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咬住花蒂吹潮 新婚之夜被三人玩

2021-06-11 15:27:05【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霍宸晞见她又一次红了眼睛,好像又陷入到了某种游离的情绪当中去了,他忍不住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即使心中害怕她的拒绝,可是又一边告诫自己,在做这件事情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被拒绝

   霍宸晞见她又一次红了眼睛,好像又陷入到了某种游离的情绪当中去了,他忍不住叫了一声她的名字,即使心中害怕她的拒绝,可是又一边告诫自己,在做这件事情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心理准备了,就算被拒绝……

    “宸晞哥哥,你把你刚才的问题再问我一遍。”

    她声音颤抖地说着,嘴角却带出了微微的笑意。

    “刚才的问题……”他有些疑惑,不过片刻就反应了过来,问到:

    “米米,你愿意嫁给我,成为我的妻子吗?”

 “我愿意,宸晞哥哥,我愿意。”

    欧阳米这一回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然后朝着他伸出自己的左手。

    霍宸晞脸上的笑意瞬间放到最大,然后迫不及待地给她戴上“戒指”,那个平平无奇的钥匙圈,因为戴到了她的手上,竟然变得格外耀眼和珍贵了起来。

    她又哭又笑地看着自己左手中指上的那个钥匙圈,虽然比她的手指要宽松许多,可是在那一刻,她竟然莫名地觉得自己多了一种归属感。

    很奇怪,她原本分明也是一个有家的人,有父母兄长、还有三个可爱的孩子,可是却在这个时候生出了一种归属感。

    大概是她流浪漂泊了多年的心,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了吧。

    霍宸晞笑着站起来,捧住她的脸,俯身一个深吻。

    欧阳米被他突然的动作惊呆了,可是伴随着他霸道强势却又不失温柔的力道,她有意识地放松了自己的身体,闭上眼睛,让自己沉浸到这个是时隔七年才失而复得的吻。

    整个会场里的突然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其中虽然还是有男人们起哄的声音,但是却也不乏他们祝福的声音,以及各种吹口哨的声音。

    会场里的气氛瞬间被吵到了最热,可是台上的那对情侣却好像自带了某种屏障似的,这个超长的吻仍然没有断,直到欧阳米感觉到快要窒息,霍宸晞才不得不放开她,眼神中却还藏着两分要吃人的依依不舍。

    他的双手仍然捧住她的脸,两个人深情对望着,根本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音,也分不出一丝的心神去关注外界人的反应。

    等到欧阳米听到了景逸的一声咳嗽之后,她才算是从刚才的激烈的情绪中抽离出来,看到近在眼前的霍宸晞,她只觉得的脑中“轰”的一声之后,她瞬间感受到脸上好像被人点了一把火似的,烧得厉害的。

    “米米,你又脸红了。”

    他笑说着,还用手指在她的脸颊上刻意地摩挲了两下,眼神中更是露出明晃晃的对她的贪念。

    欧阳米迅速地伸手握住他的手腕,娇嗔地瞪了他一眼,道:

    “宸晞哥哥!”

    她手上略一用力,就把他的手从自己的脸上拿开了。

    霍宸晞也知道她的脸皮薄,要是真的把人给热惹恼了,头一个后悔的就是他自己,再说了,她都答应了他的求婚了,他现在只觉得她就算是想要天上的月亮,他都能马上想个办法上天,给她把月亮摘下来。

    “好了,我不逗你了。”

    他说着,牵起她的手,一起转身面向会场里的所有媒体和记者,又问到:

    “还有人要提问的吗?”

    “有!霍总,虽然我是很不忍心打断你们的甜蜜,但是,贵公司蒋懂事今天被爆出来是一个连环杀手,杀害了许多女性,你们霍氏集团对此有什么看法和态度?”

    “蒋科文,确实如新闻所报道的那样,是杀害了很多女性的连环杀手,我今天在现场看到真相的时候,很难过我没有早一点发现他的真面目,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我能早一点发现的话,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女性被害了,等到所有的死者身份都被查明了之后,我们霍氏集团会对这些死者的家属们表达歉意,以及做出力所能及的补偿。”

    霍宸晞看着那个提问的记者,目光坚毅地说着,脸上一片坦然和真诚。

    “您所说的补偿,是指经济方面的补偿吗?”

    那个记者继续追问。

    “当然,我们会酌情给出相应的经济补偿,以及其他的帮助,如果家属们有需要的话。”

    “那么,据我刚才得到的消息,霍氏集团的股价因为蒋董事的事情,已经大跌了一波,您准备怎么应对?”

    霍宸晞感觉到自己的手被米米紧紧地一握,心中微微一动,转头看了一眼她的脸色,然后对着她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她不用担心。

    欧阳米虽然还是担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那么肯定的眼神,突然就觉得不那么害怕了。

    他对她微微一笑,然后再次转头看向场内提问的记者,一脸严肃地说:


 

    “首先,我还是要纠正你的一个说法,那就是蒋科文从即刻起,将不再是我们霍氏集团的懂事,之后我们会正式发布公告,将蒋科文从董事会里面除名,另外,你说到股价的问题,我想说,做上市公司这是无法避免的情况,但是我们后续有信心,会让集团的股价重新回到正轨上来。”

    他说完,底下立马就有记者迅速追问:

    “霍总,若是之后霍氏集团里面,又有人出现了蒋科文这样的人,又该怎么办?”

    “说句实话,这个事情我无法做出任何的保证,但是我只能说,不管霍氏集团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只要我φ发现了这样的人,我绝对不会姑息!”

    他的声音铿锵有力,说出的每一个都掷地有声,让人毫不怀疑他话里的真实性。

    “其实不瞒你们说,我这次能够发现蒋科文这个毒瘤,还是多亏了我身边的这位欧阳米小姐,正是因为她的所谓的果照门和我的那些大尺度的照片视频,我也根本不会想到要去查他,也就不会知道他是这样杀人凶手。”

    霍宸晞一边说着的,一边给景逸使了个眼色。

    景逸领会,然后又从自己公文包里掏出了一叠资和照片,对着媒体的镜头展示了一番。

    “这些照片和视频全,都是从我公司的一个员工那里找到的,她甚至还有那些照片的原片,不行的是我的公司内部竟然出了这样的叛徒和蛀虫,但是幸运的是我们已经吧他们都找了出来,并且还给了我和米米清白。”

    霍宸晞说完,微微叹了一口气,顿了顿,然后又说:

    “好了,我想我该说的,也都说的差不多了,你们要是没什么其他的问题的话,今天就到此为止了吧。”

    “霍总,我们得到消息,前两天您的父亲老霍总夫妇回国了,是因为您的这一次面对的难题难以解决,所以他们才回国帮你解决这些难题的吗?”

    记者语速十分急促,声音不怎么凌厉,可是问题却有些犀利伤人。

    霍宸晞听到的这个问题,不仅没有生气,却反而还露出了无所谓的笑意:

    “你这个问题问得也未免太没有水平了吧。”

上一篇:进来吧今天英语老师就是你的 男男超细的开车污

下一篇:她的下面湿透了 女主很娇气爱撒娇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