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短文情感短文

趁我睡着偷偷进到身体里了 抱着边走边做好刺激

2021-06-11 15:20:36【情感短文】人次阅读

摘要 那些话不是恶意的指责,而是真正的事实。 “宸晞哥哥,我已经下定了决心,要直面眼前遇到的问题,和你、还有哥哥,以及所有支持我的亲朋好友们,一起面对眼前的问题,我不会

    那些话不是恶意的指责,而是真正的事实。

    “宸晞哥哥,我已经下定了决心,要直面眼前遇到的问题,和你、还有哥哥,以及所有支持我的亲朋好友们,一起面对眼前的问题,我不会再逃避了。”

    因为她的逃避,所以才会让宸晞哥哥代替她受到了这许多的伤害,如果她这一次的退避,导致了宸晞哥哥受到了伤害,那么下一次呢,如果再出现这样的问题,她还要再逃避吗?

    而那个时候,逃避又是否真的有用呢?

    下一次因为她的逃避,而受到伤害的人又会是谁呢?会是她的父母?还是她的兄长们?还是她的孩子们?

    通过这一次的事情,她已经知道,有些事情并不是逃避就会有用的,就算她逃避了,麻烦也还是会继续找上门。

    “米米,你说的,是真的?”

    霍宸晞激动地转身盯住她,整个人十分激动,一双手更是情不自禁`地紧紧地掐住她肩膀,连自己手上使了多大的力气都失控了。

    “真的,我说的是真的,宸晞哥哥,你可不可以先放开我,我的肩膀被你捏得好痛啊。”

    欧阳米好笑地说着,又忍不住痛得皱眉,不得不伸手去掰开他的手。

    霍宸晞急忙松开手上的力道,可是却又不想完全放开她,生怕她的跑了似的,急急问到:

    “米米,你能这么说我真的很开心,那……米米,你你还要会伦敦吗?你会……留下来吗?”

    “暂时应该还是会留在宁城这边,但是伦敦那边,我过一段时间之后还是会回去一趟的,毕竟我到宁城也有大半年的时间了,很久没去看到我父母和二哥了,孩子们也很久没看望外公外婆了,我确实是时候回去一趟了。”

    她认真地看进他的眼底,脸上是一片温柔。

    “那、那我到时候跟你一起回伦敦怎么样?我也很久的没有看到欧阳叔叔他们了,我陪你回去也好让他们都放心!”

    霍宸晞眼中的光芒几乎闪到了她的眼睛,一脸自告奋勇的憨傻样着实有些可爱,她看得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笑容。

    “嗯,当然好,不过得等你养好了身上的伤,然后才能跟我们一起动身,不然你这么惨的样子,只怕我爸妈会以为我天天欺负你呢!”

    她收了脸上的笑容,伸手摸上他的脸颊,可是刚要碰到他的伤口的时候,却又生生止住了,她不敢真的碰到,怕弄疼他。

    这些伤口都是因为她才会有的,可是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心疼。

    “不用怕,我一个糙老爷们儿,哪有那么怕疼。”

    霍宸晞察觉到她眼底袒露的心疼,打从心底里觉得开心,伸手按住她的手,让她的手覆在自己的脸上,也覆盖在那一片细碎的伤口上。

    “哎!你疯了!你又不是木头做的,怎么会不怕疼呢!”

    欧阳米被他的动作吓了一大跳,连忙用力地把手缩了回来,不敢再靠近他的脸。

    那万一手上的细菌什么的,感染到了伤口,导致伤口恢复不好,可就是她的大罪过了。

    “米米,我确实不是木头做的,但是只怕你是块木头。”

    霍宸晞答非所问,脸上却带着一片满足的笑意。

    “宸晞哥哥你!你……”

    欧阳米脸上滚烫,却奈何脑子像是短路了一样,拿不出什么有力的话来赌他的嘴。

    他见她一脸羞臊又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的样子,有心捉弄她,便又突然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十分夸张地说道:

    “米米啊,难不成你其实是只喜欢我这张帅脸?所以才会格外地担心我脸上这个伤口的恢复吗?”

    “你!宸晞哥哥,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误会我的好意?我是担心你的伤口感染……”

    “唉……说来说去,米米还是对我这张帅脸有格外的执念啊,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我身上还有一样东西是吸引米米的,我也就知足了。”

    他说着,还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拿一双可怜的眼睛去看她,像极了一个被情所伤的多情公子。

    欧阳米实在看不下去他那浮夸的演技了,心里一来气,索性决定逗他一逗:

    “对,我其实就是喜欢你这张脸,要不是有你这张帅脸撑着,我早就撑不下去了。”

    她刚一说完,就看到他的脸色突变,顿时心中暗叫一声要糟。


 

    果不其然,霍宸晞下一瞬间就紧紧地握住了她肩膀,问:

    “米米,你是真的喜欢我这张脸吗?你要是只喜欢这张脸的话,我……”

    “你就怎么样?”

    欧阳米虽然有点心疼他,但是为了报刚才的口头上的仇,也存了想要试探他的心思,所以强忍住心里的心疼,继续问他。

    他似乎的被问倒了,整个人愣住,眼神放空,不知道是不是在认真的思考她的问题。

    欧阳米心中有些紧张,又害怕玩笑开得太过,正准备说点什么来缓和一下气氛的时候,却挺到他开口了:

    “那我就把脸好好治好,以后的也好好地保护好我的脸。”

    欧阳米听了他的回答,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噗嗤”一声笑出来,然后抑制不住地大笑起来,直到笑得肚子痛,捂着肚子大笑。

    “哈哈……宸晞哥哥,我就是说着好玩……哈哈……骗你的,你怎么还这么当真呢?”

    她一边笑地抹眼泪,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话,整个人都洋溢着一种简单又真挚的快乐。

    “你啊。”

    霍宸晞无奈地摇了摇头,眼神中却没有一丝责怪的意思。

    景逸从警察局内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甜死人不偿命的场面,顿时觉得心头一酸——他的苦命老板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吧?

    “老板,接下来是我直接送欧阳小姐回家?还是先送你去发布会现场,然后再送欧阳小姐回家?”

    他强撑着笑脸打断了两人的甜蜜对话,垂头弓腰的,尽量弱化自己的存在感。

    唉,他自己也是个苦命的,只可惜指责所在,他就算是冒着丢饭碗的危险,也不得不准时推动必要的工作流程啊。

    “宸晞哥哥,是什么新闻发布会?”

    欧阳米好奇地问。

    “关乎我的清白的发布会,现在已经到了澄清的最好时机,米米,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如果你跟我一起去的话,我还会有个惊喜要送给你。”

    他笑着解释。

    “还有这么特别的惊喜?我难道不去就没有这个惊喜了吗?”

    她再次好奇地看向他,可是他却没有正面回应,只是但笑不语,一脸神秘。

 “米米,你就说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吧?”

    霍宸晞转头看着她,眼神中一片平静,带着微许忐忑,可就是没有期待,仿佛需要作出选择的人不是她,而是他自己。

    “宸晞哥哥,不如你先说说这个的惊喜是什么?我再决定的要不要跟你一起去。”

    欧阳米不上他的套路,反而眼珠一转,想要先探探虚实。、

    “米米啊,这惊喜之所以叫做惊喜,就是因为你事先不知道的才能叫做惊喜啊。”

    霍宸晞狡黠地一笑,四俩拨千斤般的将话题转开了。

    米米果然的还是像小时候那样,总是试图用撒娇的方法在他的面前蒙混过关。

上一篇:粉嫩奶头顶起肚兜 结合处粗大快速捣出白沫np

下一篇:公车上隔着布料撞 我现在就想办了你