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主人调教跪趴撅起来性奴 gl将压倒在办公桌手指向下

2021-06-11 15:32:55【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韩在行脸上笑浮现,但这样的笑,没有什么温度。 湛乐看着他的笑,知道韩在行想知道林帘和她说了什么。 “妈问了林帘她是不是和你离婚了,她说是。” “她

韩在行脸上笑浮现,但这样的笑,没有什么温度。

    湛乐看着他的笑,知道韩在行想知道林帘和她说了什么。

    “妈问了林帘她是不是和你离婚了,她说是。”

    “她还问了妈好不好,还说,在她心里,妈是如母亲一般的存在。”

    “在行,林帘那孩子是个好孩子,妈希望她好。”

    “同样的,你是妈的儿子,妈也希望你好。”

    “你明白妈的苦心吗?”

    韩在行脸上的笑有了温度,他身上的气息也变化了。

    他似乎恢复到曾经那个温润的韩在行。

    “她很好,永远都那么好。”

    湛家老宅。

    一辆车子极快的停在老宅门口,里面的人下车,快步走进老宅。

    “湛院长?”佣人看见进来的湛文舒很惊讶。

    湛文舒看四周,没看见那熟悉的身影,问,“张妈,爸在家吗?”

    “在。”

    “在哪呢?”

    张妈看四周,疑惑,“刚刚老爷子都还在院子里了,现在怎么不在了?”

    湛文舒心里一紧,说:“你去找找,看爸现在在哪,我也去找找。”

    张妈见湛文舒神色不对,心里也紧张了,“湛院长,出什么事了?”

    “没事,你现在去找爸。”

    湛文舒也不多说,便去院子外找起来。

    湛起北不在院子,湛文舒上楼,直接去书房。

    “爸,你在里面吗?”湛文舒敲了敲门,出声。

    “……”

    里面没有动静,湛文舒又敲了下,“爸?”

    “……”

    “爸,我进去了?”

    湛文舒说着,把门打开。

    书房里,湛起北站在书桌后,拿着支狼毫,在练字。

    看到这,湛文舒松了口气,走过去。

    “爸,你在练字呢?”

    “不然呢?”

    湛起北没看湛乐,手里的狼毫被他拿的稳稳的,一点都不受湛乐的影响。

    湛乐呵呵的笑,“练字修身养性,不错。”

    湛起北听见这话,抬头看她,“来这就是看我练字的?”

 湛文舒立刻说:“当然不是。”

    “我这不久了没来看您,想来看看您,陪您说说话。”

    湛起北哼了声,不信。

    湛文舒也不再解释,看湛起北写的字,“爸,您这字可是写的越来越好了。”

    老爷子如今有两大爱好,一个是下棋,一个便是这练字。

    而这两大爱好,老爷子如今都达到了精湛的地步。

    湛起北没理湛文舒,自顾练自己的字。

    湛文舒也不再说话,看老爷子那一笔一画都极有风骨,她放心了。

    当得知赵起伟对记者媒体说的那些话,她极担心老爷子被气到,便赶忙过了来。

    现下看,老爷子并不知道这件事。

    但是,现在不知道,也不代表后面不会知道。

    赵家那孩子,不是个省油的灯。

    “爸,您最近没再过问林帘那孩子的事了吧?”湛文舒问,语气无比自然,就像平日里闲聊一样。

    湛起北手上动作没停,听见湛文舒的话也没看她。

    不过,在写好一个字后,老爷子收笔,看宣纸上苍劲有力的好字。

    “怎么?有事?”

    老爷子随意的问,视线始终在这个好字上,并没有多在意湛文舒这个问题。

    湛文舒笑道,“那孩子在京都,有我们在,能有什么事?”

    “就是想着您年纪大了,小辈们的事就让我们来操心,您就不要操心了。”

    湛起北抬头,看着湛文舒,那一双历经沧桑的老眼,似一面镜子,把湛文舒的心思照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湛文舒被老爷子这么看着,心里咯噔一声,面上强撑着,说:“今天大哥终于得空,知道了前几天发生的事,就打电话来问我情况。”

    “大哥把我骂了一顿,我这不就紧赶着过来了吗?”

    说着,湛文舒干干的笑,很是窘迫。

    湛起北放下狼毫,拿过手杖走出来,“你们要能管,我操什么心?”

    湛文舒赶忙上前扶住湛起北,忙不迭的说:“是是是,都是我们不尽心。”

    “要是我们尽心些,也就不会这样了。”

    “爸您教训的是,我以后一定用上十二万分的心对待咱们湛家的任何一件事。”

    “您呢,就不要操心了,全权交给我们,我们一定能做好。”

    “大哥也都说了,您一把年纪了,我们还让您操心,简直就太没有孝道了。”

    “我们不能这样。”

    湛文舒扶着湛起北到沙发上坐下,继续说:“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把事情处理的妥妥当当当,绝不让您操心。”

    湛起北没说话,他拿过茶叶,开始煮茶。

    湛文舒见湛起北这模样,有些紧张了,“爸?”

    “说完了?”

    老爷子出声,湛文舒干笑,“说完了。”

    她想起什么,赶忙说:“来,我给您泡。”

    说着,湛文舒拿过茶叶,主动揽下泡茶的活。

    湛起北也没说什么,坐在那,看着湛文舒泡茶。

    晚上,湛文舒在湛起北这用了晚餐后才回去。

    湛起北站在楼上阳台,看着远方的黑夜。

    廉时应该快回来了。

    在恋。

    林帘和林越忙到很晚两人才回去,可两人刚走出公司,一个男人便捧着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过来。

    “林小姐,这是赵哥给您的。”

    赵哥,除了赵起伟还能有谁?

    林越一瞬皱眉,“谁稀罕他的玫瑰花?让开!”

    这男人可不是寻常的普通男人,被林越这一吼,脸色顿时阴戾,“少管闲事。”

    林越冷笑,“林姐是我姐,她的事就是我的事,她不会答应赵起伟的,让你们的赵哥死心吧!”

    “你!”


 

    林帘挡在林越面前,“告诉赵起伟,花我不会收的。”

    男人面对着林帘,脸色稍稍好些,却依旧傲气,说:“赵哥说了,林小姐不收也没关系,花多的事,他耐心也有的是。”

    “只要林小姐一天不答应赵哥,这花就一天不停。”

    说完,男人把花扔旁边的垃圾桶,离开了。

    林越看着那离开的人,很生气,“林姐,赵起伟这是在逼你。”

    林帘笑了下,神色很平常,“没事。”

    “走吧,时间不早了,我们去吃点东西,回家休息。”

    林越见林帘这一点都不受影响的模样,反倒是着急。

    “林姐,你就一点都不生气吗?”

    “为什么要生气?”

    “因为赵起伟,他那样的人,我想想就恶心,你都不觉得恶心吗?”

    “呵呵,不会。”

    “啊?不会?”

    “林姐,你……”

    一辆出租车过来,林越和林帘上车,两人的声音也跟着消失。

    韩在行站在那,看着驶离的车子,他蜷起的手逐渐松开。

    想跟她说,他送她回去,想上前,挡在她的面前,为她抵挡一切。

    可他一件都没有做,他就在她身后看着她。

    他害怕,害怕他的靠近,她会离他越来越远。

    车里,林越还想说的,但在看见林帘靠着座椅闭眼后,她没说了。

    怎么会不在乎?怎么会那么平静?这还是林姐吗?

    林越降下车窗,看窗外,晚风吹来,把心里的烦躁也吹走了。

    她看前方,顿时她转头。

    在恋门外,一个人站在那看着这边,不知道看了多久。

    韩总?

    林越看林帘,林帘眼睛闭着,似睡着了。

    林越眉头皱起,眼里是担忧。

    韩总放心不下林姐,她也一样。

    可现在,该怎么办呢?

    赵起伟说话算话,自他被采访后的报道爆出来后,他便真的用行动告诉所有人,他在追林帘。

    花,奢侈品,女人喜欢的浪漫,天天在在恋上演。

    他乐此不疲着。

    刚开始,在恋的员工还会八卦一下,但逐渐的,随着林帘的不为所动,她们也都不当回事了。

    这样的日子一天天过去,一切都平常着。

    米兰。

上一篇:男生会发现你不是处吗 游泳教练和校花水里做

下一篇:掀起衣服含着乳 很黄很黄能湿的小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