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进来吧今天英语老师就是你的 男男超细的开车污

2021-06-11 15:25:18【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欧阳米看着跪在自己眼前的男人,连眼泪都忘记流了,剩下一颗眼泪珠子挂在睫毛上、将落不落的,十分的惹人怜爱。 她刚才是不是听错了?还是说她还处在梦中?还是说她刚才听到的都

 欧阳米看着跪在自己眼前的男人,连眼泪都忘记流了,剩下一颗眼泪珠子挂在睫毛上、将落不落的,十分的惹人怜爱。

    她刚才是不是听错了?还是说她还处在梦中?还是说她刚才听到的都是幻觉?

    这也太魔幻了吧?!宸晞哥哥刚才跪在地上对她求婚了?

    “米米,你怎么了?是不是嫌弃我没有准备求婚戒指,所以才不愿意开口?”

    霍宸晞笑着捏了捏她的手心,就像少年时两个人玩闹的时候会做的小动作一样, 带着两分少年时稚气又纯真的爱意。

    她感受到手心里传来的痒意,下意识地抬头去看他的眼睛,却感觉自己猝不及防地撞入了一汪幽深的碧波潭里,承载着她的重量,柔柔地荡漾着,让她几乎迷失了前行的方向,也忘记了来时的路。

    她不知道自己此刻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下意识地想要拒绝他的好意,可是又觉得太过残忍,可是若是让她现在立即就接受他的求婚,她又觉得太过仓促,总觉得还缺了点什么似的的。

    一种始终不完整的感觉弥漫在她的心头,让她迟迟不敢做出一丝一毫的反应。

    “霍总,看来这位欧阳小姐好像不太愿意嫁给你啊。”

    一个记者在下面起哄,随即大家都跟着笑起来,只不过好像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充满了恶意,反而是带着些许笑善意的调侃。

    “你懂什么?人家女孩子不要矜持一点吗?”

    另外一个女记者十分嫌弃地怼了那个男记者,一双眼睛放光似的盯着台上的霍宸晞和欧阳米,像千万个看偶像剧的少女看到故事中的男女主角在一起时,由衷地期待着故事得到一个美好的结局。

    “瞧瞧你那个花痴的样子,人家是向欧阳米小姐求婚,又不是向你求婚,你怎么比人家当事人还要激动呢?”

    先前的那个男记者也而不甘示弱,索性站起来和这个女记者互怼。

    “你懂什么?这种霸道总裁护娇妻的戏码,本来是只在小说里面才看得到的情节,可是现在却在我的面前,活生生地上演了!俗话说得好,我可以单身,但是我嗑的cp必须在一起啊。”

    女记者仍然是眼冒星光的看着台上的两人,瞬间会场里的气氛给调动起来。

    其他的记者们也纷纷开始起哄,尤其是一些男记者,还带头喊着:

    “嫁给他!嫁给他!”

    欧阳米被台下的起哄声惊醒,转头看了一眼台下,然后又迅速地收回了视线,低头看向还跪在她面前的霍宸晞,伸手就要去扶他起来。

    “宸晞哥哥,你先起来吧,你这样,我、我……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我……”

    她说着说着声音低了下去,可是霍宸晞却像是没有听见似的,坚定地单膝跪在地上,一双眼睛紧紧地注视着她的眼睛。

    他眼神中是一片志在必得笃定气势,笑着问:

    “米米,你还是讨厌我吗?还是说你对我还存有什么疑虑所以才不放心我?”

    “不是!”

    她迅速地否定,可是除了这一句“不是”之外却什么多余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米米,既然你不是讨厌我,也不是怀疑我的人品,那么意思就是只是需要时间来考虑,对吗?”

    他紧紧地攥着她的手,也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观察着她脸上每一个微小的反应,她其实根本就是还在一片茫然中没有反应过来而已吧。

    “嗯、嗯……大概就是这样吧。”

    她也不敢多说其他的话,生怕多说多错,而且现场还有那么多的媒体和记者在看着,她刚才甚至还隐隐约约听到某家媒体在说“赶紧开个直播,肯定收视爆棚”这类话。

    她瞬间就更加的不敢动作了。

    “既然如此的话,那不如你就先答应我吧,之后不管你是想悔婚也好,还是有其他的想法也好,我都给你充分的时间来考虑,也给你充分的空间去反悔,但是现在你能不能先答应我的求婚,至少不要让我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出丑啊,你说是不是?”

    他压低了声音,用只有她和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说着,还一边给她使了个调皮的眼色。

    “这、这真的……宸晞哥哥,这样也可以吗?”

    欧阳米犹豫着问,眼神中满是一片不敢相信。

    “当然可以!”


 

    他笑着点头,一脸的循循善诱的样子,简直像极了用糖果诱骗孩子的坏人。

    “那……”

    她皱着眉头,心中正在天人交战,她却忍不住地想要接受“接受他”的念头靠近,却的还是忍不住做出最后的挣扎,勉强的说:

    “可是宸晞哥哥,今天这样的场合也太不正式了,而且也没有、没有……”

    霍宸晞有些紧张地盯着她的脸,等待着她的后文,可是听她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有听到她说出来没有的东西是什么。

    站在一边的景逸看得心头冒火,直为他们两个捏了一把汗,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样东西——

    一串钥匙。

    他动作迅速地从钥匙串上面取下了一个钥匙圈,然后递到霍宸晞的面前,道:

    “老板,你要不用这个将就将就吧,总比什么都没有来的强啊。”

    霍宸晞转头,微微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愣了一会儿之后接过他手里的那个钥匙圈,然后单手捏着那只钥匙圈,深情地对着她又问了一遍:

    “米米,你愿意嫁给我吗?”

    欧阳米看着他手里那个朴实无华的钥匙圈,闪着廉价的光泽,可是她却不由自主地红了眼眶,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她刚才在看到这个象征着戒指钥匙圈之前,还只是觉这一场令她茫然懵逼的意外,可是直到看到那个仅仅只是形似戒指的钥匙圈,她的心态却突然产生了很急剧的变化——

    好像这真的不是宸晞哥哥一时兴起的玩笑,而是他真的在向自己求婚。

    一旦“他真在向自己求婚”这个念头被根植到她的大脑中,她就忍不住地鼻头发酸,有一种想要掉眼泪的冲动,忍不住想要答应他、和眼前的这个人共度余生的冲动。

    她又忍不住想起来,在来找他之前,她在新闻里看到他满头满脸都是鲜血的样子,她心底涌上来的那种害怕失去这个男人、害怕在也见不到他的那种恐惧感,还有大哥劝她的话:

    “米米,眼前人才是最珍贵的,你思前想后的太多,只是在浪费本应该美好的时光罢了。”

    “米米?”

上一篇:美女被遭强奷倒高潮的小说 一男多女巨h3p

下一篇:咬住花蒂吹潮 新婚之夜被三人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