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男生会发现你不是处吗 游泳教练和校花水里做

2021-06-11 15:31:41【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其实在知道林帘回来后,她便去找过韩在行,她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韩在行什么都没有说,只让她放心。 她不放心也不得不放心,直到今天,她无法放心了。 林帘整理好资料,去采

  其实在知道林帘回来后,她便去找过韩在行,她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但韩在行什么都没有说,只让她放心。

    她不放心也不得不放心,直到今天,她无法放心了。

    林帘整理好资料,去采购部。

    在恋在冬季会出一批新品,这批新品是以上锦布而制作的服装,配饰。

    而她要做的是,重新设计,以青绣为主题,设计家居生活用品,打造舒适舒心,让人放松的生活环境。

    而这些东西,采购部没有,她要亲自去采购部,和部门经理说。

    叮,电梯门打开,湛乐快步出来。

    她转过拐角,直往韩在行的办公室去。

    可她刚走得两步,便停下了。

 采购部在下面的楼层,林帘出了办公室便往电梯去,可她刚走出去没多久,便看见从前方拐角出来的人。

    林帘看着湛乐,脚步停下。

    这一刻,空气里气氛似安静了。

    “林……帘……”

    湛乐并不知道林帘在在恋工作,自老爷子发话后,外面便再没有林帘的消息。

    湛乐并不知道林帘的情况,包括今天知道的那个报道。

    林帘睫毛动了下,走过去,“伯母。”

    伯母……

    这个称呼一瞬拉开了林帘和湛乐之间的距离,也让湛乐清楚的知道林帘和韩在行的关系。

    可是,怎么会呢?

    湛乐看着林帘,难以相信。

    林帘走过去,“伯母,最近好吗?”

    这个最近,涵盖了这一年多的时间,带着林帘对湛乐的关切。

    湛乐张着不动的嘴唇终于动了。

    “林帘,伯母能跟你聊聊吗?”

    “好。”

    林帘带着湛乐去了她的办公室,泡了两杯花茶。

    湛乐一直看着她,一点都不敢眨眼。

    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她视线里的人是林帘。

    “我这边暂时没有准备的有咖啡,就泡了花茶,您不要介意。”

    林帘把花茶放到湛乐面前,淡淡的花香从茶水里升起,湛乐终于回神。

    “你……你在这里工作?”

    湛乐想问林帘和韩在行是怎么回事,但话到嘴边,反倒是问不出来。

    林帘点头,“是的,我在在恋工作。”

    湛乐看她平稳回答,神情也和以前不一样,湛乐心情逐渐安稳下来。

    “我今天看到一个报道,说你和在行离婚了,林帘,这是真的吗?”

    终究,湛乐还是问了出来。

    林帘神色顿了下,不是因为湛乐的问题,而是湛乐说的报道。

    但也就一息,林帘恢复。

    她看着湛乐,眼神清亮,“是的,伯母。”

    湛乐说不出话来了。

    她其实有很多问题想问,但面对着这双坦荡清澈的眼睛,她发现,自己似乎问再多都没有意义了。

    林帘拿起茶杯喝茶,她神情始终淡然。

    这样的她,和以前全然不一样了,但她又确实是林帘。

    好久,湛乐说:“孩子,不管你和在行是什么关系,在伯母心中,你都是个好孩子。”

    林帘喝茶的动作停顿,她放下茶杯,看着湛乐,“伯母,在我心中,您是如母亲一般的存在。”

    在湛乐这,她体会到了一个母亲对子女的爱。

    湛乐点头,她笑了,“好,好。”

    林帘去了采购部,湛乐去了韩在行办公室。


 

    但是,两人从林帘办公室离开,湛乐走了几步,便转身看着林帘的身影,看着她消失在拐角。

    之前,她不明白一些事,她怎么想也都想不通。

    可刚刚和林帘聊的那么一会,她一切都想通了。

    喜欢一个人,真心的疼爱的一个人,就是希望她好。

    林帘这个孩子,她希望她好。

    不论她跟不跟在行在一起,她都是这样的心愿。

    湛乐去了韩在行的总裁室,韩在行还在忙。

    他并没有抬头看湛乐,似乎他并不知道湛乐来了。

    湛乐看着那忙碌的人,眼里满是心疼,“在行。”

    韩在行把手上的工作处理好,按下内线,“送两杯咖啡进来。”

    “好的,韩总。”

    湛乐看着从办公桌后走出来的人,几天不见,韩在行似乎又瘦了。

    “妈,坐。”

    韩在行神色如常,好似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这样的他,不像林帘不在的时候了,却也不像以前林帘在的时候。

    湛乐坐到沙发上,秘书把咖啡送进来。

    韩在行喝了口咖啡,出声,“妈,不用担心。”

    湛乐心里顿时一疼,说:“你是妈唯一的儿子,妈怎么能不担心?”

    韩在行看着湛乐,他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我这不是很好?”

    湛乐喉咙哽了。

    这叫好?

    这样的笑,她宁愿他不要笑。

    湛乐握住韩在行的手,“在行,既然你和林帘离婚了,就不要再折腾自己了。”

    “这对你好,对林帘也好。”

    说完,湛乐顿了下,继续说:“妈刚刚看见林帘,和她聊了会。”

    韩在行脸上的笑不见,“她说了什么?”

    湛乐摇头,“她没有说什么。”

    “没说什么,是说了什么?”

上一篇:强行顶开粉嫩玉腿 低吼粗喘压抑窄臀耸动享受

下一篇:主人调教跪趴撅起来性奴 gl将压倒在办公桌手指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