“赵起伟,你想都别想!”

    赵起伟左边嘴角斜着上扬,“再多嘴一句,本大爷让你立刻消失。”

    “你!”

    林帘张唇,“林越,不要说话。”

    “林姐……”

    林越着急,赵起伟这强硬的态度,让她特别担心。

    林帘看着赵起伟,嘴角微弯,“不好意思,不能。”

    这样的时候,林帘还在笑,林越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看看林帘,又看看赵起伟,赶紧拿出手机发消息。

    赵起伟也没管林越,在他眼里,林越似乎是空气。

    他视线就在林帘脸上,半寸都没有离开。

    “倒是一如既往的有骨气。”

    林帘嘴角弯着,没说话。

    两人态度都很强硬,赵起伟是,林帘也是。

上一篇:主人调教跪趴撅起来性奴 gl将压倒在办公桌手指向下

下一篇:如何把自己玩成烂货 男男腐(黄|粗暴)两攻一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